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前夫唐纳也是中共高级特工?(图)
 
王友群
 
2023年6月8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1978年12月,巴黎天桥饭店的华人老板马绍章,从法国巴黎飞到北京。这个马绍章,就是前中共独裁者毛泽东的妻子江青的前夫唐纳。

在北京期间,唐纳曾受到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全国人大委员长、中共元帅叶剑英的接见,并合影留念。

此事当时外界并不知道,只是在30年后,2008年12月18日《南方周末》刊发一篇介绍叶剑英生平的文章时,“顺便”刊登了叶剑英接见唐纳的照片,外界才第一次知道此事。

唐纳为什么在1978年底飞到北京?中共元帅叶剑英为什么要接见唐纳?唐纳此行为什么对外严格保密?

唐纳何许人也?

1914年,唐纳出生在苏州吴县一个富裕家庭之中,原名马继宗,不久改名马季良。

唐纳两岁时,父亲马培甫因为不慎吃错药撒手人寰,只留下母亲费文英与儿子相依为命。后来唐纳被过继给大伯父马含荪,大伯母待他像亲生儿子一般宠爱。

唐纳早年就读于苏州私立树德中学、江苏省立苏州中学。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唐纳受到当时社会氛围影响,加入共青团。1932年,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1934年秋,进入上海艺华电影公司任编剧;1935年加入电通影业公司,主编《电影画报》。

唐纳可能在1936年或更早些成为中共地下党员。2005年10月号《上海滩》月刊发表的《新闻界老战士夏其言》一文写道:“1936年,他(夏其言)结识了共产党员唐纳”。

有一天,唐纳说有个朋友是职业革命家,刚从国民党反省院中逃出来,当局正在追捕,想找个可靠的藏身之所,问夏其言敢不敢接受。夏一听是个进步人士,还是个传奇人物,便欣然答允。

唐纳的这个朋友叫佘其越,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唐纳成为中共地下党员,可能与佘其越有直接关系。

唐纳与江青

上世纪30年代,唐纳是上海著名的影评人士,在电影界影响很大。

当时,他一人涉足《晨报》、《申报》、《新闻报》等多家报社的影评专栏。人们称他的影评对影片以及演员的影响是:“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一字之贬,严如斧铖。”此外,他还演过戏,当过编剧,写过歌词等。

那时,江青在上海当演员,她的艺名叫蓝苹。

唐纳对蓝苹着迷是从金城大戏院看她主演《娜拉》开始的。唐纳曾在影评中称赞她是一名坚毅勇敢的新时代女性,日后必定能够成为耀眼的女明星。唐纳的褒扬,对提升蓝苹的知名度很有帮助,令她非常感激。

1935年,两人在《都市风光》剧组相遇,唐纳是男主角,江青是女配角,朝夕相处中,互生爱意,并开始同居。

1936年4月26日上午,杭州岳伦山上的六和塔前,唐纳与江青、赵丹与叶露茜、顾而已与杜小鹃,三对新人举行了集体婚礼。

三对新人的婚礼是唐纳的主意。“六和塔”,又名“六合塔”,唐纳取其“六合”的美好寓意,建议六人一起来此举行婚姻,得到一致赞同。

在当时,这样的结婚方式十分新奇,引起不小的轰动,很多报纸都刊登了六人的结婚照。

但是,婚后的生活并不像想像中的那般甜蜜,两人时常为了生活琐事争吵,可谓“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有时,甚至大打出手。在夏其言家,蓝苹曾抓住唐纳的头发,把唐纳的头往墙上撞。唐纳也打过蓝苹。

蓝苹与唐纳结婚后,风流韵事不断。先是与她从前的情人黄敬,旧情复燃,然后一起私奔。后与导演章泯同居,导致章泯与妻离子散。唐纳为了江青曾两度自杀。1937年5月,两人宣布离婚。

当时的上海,两个演艺圈名人的婚姻风波,经常成为报刊追踪的热门话题,轰动一时。

蓝苹把章泯的家拆散后,在上海声名狼藉,混不下去了,只好远走高飞,去了陕北延安。在那里,她成为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第四任妻子。

