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前夫唐納也是中共高級特工?(圖)
 
王友羣
 
2023年6月8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1978年12月,巴黎天橋飯店的華人老闆馬紹章,從法國巴黎飛到北京。這個馬紹章,就是前中共獨裁者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的前夫唐納。

在北京期間,唐納曾受到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全國人大委員長、中共元帥葉劍英的接見,併合影留念。

此事當時外界並不知道,只是在30年後,2008年12月18日《南方週末》刊發一篇介紹葉劍英生平的文章時,「順便」刊登了葉劍英接見唐納的照片,外界才第一次知道此事。

唐納爲什麼在1978年底飛到北京?中共元帥葉劍英爲什麼要接見唐納?唐納此行爲什麼對外嚴格保密?

唐納何許人也?

1914年,唐納出生在蘇州吳縣一個富裕家庭之中,原名馬繼宗,不久改名馬季良。

唐納兩歲時,父親馬培甫因爲不慎吃錯藥撒手人寰,只留下母親費文英與兒子相依爲命。後來唐納被過繼給大伯父馬含蓀,大伯母待他像親生兒子一般寵愛。

唐納早年就讀於蘇州私立樹德中學、江蘇省立蘇州中學。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唐納受到當時社會氛圍影響,加入共青團。1932年,考入上海聖約翰大學;1934年秋,進入上海藝華電影公司任編劇;1935年加入電通影業公司,主編《電影畫報》。

唐納可能在1936年或更早些成爲中共地下黨員。2005年10月號《上海灘》月刊發表的《新聞界老戰士夏其言》一文寫道:「1936年,他(夏其言)結識了共產黨員唐納」。

有一天,唐納說有個朋友是職業革命家,剛從國民黨反省院中逃出來,當局正在追捕,想找個可靠的藏身之所,問夏其言敢不敢接受。夏一聽是個進步人士,還是個傳奇人物,便欣然答允。

唐納的這個朋友叫佘其越,是一名中共地下黨員。唐納成爲中共地下黨員,可能與佘其越有直接關係。

唐納與江青

上世紀30年代,唐納是上海著名的影評人士,在電影界影響很大。

當時,他一人涉足《晨報》、《申報》、《新聞報》等多家報社的影評專欄。人們稱他的影評對影片以及演員的影響是:「一字之褒,榮於華袞。一字之貶,嚴如斧鋮。」此外,他還演過戲,當過編劇,寫過歌詞等。

那時,江青在上海當演員,她的藝名叫藍蘋。

唐納對藍蘋着迷是從金城大戲院看她主演《娜拉》開始的。唐納曾在影評中稱讚她是一名堅毅勇敢的新時代女性,日後必定能夠成爲耀眼的女明星。唐納的褒揚,對提升藍蘋的知名度很有幫助,令她非常感激。

1935年,兩人在《都市風光》劇組相遇,唐納是男主角,江青是女配角,朝夕相處中,互生愛意,並開始同居。

1936年4月26日上午,杭州嶽倫山上的六和塔前,唐納與江青、趙丹與葉露茜、顧而已與杜小鵑,三對新人舉行了集體婚禮。

三對新人的婚禮是唐納的主意。「六和塔」,又名「六合塔」,唐納取其「六合」的美好寓意,建議六人一起來此舉行婚姻,得到一致贊同。

在當時,這樣的結婚方式十分新奇,引起不小的轟動,很多報紙都刊登了六人的結婚照。

但是,婚後的生活並不像想像中的那般甜蜜,兩人時常爲了生活瑣事爭吵,可謂「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有時,甚至大打出手。在夏其言家,藍蘋曾抓住唐納的頭髮,把唐納的頭往牆上撞。唐納也打過藍蘋。

藍蘋與唐納結婚後,風流韻事不斷。先是與她從前的情人黃敬,舊情復燃,然後一起私奔。後與導演章泯同居,導致章泯與妻離子散。唐納爲了江青曾兩度自殺。1937年5月,兩人宣佈離婚。

當時的上海,兩個演藝圈名人的婚姻風波,經常成爲報刊追蹤的熱門話題,轟動一時。

藍蘋把章泯的家拆散後,在上海聲名狼藉,混不下去了,只好遠走高飛,去了陝北延安。在那裏,她成爲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第四任妻子。

