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共妻 中共高官秽乱秘闻
 
2023年6月3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当今中共的严重腐败分子,除了对权钱贪得无厌,还给外界留了个共同印象:个个都是好色淫乱之徒。

2008年,《南方人物周刊》曾刊登一份《高官“情妇门”报告》。其中,来自中西部的一位高官妻子透露,自己所在的政府大院,如同一个“寡妇村”,平日几乎没有男人在家。她说,“夫人们在一起议论,发现最长的一个官员已长达8个月未回家睡觉。”

中共官方公开的一个典型例子:原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包养了146个情妇。徐其耀玩过这些女人后,还把她们全记在日记里。这徐其耀和146的数字,是官方抛出来的,没抛出来的还有多少?细思极恐。

中共高官淫乱的风气,是后来才出现的吗?当然不是。百年中共史,也是一部荒淫史。今天,我们就和大家聊聊鲜为人知的那些事。

张太雷强占“中共之花”

施存统是中共发起人之一,1920年加入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他的妻子王一知,当年被称为“中共之花”。

据著名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的回忆录记载:1925年前后,共产国际的张太雷,以俄文翻译身份回国经过上海,施存统请他到家中吃饭。张太雷一见王一知就动了心,诱奸了王一知,不久俩人公开同居。

这是中共初期闹得很大的事,当时因为张太雷属于共产国际的工作人员,共产国际声称,只要张太雷的“工作表现好”,别人无权干涉他的私生活。

施存统气得与共产党断绝关系,同时双目失明。直到再婚,他的生活才恢复正常。他改名施复亮,意思是双眼恢复光明。

向警予“鬼混” 丑闻闹到中央

同一时期,中共高层搞出婚外情的不少,我们再说蔡和森和向警予。

司马璐谈到,蔡和森的妻子向警予,曾任中共中央委员。在上海,他们夫妇俩和单身的彭述之住在一座房子里。彭述之当时是中共中宣部长。

向警予被称为早期最能干的女活动家,在公众场合,她言词动人,很有威严;一回到家,她要同时和两个中共要人鬼混。这事闹到中央,中共中央总书记陈独秀问向警予,你到底爱蔡还是爱彭,向警予说:“我不知道。”

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力量之源》一书中则说:1925年6月,蔡和森因领导上海五卅运动等,过度劳累,哮喘病和胃病复发,不得不离沪到北京疗养。另一边,彭述之除担任中央宣传部长外,还兼管中央妇女委员会的工作;而负责妇委会工作的正好是向警予。在蔡和森离开上海后,彭述之和向警予更加肆无忌惮的鬼混到一块。三个月后,病情缓解的蔡和森与陈独秀一起回上海,向警予很快承认她和彭述之有不正当关系。

后来,蔡和森、向警予同时去了莫斯科,不久离婚。蔡和森与另一个中共早期领导人李立三的妻子李一纯结了婚,向警予则和一个蒙古人结了婚。

司马璐透露,当时有一个说法是,李立三为了安慰蔡和森,也为了在政治上争取蔡和森,故意把自己的老婆送给他。

凯丰横刀夺爱 把人妻变“私人秘书”

中共早期领导人凯丰,也干过破坏他人婚姻、抢占人妻的勾当。

原中共外交学院院长陈辛仁在回忆录中记载,1935年,他与房纪在日本东京结婚,一年后生下一个女婴。此时陈辛仁20岁,房纪17岁。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安排陈辛仁到新四军军部工作,房纪到西北大后方宝鸡从事地下党的工作,并承诺等房纪的工作一脱手,她就可以调到新四军军部,和陈辛仁团聚。

但前前后后有三四年,这个承诺都没有兑现。就在陈辛仁为妻子焦虑不安时,让他更丧魂失魄的事情发生了。一天,新四军政委饶漱石见到他,说,可以批准他“另外结婚”。陈辛仁纳闷了:我是有妻室的人,组织上不是承诺要调房纪来军部工作吗,提什么“另外结婚”?