唐纳与陈璐

与江青分手后,唐纳成了《大公报》的战地记者,写了很多报道。后来,经武汉,到重庆。

1938年3月,唐纳与女演员陈璐相识、热恋、闪婚。1938年10月,唐纳与陈璐经香港返回上海,住在法租界海格路。唐纳写剧本,陈璐当演员。1940年5月1日,陈璐生下儿子,唐纳非常高兴,为儿子取名“马均实”。

当时,陈璐并不知道唐纳的中共地下党员身份,只知道他常常行踪机密。有一回,唐纳对她说:“如果我被捕,牵连了你,你就说‘我早就跟唐纳离婚了’。”

1942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唐纳离开上海赴重庆。陈璐和他们的儿子留在上海。一天,法国巡捕突然来到陈璐家,请她去巡捕房一趟,把她吓了一跳。

在那里,一个大块头巡捕问:“你是唐纳太太吗?”陈璐感到事情不妙,赶紧按唐纳的嘱咐说:“我跟唐纳已经离婚了,不再是唐纳太太了。”巡捕一再追问:“唐纳在哪里?”陈璐一问三不知。看实在问不出什么来,巡捕只好放她回去了。

唐纳从重庆回上海后,陈璐把那场虚惊告诉唐纳。唐纳笑道,他事先替她拟好的“台词”,还真派上用场了。但他并没有把巡捕为什么“关注”他的原因说出来。直到好多年后,陈璐才知道,唐纳当时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的活动。

1946年底,国共和谈破裂后,唐纳还专程赶往南京,就如何做好《文汇报》的后续工作,请示中共领导人周恩来,周回了四个字:“随机应变”。

唐纳与陈润琼

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唐纳又回到上海。在《文汇报》总编、友人徐铸成的邀请下,他辞去英国驻华大使馆新闻处的工作,转而出任《文汇报》副总编。

1947年8月,美国总统特使魏德迈在上海举行记者招待会,唐纳应邀出席。当时,《自由论坛报》的一位女记者引起他的注意。这位女记者是前国民政府驻法国大使陈菉的三女儿陈润琼。她操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也很纯正,举止端庄,才貌双全。用唐纳的话来说,“惊为天人”!

唐纳对陈润琼一见倾心,但陈润琼对他并没有什么感觉。之后,唐纳开始一番苦心孤诣的追求。1949年,陈润琼赴香港工作,唐纳也跟去了,出任香港《文汇报》副总编;1949年2月,陈润琼被派往纽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唐纳也随她去了纽约。

唐纳当时为何去纽约?一为爱情,二为保命,三为特殊使命。

保命从何说起?

1949年2月初,唐纳从香港写给上海好友郑君里的一封信中说得很明白:“大陆眼看就要解放,实现了我们的愿望,《文汇报》的同仁都是‘青春结伴好还乡’,惟有我是不可以回上海了。抗战时,阿苹(指蓝苹,此时是毛泽东的妻子江青)曾秘密到重庆治牙,还打过电话约我在‘凯歌归’酒家见面,我断然拒绝了。在我这个方面,已经一了百了。”

“前天我卜了一卦,算命先生说我‘鸳梦重温,凶多吉少’。我信他,我现在很认命,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爱过阿苹,我曾经为她的出走几乎自杀;也没有一个人比我更了解她,她心狠,她什么都下得了手。别了祖国,别了上海,别了青春,别了朋友。”

至于特殊使命。据凤凰网报道,“有材料证明唐纳是由潘汉年‘派到海外去的’。唐纳与潘汉年关系非同一般,有人称是‘义结金兰’。”潘汉年是中共情报机构的领导人之一。

唐纳到美国后,先在《纽约日报》供职,后到联合国一家中文印刷厂工作。1951年,陈润琼前往巴黎,唐纳也跟着去了巴黎。

他每天给陈润琼献花,同时送上一封用蝇头小楷端端正正写成的情书。这一份持久的痴情,终于感动了陈润琼。这一年,他们在浪漫之都巴黎结为伉俪。


唐纳与陈润琼在浪漫之都巴黎结为伉俪。

之后,两人弃文从商,开起了饭店。从最初的“明明饭店”到“京华饭店”再到“天桥饭店”,生意日益兴隆,越来越红火。

唐纳更名“马绍章”,陈润琼则用英文名字安娜。最初,在巴黎华人之中,人们只知马绍章乃国民政府原驻法公使陈箓之“驸马”,并不知道他是中共“第一夫人”江青的前夫。

唐纳与陈润琼生有一女,取名马忆华。

唐纳的真实身份

1966年文革爆发后,毛泽东妻子江青,成为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正式登上中共最高政治舞台,成为红得发紫的文革“旗手”