唐納與陳璐

與江青分手後,唐納成了《大公報》的戰地記者,寫了很多報道。後來,經武漢,到重慶。

1938年3月,唐納與女演員陳璐相識、熱戀、閃婚。1938年10月,唐納與陳璐經香港返回上海,住在法租界海格路。唐納寫劇本,陳璐當演員。1940年5月1日,陳璐生下兒子,唐納非常高興,爲兒子取名「馬均實」。

當時,陳璐並不知道唐納的中共地下黨員身份,只知道他常常行蹤機密。有一回,唐納對她說:「如果我被捕,牽連了你,你就說『我早就跟唐納離婚了』。」

1942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唐納離開上海赴重慶。陳璐和他們的兒子留在上海。一天,法國巡捕突然來到陳璐家,請她去巡捕房一趟,把她嚇了一跳。

在那裏,一個大塊頭巡捕問:「你是唐納太太嗎?」陳璐感到事情不妙,趕緊按唐納的囑咐說:「我跟唐納已經離婚了,不再是唐納太太了。」巡捕一再追問:「唐納在哪裏?」陳璐一問三不知。看實在問不出什麼來,巡捕只好放她回去了。

唐納從重慶回上海後,陳璐把那場虛驚告訴唐納。唐納笑道,他事先替她擬好的「臺詞」,還真派上用場了。但他並沒有把巡捕爲什麼「關注」他的原因說出來。直到好多年後,陳璐才知道,唐納當時參加了中共地下黨的活動。

1946年底,國共和談破裂後,唐納還專程趕往南京,就如何做好《文匯報》的後續工作,請示中共領導人周恩來,週迴了四個字:「隨機應變」。

唐納與陳潤瓊

抗日戰爭勝利後不久,唐納又回到上海。在《文匯報》總編、友人徐鑄成的邀請下,他辭去英國駐華大使館新聞處的工作,轉而出任《文匯報》副總編。

1947年8月,美國總統特使魏德邁在上海舉行記者招待會,唐納應邀出席。當時,《自由論壇報》的一位女記者引起他的注意。這位女記者是前國民政府駐法國大使陳菉的三女兒陳潤瓊。她操一口流利的英語,法語也很純正,舉止端莊,才貌雙全。用唐納的話來說,「驚爲天人」!

唐納對陳潤瓊一見傾心,但陳潤瓊對他並沒有什麼感覺。之後,唐納開始一番苦心孤詣的追求。1949年,陳潤瓊赴香港工作,唐納也跟去了,出任香港《文匯報》副總編;1949年2月,陳潤瓊被派往紐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工作,唐納也隨她去了紐約。

唐納當時爲何去紐約?一爲愛情,二爲保命,三爲特殊使命。

保命從何說起?

1949年2月初,唐納從香港寫給上海好友鄭君裏的一封信中說得很明白:「大陸眼看就要解放,實現了我們的願望,《文匯報》的同仁都是『青春結伴好還鄉』,惟有我是不可以回上海了。抗戰時,阿蘋(指藍蘋,此時是毛澤東的妻子江青)曾祕密到重慶治牙,還打過電話約我在『凱歌歸』酒家見面,我斷然拒絕了。在我這個方面,已經一了百了。」

「前天我卜了一卦,算命先生說我『鴛夢重溫,凶多吉少』。我信他,我現在很認命,沒有一個人比我更愛過阿蘋,我曾經爲她的出走幾乎自殺;也沒有一個人比我更了解她,她心狠,她什麼都下得了手。別了祖國,別了上海,別了青春,別了朋友。」

