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官好色淫乱史纵贯百年(图)
 
王友群
 
2023年5月2日发表
 



江泽民当政时期带头淫乱,官场“床上培养女干部”的歪风劲吹。(Getty Images)

【人民报消息】当今中共的严重腐败分子,不论男女,个个好色淫乱之徒。

据中共党媒报道,原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共包养了146情妇。徐其耀在玩过这些女人后,将她们全都记在他的日记中。

但中共高官好色淫乱,不是现在才有的。百年中共史,也是一部百年中共高官淫乱史。

施存统、张太雷和王一知

据著名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的回忆录记载:中共发起人之一施存统的夫人王一知,当年被称为“中共之花”。共产国际的张太雷,以俄文翻译身份回国过上海,施存统请他到家中吃饭。张太雷一见王一之就动了心,诱奸了王一知,不久公开同居。

施存统气得与共产党断绝关系,同时双目失明,直到他另外结婚,施存统改名施复亮(意思是双眼恢复光明),也恢复正常生活。

这是中共初期闹得很大的事,当时因为张太雷属于共产国际的工作人员,共产国际说,只要张太雷的工作表现好,中共无权干涉他的私生活。

施存统是浙江人,1920年加入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参与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之一。

张太雷是江苏人,1920年加入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也是中共最早的党员之一。1921年春被派往伊尔库茨克,任共产国际东方局中国科书记。他曾先后担任过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马林、达林、鲍罗廷等的翻译和秘书。

蔡和森、彭述之和向警予

司马璐的回忆录还谈到,蔡和森的夫人向警予,曾任中共中央委员。在上海,他们夫妇俩和单身的彭述之住在一座房子里。当年的向警予,也被称为早期最能干的女活动家,在公众场合,她言词动人,很有威严,一回到家,她要同时和两个中共要人鬼混,这事闹到中央,中共总书记陈独秀问向警予,你到底爱蔡还是爱彭,向警予说:“我不知道。”

后来,蔡和森和向警予同时去了莫斯科,两个人心情都不好。蔡和森和另一个中共早期领导人李立三的夫人李一纯结了婚,向警予则和一个蒙古人结了婚。当时有一个说法是,李立三为了安慰蔡和森,和政治上争取蔡和森,故意把自己的老婆送给蔡。

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力量之源》一书则讲:1925年6月,蔡和森因领导上海五卅运动等工作,过度劳累,哮喘病和胃病复发,不得不离沪到北京疗养。彭述之除了担任中央宣传部长外,还兼管中央妇女委员会的工作;而负责妇委会工作的正好是向警予。在蔡和森离开上海后,彭述之与向警予很快产生感情。3个月后,病情缓解的蔡和森与陈独秀一道返回上海。很快向警予坦白,并且闹到了中央。

中共早期领导人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在会议上,蔡和森的太太向警予首先报告在其丈夫蔡和森离沪期间,她与彭述之发生了恋爱,其经过情形已在和森返沪的当天,就向他坦率说明了。她表明她陷于痛苦的境地,因为她与和森共患难多年,彼此互相敬爱,现在仍然爱他,不愿使和森受到创伤;但同时对彭述之也发生了不能抑制的感情,因为他的风趣确是动人的。她要求中央准她离沪,派她到莫斯科去进修。”

凯丰、陈辛仁与房纪

据原中共外交学院院长陈辛仁的回忆录记载,中共早期领导人凯丰,也曾横刀夺爱,干过破坏他人婚姻、抢占他的妻子房纪的勾当。

1935年,陈辛仁与房纪在日本东京结婚,一年后生下一个女婴。此时陈辛仁20岁,房纪17岁。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领导人安排陈辛仁到新四军军部工作,房纪到西北大后方宝鸡从事地下党的工作,并承诺等房纪的工作一脱手,可立即到新四军军部工作。但前前后后有三四年时间,中共领导人的承诺没有兑现。

就在陈辛仁为妻子焦虑不安的时刻,让他更丧魂失魄的事情发生了。一天,新四军政委饶漱石见到他,说,可以批准他“另外结婚”。陈辛仁当时觉得很可笑,自己是已有妻室的人了,组织上不是承诺要调房纪来军部工作吗,为什么还提什么“另外结婚”?

直到这时,饶漱石才说:“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你要知道,现在改名王茜的房纪,早就被人家调到他的办公室担任秘书职务了,与此同时,也兼私人秘书。他们已经结合到一起,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如今木已成舟了!”

