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平反六四到清除中共 中國留學生在覺醒(圖)
 
2023年6月6日發表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宋國誠表示,當前全球正在「天下圍共」,中共正面臨至少十大危機,隨時可能崩潰。(吳旻洲/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據大紀元採訪報導,6月4日全球有數十城市集會悼念「六四」受難者,參與者甚至組織者不少是來自大陸的留學生,口號不再是「平反六四」,直接就是要清除中共。分析認爲,中共的管控也到了極端狀態,疲於奔命,老百姓走出恐懼,抗爭的概率會大大增加,形勢面臨突變。 全球34個城市舉行不同集會 悼六四 中共自1989年6月4日調動軍隊鎮壓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民衆抗議之後,試圖抹殺「六四」記憶。每年「六四」天安門都被嚴控,警察密佈;很多異議人士被趕出北京「被旅遊」或遭軟禁;網上嚴厲禁言「六四」相關內容,相關敏感詞越來越多,「坦克」「點蠟燭」等都遭封殺…… 香港維園曾持續三十多年舉辦「六四」燭光晚會悼念受難者,每年幾萬、幾十萬人蔘加,但中共2020年出臺《香港國安法》後,維園燭光晚會被禁止。 不過今年「六四」,全球有34個城市和地區舉行集會悼念並向中共抗議,其中英國8個城市,加拿大5個城市,德國柏林,法國巴黎,荷蘭阿姆斯特丹,美國紐約、華盛頓DC、洛杉磯、舊金山,澳洲悉尼、墨爾本,臺灣等。 旅美政論家胡平5日對大紀元表示,今年世界各地紀念「六四」活動的規模、參與者的數量確實比前些年有顯著增長,「這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習近平這個總加速師,是他的倒行逆施使更多人站出來。」 「六四」事件過去34年了,他說,大家更加感覺到,「六四」並沒有完全成爲歷史,還影響着今天的世界。受難者的名譽還在被當局抹黑,信仰自由、言論自由還被壓制等,民主國家對中共的惡行有了越來越清楚的認知。 一代年輕人覺醒 留學生領軍 反共組織越來越多 在今年「六四」紀念集會中,越來越多的大陸年輕人蔘加、甚至組織「六四」集會。 「在史冊裏、在人心裏,別讓真相隱入塵煙。」在英國的中國留學生橙子手持自寫標語,對自由亞洲電臺說,舉辦這次集會的組織是由中國留學生自發成立的,代表了中國留學生的聲音。這個非營利組織「China Deviants」(「中國反賊」)是「白紙運動」後成立的。 今年英國的「六四」系列紀念活動,首次由上述組織的中國留學生領軍。他們4日下午先在倫敦特拉法加廣場舉行集會,然後帶隊到中共使館,悼念「六四」死難者。 不少中國留學生模仿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頭上綁着寫有「最後一代」「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布條靜坐。港人Billy對中國留學生接棒紀念「六四」感到欣慰,認爲中國大陸仍有很多有良知的人。 在法國巴黎,蔣不來自北京,他自2019年出國就開始組織每年在巴黎的「六四」悼念集會。他告訴中央社,「六四」仍存在,鎮壓從未結束。他說,不是他們挑戰中共政權,而是中共挑戰人類良知底線。 蔣不說,「這樣的組織越來越多,大家的聯繫也越來越緊密,我覺得這是『白紙』留下的最好遺產。」 在美國波士頓,出生在1989年來自香港的KO(化名),五年前就和同在波士頓的香港年輕人開始舉辦「六四」紀念活動。KO對美國之音說,「這是我們的責任。」 今年的紀念活動是波士頓香港人權組織和「波士頓螢火蟲行動者」首次聯合主辦,後者由一羣支持民主自由的中國大陸年輕人組成。 「我,一箇中國大陸人,不再輕信,不再充當中共的免費喉舌。」「六四」期間還在母親肚裏的大陸留學生Ashley對美國之音說,「保持安全,保持堅強,我們正在創造歷史。」(視頻從「平反六四」到「打倒中共」 國人在走出恐懼 今年在各地舉辦的「六四」紀念活動中,參與者不再提及「平反六四」的口號。 蔣不表示,新生代的抗議者已經不再提「平反六四」,而是要追究責任,因爲人們已經不再相信這個政權。「中國(中共)政權如今還未終結,至少是14億人的恥辱。我背後應有更多人,該害怕的應是這個政權。」 去年參加上海白紙革命來到德國的黃意誠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現在不說平反六四,實際上六四已經證明了共產黨已經不再具有合法性了。」 他說,我們現在的訴求就是結束中共專政。 來加拿大2年的中國留學生Grace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哭了,她表示,很早就知道「六四」事件,但未覺得事情嚴重,直到近十年中國發生的一切,讓她徹底認清共產黨。 Grace認爲,作爲中國人,首先要走出恐懼;其次是要明白黑白是非。「如果你爲魔鬼作倀,你自己也不會有好的後果」,「我們想要實現民主,讓我們的子孫後代不再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我們必須清除共產黨。」 「六四」親歷者也在反思。當年下令學生離開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領袖封從德6月3日在舊金山燭光晚會上說,「那時我們有機會,推翻中共暴政,90%多的民衆都已經站在街上,可是沒有推翻中共的概念。」「下次機會到來,一定要革命,不能再相信中共!」 來澳洲不久的大陸移民Tom當年曾參加北京遊行,當時還抱有幻想,但現在他對大紀元說,「希望所有人都團結起來,把共產黨推翻。」「共產黨不僅對華人進行非常殘忍的迫害,中共現在是整個人類的一個巨大毒瘤。」 分析:中共倒行逆施太多 民衆抗爭概率大大增加 除了國外的紀念活動,大陸民衆在高壓下也沒有放棄抗爭。6月3日,五月天在北京鳥巢國家體育場舉辦演唱會,一名女子在體育場外拋撒傳單,上面寫有「中國人應該忠於正確的價值觀,而不是忠於哪個政黨……從現在起請想一想你能爲中國的自由民主做些什麼?立刻行動起來!做你能做的!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 對此,時事評論員王赫表示,「中共和老百姓之間的關係,在發生着一個質變。」 他表示,中共的管控也到了極端狀態,但是像白髮運動、白紙運動,各省的一些羣體運動,爲什麼還能持續不斷爆發,就說明管控可以壓制一些,但無法解決,而且只要在適當的時候,乾柴烈火大家一串聯,羣體性事件馬上就不經意地、無法預料地出現了。 「而且因爲社會不公的事件太多,中共倒行逆施的事太多,老百姓走上街頭抗爭的概率大大增加了。」 「過去中共通過欺騙、謊言、收買、暴力,還能夠維持統治,但是三年疫情後,經濟下滑,大面積的人們生存困難,所以中共統治已經在嚴重動搖之中。」 王赫認爲,中共政治秩序崩解,整個中共都已經坐在火山口上,即便中共狠角色蔡奇兼任國安委副主席,不擇手段地殘酷打壓,但不管是中共內部派系、政治勢力也好,還是廣大老百姓都被嚴密監控,大家都過不好的日子,形勢就會突變。 中國問題專家、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5日也對大紀元表示,推翻中共時機已到。他說,中國的民主運動不管如何艱難但從來沒有結束過,如今終於迎來新的機遇和新的生態,「如今維權運動已不足夠,現在應該把共產黨政權拿下,這個時機到了。」
 
分享:
 
人氣:20,55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