至於特殊使命。據鳳凰網報道,「有材料證明唐納是由潘漢年『派到海外去的』。唐納與潘漢年關係非同一般,有人稱是『義結金蘭』。」潘漢年是中共情報機構的領導人之一。

唐納到美國後,先在《紐約日報》供職,後到聯合國一家中文印刷廠工作。1951年,陳潤瓊前往巴黎,唐納也跟着去了巴黎。

他每天給陳潤瓊獻花,同時送上一封用蠅頭小楷端端正正寫成的情書。這一份持久的癡情,終於感動了陳潤瓊。這一年,他們在浪漫之都巴黎結爲伉儷。


唐納與陳潤瓊在浪漫之都巴黎結爲伉儷。

之後,兩人棄文從商,開起了飯店。從最初的「明明飯店」到「京華飯店」再到「天橋飯店」,生意日益興隆,越來越紅火。

唐納更名「馬紹章」,陳潤瓊則用英文名字安娜。最初,在巴黎華人之中,人們只知馬紹章乃國民政府原駐法公使陳籙之「駙馬」,並不知道他是中共「第一夫人」江青的前夫。

唐納與陳潤瓊生有一女,取名馬憶華。

唐納的真實身份

1966年文革爆發後,毛澤東妻子江青,成爲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正式登上中共最高政治舞臺,成爲紅得發紫的文革「旗手」

因擔心她上世紀30年代在上海灘的醜聞影響她「中共第一夫人」的政治前途,江青一不做,二不休,把當年的知情人一網打盡,唐納的好友鄭君裏、王瑩、趙丹、鬱風、顧而已等都受到無情迫害。唐納幸虧遠避海外,才倖免於難。

1976年10月6日,江青等「四人幫」被抓捕,唐納終於可以回國了。

1978年12月,去國29年的「旅法華人」唐納,飛抵北京。接待單位不是中共華人華僑聯國會,而是中共中央調查部。

中調部直屬中共中央,1955-1983年,是中共最高級別的對外情報機構。中調部的前身爲中央軍委總參謀部聯絡部。

中國作家葉永烈曾考證過唐納的真實身份。據葉永烈講,唐納晚年名義上是巴黎天橋飯店的老闆,實際上,他不僅是中共特別黨員,而且是中調部派駐巴黎的祕密情報人員。也就是說,唐納是潛伏巴黎的中共高級特工。

葉永烈寫道:「唐納在法國巴黎開設天橋飯店,而飯店乃名流匯聚之處,而唐納又有老丈人的國民黨招牌做掩護,不論是職業或者身份,都是從事情報工作的最佳選項,誰都不會懷疑唐納是中調部的高級情報幹部,頂多拿他與藍蘋的往事開涮而已。」

唐納在北京,受到中共元帥葉劍英的接見。參加會見的有時任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長青,在中調部工作多年的葉劍英侄子葉選基等。此次會見極其隱祕,連唐納的妻子陳潤瓊都沒能陪同出席。

唐納向中調部提出,想要見一見老朋友夏其言等。此時,夏其言是上海《解放日報》黨委副書記、副總編輯。

中調部官員很快做了安排,並告知夏其言,唐納此行,對外嚴格保密。中調部官員對還夏其言講:「唐納又入黨了。」這個「又」字,表示唐納過去是中共黨員,中間曾經脫黨,如今「又入黨了」。你與唐納見面時,請稱他「馬先生」。

在上海,夏其言與老友重逢,很是高興。但是,他發覺,唐納彷彿變了一個人,不像當年豪爽直率,而是變得謹言慎行。唐納跟夏其言談話,只談往事舊誼,極少涉及在法國的生活。唐納在上海電影界、新聞界朋友很多,但他只會見了鄭君裏夫人黃晨等極少數老朋友。

夏其言說,唐納和夫人在上海期間,從未在公衆場合露面。唐納依然對中國電影保持濃厚的興趣,但中調部規定,他不能去電影院觀看,只能在東湖招待所的內部小放映室爲他和夫人專門放映。

1985年9月,唐納再次回中國時,從北京,到上海、到承德,回巴黎,全程都是由中共國家安全部安排。1983年7月1日起,中共中央調查部改爲國家安全部。

1988年8月23日,唐納因肺癌在巴黎病逝。

結語

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前,中共特務無孔不入地打入中華民國黨政軍的所有要害部門。他們竊取的絕密軍事情報,成爲中共顛覆中華民國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中共特務依然無孔不入地潛伏在世界各地,包括一些賓館、飯店、公司、企業中。

唐納就是這樣一個利用巴黎的飯店做掩護的中共高級特工。他回國後之所以得到中共中央調查部的接待,得到中共元帥葉劍英的接見,很可能他爲中共獲取了非常重要的情報。

唐納的真實身份曝光,警示今天海外的中國人:或許,中共特務就在你身邊,一定要提高警惕。

大紀元首發
 
分享:
 
人氣:33,24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文章二維碼: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