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平反六四到清除中共 中国留学生在觉醒(图)
 
2023年6月6日发表
 


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宋国诚表示,当前全球正在“天下围共”,中共正面临至少十大危机,随时可能崩溃。(吴旻洲/大纪元)

【人民报消息】据大纪元采访报导,6月4日全球有数十城市集会悼念“六四”受难者,参与者甚至组织者不少是来自大陆的留学生,口号不再是“平反六四”,直接就是要清除中共。分析认为,中共的管控也到了极端状态,疲于奔命,老百姓走出恐惧,抗争的概率会大大增加,形势面临突变。

全球34个城市举行不同集会 悼六四

中共自1989年6月4日调动军队镇压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众抗议之后,试图抹杀“六四”记忆。每年“六四”天安门都被严控,警察密布;很多异议人士被赶出北京“被旅游”或遭软禁;网上严厉禁言“六四”相关内容,相关敏感词越来越多,“坦克”“点蜡烛”等都遭封杀……

香港维园曾持续三十多年举办“六四”烛光晚会悼念受难者,每年几万、几十万人参加,但中共2020年出台《香港国安法》后,维园烛光晚会被禁止。

不过今年“六四”,全球有34个城市和地区举行集会悼念并向中共抗议,其中英国8个城市,加拿大5个城市,德国柏林,法国巴黎,荷兰阿姆斯特丹,美国纽约、华盛顿DC、洛杉矶、旧金山,澳洲悉尼、墨尔本,台湾等。

旅美政论家胡平5日对大纪元表示,今年世界各地纪念“六四”活动的规模、参与者的数量确实比前些年有显著增长,“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习近平这个总加速师,是他的倒行逆施使更多人站出来。”

“六四”事件过去34年了,他说,大家更加感觉到,“六四”并没有完全成为历史,还影响着今天的世界。受难者的名誉还在被当局抹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还被压制等,民主国家对中共的恶行有了越来越清楚的认知。

一代年轻人觉醒 留学生领军 反共组织越来越多

在今年“六四”纪念集会中,越来越多的大陆年轻人参加、甚至组织“六四”集会。

“在史册里、在人心里,别让真相隐入尘烟。”在英国的中国留学生橙子手持自写标语,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举办这次集会的组织是由中国留学生自发成立的,代表了中国留学生的声音。这个非营利组织“China Deviants”(“中国反贼”)是“白纸运动”后成立的。

今年英国的“六四”系列纪念活动,首次由上述组织的中国留学生领军。他们4日下午先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举行集会,然后带队到中共使馆,悼念“六四”死难者。

不少中国留学生模仿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头上绑着写有“最后一代”“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布条静坐。港人Billy对中国留学生接棒纪念“六四”感到欣慰,认为中国大陆仍有很多有良知的人。

在法国巴黎,蒋不来自北京,他自2019年出国就开始组织每年在巴黎的“六四”悼念集会。他告诉中央社,“六四”仍存在,镇压从未结束。他说,不是他们挑战中共政权,而是中共挑战人类良知底线。

蒋不说,“这样的组织越来越多,大家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我觉得这是‘白纸’留下的最好遗产。”

在美国波士顿,出生在1989年来自香港的KO(化名),五年前就和同在波士顿的香港年轻人开始举办“六四”纪念活动。KO对美国之音说,“这是我们的责任。”

今年的纪念活动是波士顿香港人权组织和“波士顿萤火虫行动者”首次联合主办,后者由一群支持民主自由的中国大陆年轻人组成。

“我,一个中国大陆人,不再轻信,不再充当中共的免费喉舌。”“六四”期间还在母亲肚里的大陆留学生Ashley对美国之音说,“保持安全,保持坚强,我们正在创造历史。”(视频

从“平反六四”到“打倒中共” 国人在走出恐惧

今年在各地举办的“六四”纪念活动中,参与者不再提及“平反六四”的口号。

蒋不表示,新生代的抗议者已经不再提“平反六四”,而是要追究责任,因为人们已经不再相信这个政权。“中国(中共)政权如今还未终结,至少是14亿人的耻辱。我背后应有更多人,该害怕的应是这个政权。”

去年参加上海白纸革命来到德国的黄意诚对美国之音说:“我们现在不说平反六四,实际上六四已经证明了共产党已经不再具有合法性了。”

他说,我们现在的诉求就是结束中共专政。

来加拿大2年的中国留学生Grace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哭了,她表示,很早就知道“六四”事件,但未觉得事情严重,直到近十年中国发生的一切,让她彻底认清共产党。

Grace认为,作为中国人,首先要走出恐惧;其次是要明白黑白是非。“如果你为魔鬼作伥,你自己也不会有好的后果”,“我们想要实现民主,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不再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我们必须清除共产党。”

“六四”亲历者也在反思。当年下令学生离开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领袖封从德6月3日在旧金山烛光晚会上说,“那时我们有机会,推翻中共暴政,90%多的民众都已经站在街上,可是没有推翻中共的概念。”“下次机会到来,一定要革命,不能再相信中共!”

来澳洲不久的大陆移民Tom当年曾参加北京游行,当时还抱有幻想,但现在他对大纪元说,“希望所有人都团结起来,把共产党推翻。”“共产党不仅对华人进行非常残忍的迫害,中共现在是整个人类的一个巨大毒瘤。”

分析:中共倒行逆施太多 民众抗争概率大大增加

除了国外的纪念活动,大陆民众在高压下也没有放弃抗争。6月3日,五月天在北京鸟巢国家体育场举办演唱会,一名女子在体育场外抛撒传单,上面写有“中国人应该忠于正确的价值观,而不是忠于哪个政党……从现在起请想一想你能为中国的自由民主做些什么?立刻行动起来!做你能做的!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对此,时事评论员王赫表示,“中共和老百姓之间的关系,在发生着一个质变。”

他表示,中共的管控也到了极端状态,但是像白发运动、白纸运动,各省的一些群体运动,为什么还能持续不断爆发,就说明管控可以压制一些,但无法解决,而且只要在适当的时候,干柴烈火大家一串联,群体性事件马上就不经意地、无法预料地出现了。

“而且因为社会不公的事件太多,中共倒行逆施的事太多,老百姓走上街头抗争的概率大大增加了。”

“过去中共通过欺骗、谎言、收买、暴力,还能够维持统治,但是三年疫情后,经济下滑,大面积的人们生存困难,所以中共统治已经在严重动摇之中。”

王赫认为,中共政治秩序崩解,整个中共都已经坐在火山口上,即便中共狠角色蔡奇兼任国安委副主席,不择手段地残酷打压,但不管是中共内部派系、政治势力也好,还是广大老百姓都被严密监控,大家都过不好的日子,形势就会突变。

中国问题专家、悉尼科技大学副教授冯崇义5日也对大纪元表示,推翻中共时机已到。他说,中国的民主运动不管如何艰难但从来没有结束过,如今终于迎来新的机遇和新的生态,“如今维权运动已不足够,现在应该把共产党政权拿下,这个时机到了。”
 
分享:
 
人气:19,64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