直到这时,饶漱石才说:“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你要知道,现在改名王茜的房纪,早就被人家调到他的办公室担任秘书职务了,与此同时,也兼私人秘书。他们已经结合到一起,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如今木已成舟了!”

陈辛仁这才知道自己被婚变了,他如遭晴天霹雳,悲愤地说:“我不理解,在那崇高的革命圣地,竟发生了这种令前线指战员寒心的恶劣行为!”

不久,陈辛仁得知,凯丰不仅抢占了自己的妻子房纪,还无情地抛弃了与他同甘共苦的结发妻子廖似光,而且是命令警卫员把她给赶出家门的。再后来,凯丰又抛弃了房纪。

“共产共妻”的事,在中共史上比比皆是,而且没有最乱,只有更乱。

将军乱伦 党魁默许

1998年《当代》杂志第4期发表原中共上将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的文章《点点记忆》,披露毛泽东纵容下属乱伦的丑闻。

文章写道,“文革”前,罗点点在某海滨浴场遇到一位陈姑娘,她的叔叔是一名解放军的高级将领。陈姑娘的恋人杨大哥后来透露,陈姑娘因寄居在其叔叔家,竟然被其叔叔长期霸占。

杨大哥因为害怕陈姑娘叔叔的权势,最终放弃了这段恋爱。因为他发现,尽管此人霸占自己侄女的事高层都知道,但是,因为毛泽东和他关系亲近,所以没人敢处理他。即使是总参谋长罗瑞卿,也只有背后斥其是个劣迹累累的无耻之徒,却不能进行实际干预。

文章说:“那个可恶的老男人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继续做荒淫无耻的事,更可恨的是继续高官稳坐。”

贺子珍怒搧洋记者耳光

而毛泽东本人私生活之乱,相信大家早有耳闻。在延安的时候,有过这么一件事。

1937年1月底,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抵达延安,开启她长达7个多月的采访,也给毛泽东和妻子贺子珍的关系带去变数。
据司马璐的回忆录,当年,毛泽东在周恩来的引导下,与史沫特莱跳舞,跳了几步,两个人的脸贴在一起了。

这边,毛泽东正陶醉在温柔乡;那边,山沟里出身的贺子珍怒火燃烧,一个箭步冲上去,打了史沫特莱一个耳光,又连声骂:“你这个洋婊子,到中国勾引男人来了,老娘撕了你。”毛泽东一方面把贺子珍推开,一方面高声喊叫:“把她拖出去,她再撒野,就毙了她。”

毛泽东真的发火了,发誓永远不再见贺子珍。贺整天大哭大闹,党中央开会讨论,这事怎么办呢?于是决定把贺子珍送到苏联学习。贺说我死活都不依,邓颖超好歹劝说,最后,贺随邓去了苏联。

贺子珍走了不久,毛泽东又在周恩来的引导下认识了江青。

江泽民带领文武百官秽乱

时间流转,到1989年,踏着“六四”学生鲜血登上中共权力最高位的江泽民,也是个好色淫乱之徒。江泽民与歌星宋祖英等的丑闻早已传遍全世界。

在江泽民的带头作用下,他提拔重用的一大批严重腐败分子,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等,个个都是好色淫乱之徒。

在江泽民及其文武百官的影响下,甚至连中共最高级别的大和尚,“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也成了纵情声色的花和尚,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

结语

无论东方传统文化,还是西方传统文化,都是非常重视婚姻伦理的。中国人结婚要拜天地,西方人结婚要在教堂里对神发誓。就是说,无论中西方,婚姻都要得到天地神明的认可。

但是,共产党的“导师”马克思教导共产党人“与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不信神不敬神,更不认为婚姻需要得到天地神明的认可,在处理两性关系上变得非常随意。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好色之徒。

中共继承了这一基因,百年党史中,好色淫乱之事层出不穷。中共正在走向最后的覆灭,好色淫乱则是重要祸根之一。
 
分享:
 
人气:38,30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