因担心她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滩的丑闻影响她“中共第一夫人”的政治前途,江青一不做,二不休,把当年的知情人一网打尽,唐纳的好友郑君里、王莹、赵丹、郁风、顾而已等都受到无情迫害。唐纳幸亏远避海外,才幸免于难。

1976年10月6日,江青等“四人帮”被抓捕,唐纳终于可以回国了。

1978年12月,去国29年的“旅法华人”唐纳,飞抵北京。接待单位不是中共华人华侨联国会,而是中共中央调查部。

中调部直属中共中央,1955-1983年,是中共最高级别的对外情报机构。中调部的前身为中央军委总参谋部联络部。

中国作家叶永烈曾考证过唐纳的真实身份。据叶永烈讲,唐纳晚年名义上是巴黎天桥饭店的老板,实际上,他不仅是中共特别党员,而且是中调部派驻巴黎的秘密情报人员。也就是说,唐纳是潜伏巴黎的中共高级特工。

叶永烈写道:“唐纳在法国巴黎开设天桥饭店,而饭店乃名流汇聚之处,而唐纳又有老丈人的国民党招牌做掩护,不论是职业或者身份,都是从事情报工作的最佳选项,谁都不会怀疑唐纳是中调部的高级情报干部,顶多拿他与蓝苹的往事开涮而已。”

唐纳在北京,受到中共元帅叶剑英的接见。参加会见的有时任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长青,在中调部工作多年的叶剑英侄子叶选基等。此次会见极其隐秘,连唐纳的妻子陈润琼都没能陪同出席。

唐纳向中调部提出,想要见一见老朋友夏其言等。此时,夏其言是上海《解放日报》党委副书记、副总编辑。

中调部官员很快做了安排,并告知夏其言,唐纳此行,对外严格保密。中调部官员对还夏其言讲:“唐纳又入党了。”这个“又”字,表示唐纳过去是中共党员,中间曾经脱党,如今“又入党了”。你与唐纳见面时,请称他“马先生”。

在上海,夏其言与老友重逢,很是高兴。但是,他发觉,唐纳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像当年豪爽直率,而是变得谨言慎行。唐纳跟夏其言谈话,只谈往事旧谊,极少涉及在法国的生活。唐纳在上海电影界、新闻界朋友很多,但他只会见了郑君里夫人黄晨等极少数老朋友。

夏其言说,唐纳和夫人在上海期间,从未在公众场合露面。唐纳依然对中国电影保持浓厚的兴趣,但中调部规定,他不能去电影院观看,只能在东湖招待所的内部小放映室为他和夫人专门放映。

1985年9月,唐纳再次回中国时,从北京,到上海、到承德,回巴黎,全程都是由中共国家安全部安排。1983年7月1日起,中共中央调查部改为国家安全部。

1988年8月23日,唐纳因肺癌在巴黎病逝。

结语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前,中共特务无孔不入地打入中华民国党政军的所有要害部门。他们窃取的绝密军事情报,成为中共颠覆中华民国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中共特务依然无孔不入地潜伏在世界各地,包括一些宾馆、饭店、公司、企业中。

唐纳就是这样一个利用巴黎的饭店做掩护的中共高级特工。他回国后之所以得到中共中央调查部的接待,得到中共元帅叶剑英的接见,很可能他为中共获取了非常重要的情报。

唐纳的真实身份曝光,警示今天海外的中国人:或许,中共特务就在你身边,一定要提高警惕。

大纪元首发
 
分享:
 
人气:34,38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