【醫案】此心安處即歸鄉(圖)
 
溫嬪容
 
2023年7月17日發表
 

《九九歸真 上善若水》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人民報消息】許多人心不安,心猿意馬,茫然,徘徊在宗教裏,尋找天鄉、天堂、極樂世界。何處是歸鄉?多數人終其一生,都在尋找使內心安寧的東西。

一位年輕醫生,是家中大姐,很會照顧弟妹,認真追求醫術,與夫君醫生同開診所,診室人滿爲患。隨着時光流逝,幸福被丟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丟着丟着,就不見了。歡情薄,人情惡。夫君與護士另築愛巢,大姐醫生獨自撐起診所,撫養兩個孩子。

婚姻因爲一個人,結束了寂寞。也因爲那個人,變得更寂寞。彼此互爲愛人,也彼此互爲仇人,愛情成爲婚姻的殉道者。

大姐的門診,雖然醫術經驗豐富,不知怎的,卻日漸蕭條。10年後更是門可羅雀,索性診所歇業,到別家診所,應聘專業醫生。幾經轉折,條件談不攏,竟失業。

58歲了,人生的路,該何去何從?大姊鑽進佛教裏,參加佛教課程,聽經,唸經,幾年過去了,菩薩沒有來敲門。大姐苦悶,躁動不安,沒有得到安撫,幸福的彼岸,如此遙不可及!

住持勸大姐,放下執著,結果,大姐更執著於「放下」的執著,花很多時間去找人生答案,到頭來,只得一個答案:一片混亂。大姐常問我:「菩薩在哪裏?爲何都不慈悲於我的困境?」30多年的佛教信仰,崩解!

是末法時期,諸神佛菩薩不再管人世間的事嗎?還是祂們也在劫難之中?於是,大姐轉求基督教,有更好嗎?

迷途的羔羊,在上帝屋外徘徊,禱告,請求上帝垂憐。大姐還是很迷惘,上帝遲遲沒有回應。是人類道德敗壞的末世,連上帝也不再俯聽世人的禱告嗎?大姐問我:「該怎麼辦?」她哪兒都不敢去。空虛的靈魂,鑲在乏味的軀殼裏。

我說:「船停在碼頭,最安全,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也不是上帝造人的旨意。」我建議,先把現實生活解決,坐喫山空,烏雲更密。曾聽她說想開間咖啡屋,在鬧區又有店面,就提醒她完成自己的夢想,充實生活,開源生活費。

大姐聽了,眼睛爲之一亮,收拾眼淚,風風火火,去學習沖泡咖啡課程,裝潢店面,咖啡屋雛形漸出,嶄新的生活,就要拉開序幕了。

一年多了,咖啡屋的裝潢,一直搞不定,大姐說:「開店挫折,令我恐慌!」我安慰大姐:「萬事起頭難,凡事有個過程。咖啡屋是你的快樂屋。不急於開市,現在還在疫情期間,你慢慢來,慢慢玩,當作樂趣。開展第二春,要春心蕩漾,不要吹皺一池春水。」

大姐終於解開眉鎖,問:「醫生,爲什麼什麼事情到你手中,你就這樣輕輕鬆鬆的化解?」我笑答:「萬物的裂痕,是讓光照進來的入口。人生最大智慧,就是放過自己,不要凡事都要完美。你愛生活,生活也愛你。只要盡力,隨緣,不要太執著,你也可以。」

天要變天,人要變臉,比翻書還快。有一天,大姐又是掛着苦瓜臉來報到,因爲尿道炎,喫了一週抗生素,還沒好,好恐慌,好怕會死,還要求醫生讓她住院,說她不敢一個人睡,大姐好像回到無助的孩童時期。

我握着大姐的手,很不捨,說:「大姐醫生,別怕!我開藥給你喫,很快就會好。」大姐滿臉疑惑,半信半疑,問:「真的嗎?」曾是高明醫生,怎麼會問這樣的話?是誰偷走了她的智慧?

鍼灸處理

尿道澀痛,針中極穴。尿出不利,一直跑廁所,針水分、陰陵泉、太谿穴。下腹緊脹,針太沖、三陰交穴。舌尖紅,尿灼熱,心經有熱,針大陵穴。殺菌,解溼熱毒,針外關、陽池穴。

解前抗生素大苦大寒傷胃,食不下,針中脘、足三里、公孫穴。肝氣鬱結,針合谷、太沖穴。恐慌,失眠,針百會、印堂、太陽穴。舌下有瘀斑,瘀血阻滯,影響腦部循環,腦血量不足,使恐慌加重,針血海、三陰交穴。四肢無力,小腿痠痛,針合谷、足三里、太沖穴。

處方用藥

用科學中藥,用導赤散,清熱利尿,治心移熱於小腸,小便短赤而澀,尿道澀痛,尿時刺痛。引心經之熱,從小便出。若再加黃連單味解毒,瀉心火更妙。

用龍膽瀉肝湯,清下焦溼熱,治泌尿道感染,小便短赤,灼熱。

方內有黃連,助導赤散之功。故未另加黃連。

方內有生地,補腎水,清熱生津,強心,利尿,抑制真菌生長,與當歸配伍,又養肝血。

大姐已服抗生素,不宜再用黃連解毒湯傷元氣,以免殺生生之氣。加上大姐肝氣鬱結,選用龍膽瀉肝湯較八正散更合拍,兼治肝火上擾,致失眠、多夢。又本方瀉中有補,疏中有養,去邪不傷正。

加白茅根,清熱利尿,泄降火逆,通淋。治熱邪所致小便不利,熱淋所致小便短數。亦可清宣風熱,治風水相搏所致小便不利,肢節酸重。可單味煮水,當茶喝。服藥一天3次,3天分。每次尿完,用天羅水噴尿道。

連續3天,鍼灸喫藥。大姐的尿道炎痊癒。

有一天,大姐下腹痛,馬上恐慌找上門,問:「我會不會得癌症?」我說:「等一下鍼灸後,就會好了。」當下,我請大姐自己揉按合谷穴,同時深呼吸。不久腹痛就緩解,我解釋:「你太緊張了,盆腔肌在痙攣而已。」鍼灸後,大姐下腹就不痛了。

爲化解大姐的緊繃情緒,我分享:「有一天,愛因斯坦坐火車,車長查票,他怎麼找也找不到車票,車長很客氣說:『教授不用找了,我知道你是誰。』但愛因斯坦繼續找,甚至趴在地上找。

當車長驗完整車乘客的票,回頭看愛因斯坦還在找車票,車長說:『教授,真的不用找了,我相信你一定有車票。』愛因斯坦回答:『我也知道我是誰,但是,我忘了要去哪一站?』」大姐聽了哈哈大笑!一笑解千愁。

大姐所有身體的不適都解決了,睡覺也可以入睡了。可是一覺醒來,恐慌就如影隨形,無論怎麼向上帝禱告,都沒得到回應。奇怪的是,只要大姐一進入診間,情緒就安定下來。看到我,就不會恐慌,還被我逗得很開心,所以她每天都來鍼灸。

我看着大姐,良久,說:「你來診所,頂多一小時,大多的時間,都是你自己陪你自己,要練習擺脫恐慌,自己拯救自己。你就是愛因斯坦坐火車找車票的翻版,上了車,忘了哪站要下車。」大姐抿着嘴說:「可是我在宗教裏都得不到平安,該怎麼辦?」

原本想大姐是醫生,有一定的智慧,我該說嗎?遲疑了一下,我想該開鎖了:「你要不要把你的人生整理一下?把對前夫另結新歡的不平衡心裏,趕快放下。恐慌是一種魔,是小偷,見縫插針。它會偷走你的精神、思考、健康。一旦被它征服了,它就操控你的靈魂,奴役你的身體。

最關鍵的抗戰心法,就是轉念。恐慌是一種物質,當恐慌感來襲,立刻抓住它,把它甩掉。立馬拒絕它,阻擋它入侵你的腦。

對着恐慌物質,用強大的念力,內心喊一個威力無比的『滅』字,如手榴彈炸開。每一次失敗,不要氣餒,再接再厲,給自己鼓勵,說加油。給自己安慰,說已盡力了。

努力過後,就知道,堅持堅持,就走過來了。一個人真正的強大,是從獨來獨往開始。有多自由,就有多孤獨。心結打不開,就把它系成花樣。

你的正念頭,就是防護牆,一次又一次的拒收、阻擋、滅掉恐慌物質,你的防護牆就越來越堅固,最後奪回你自己的自主權,你就自由了,就不再被恐魔所折磨,此心安處即歸鄉。修行、信教,不是遇見佛祖或上帝,而是遇見你自己,向自己皈依。佛在心中,天堂在心頭。」

經過一個月的掙扎,大姐雖偶爾還會恐慌,但已能很快收心,終於走出陰霾,快樂的去忙咖啡屋了。之後,定期來鍼灸保養。 △

選自《九九歸真──上善若水》/博大出版
 
分享:
 
人氣:34,04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