听到这番话,如晴天霹雳,陈辛仁才知道自己的家庭发生了婚变,悲愤的说:“我不理解,在那崇高的革命圣地,竟发生了这种令前线指战员寒心的恶劣行为!”

不久,陈辛仁得知,凯丰不仅抢占了他的妻子房纪,还无情地抛弃了与他同甘共苦的结发妻子廖似光,而且还是命令警卫员把她给赶出家门的。

凯丰抢夺陈辛仁之妻时,陈辛仁正担任新四军军政治部敌工部科长等职务。

毛泽东、史沫特莱与贺子珍

司马璐的回忆录还讲,毛泽东与妻子贺子珍关系的破裂,和周恩来、邓颖超夫妇有关。当年,毛泽东在周恩来的引导下,与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跳舞,跳了几步,两个人的脸贴在一起了。

这边厢,毛泽东正陶醉在温柔乡;那边厢,山沟里出身的贺子珍怒火燃烧,一个箭步冲上去,打了史沫特莱一个耳光,又连声骂:“你这个洋婊子,到中国勾引男人来了,老娘撕了你。”毛泽东一方面把贺子珍推开,一方面高声喊叫:“把她拖出去,她再撒野,就毙了她。”

毛泽东真的发火了,发誓永远不再见贺子珍。贺整天大哭大闹,党中央开会讨论,这事怎么办呢?于是决定把贺子珍送到苏联学习,贺说我死活都不依,邓颖超好歹劝说,最后,贺随邓去了西安再去苏联。

毛泽东纵容将军乱伦

1998年《当代》杂志第4期发表原中共上将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的文章《点点记忆》,披露了毛泽东纵容下属乱伦的丑闻。

2013年,凤凰网转载了这篇文章,将标题改为:《罗瑞卿女儿忆:文革前某将领长期霸占自己侄女》。文章写道:

文革前,罗点点在某海滨浴场遇到一位陈姑娘,其叔叔是一位解放军的高级将领,陈姑娘的恋人杨大哥后来透露,陈姑娘因寄居在其叔叔家,竟然被其叔叔长期霸占。杨大哥因害怕陈姑娘叔叔的权势,最终放弃了与陈姑娘谈恋爱。

因为杨大哥发现,尽管陈姑娘叔叔长期霸占自己侄女的事高层都知道,但因毛泽东与其关系亲近,无人敢处理他。即使是总参谋长罗瑞卿,也只有背后斥其是个劣迹累累的无耻之徒,却不能进行实际干预。以致“那个可恶的老男人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继续做荒淫无耻的事,更可恨的是继续高官稳坐。”

沈定一退党的一个特殊原因

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原本是中共创党人之一的沈定一的媳妇。

沈定一是浙江名人,当过浙江省议长。浙江省女子师范学校毕业的杨之华,曾是他的崇拜者和追随者。1917年,当沈定一离开议长的权位、到上海从事新文化运动后,还不忘记定期给杨之华邮寄书刊。

1919年夏,沈定一干脆将杨之华招来上海,在自己主编的《星期评论》为其安排了一份工作。1920年,杨之华嫁给了沈定一的长子沈剑龙。两人生有一女。

1920年5月,以陈独秀为首的一群人在上海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沈定一为其中一员。与此同时,陈独秀、施存统、沈定一等开始酝酿创建中国共产党。8月,他们在上海成立共产主义小组。沈定一、施存统、陈独秀等都是最早的中共党员。

1923年4月,瞿秋白经中共早期领导人李大钊推荐,任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主任。8月,瞿秋白在南京结识蒋冰之(丁玲)和王剑虹两位女性。瞿秋白力劝二人入上海大学求学。王剑虹进入上海大学后,很快与瞿秋白进入热恋。

1923年12月,在广州开会的瞿秋白,几乎每天都给王剑虹写一封情意绵绵的信。有一次,还随信附了一首诗:“万郊怒绿斗寒潮,检点新泥筑旧巢。我是江南第一燕,为衔春色上云梢。”1924年1月,从广州回到上海后,瞿秋白与王剑虹结婚。

1923年底,既为人妻亦为人母的杨之华,也进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学习。不久,瞿秋白与向警予一起,介绍杨之华加入中共。1924年7月,王剑虹因肺病去世。瞿秋白很快与杨之华进入热恋。1924年11月初,瞿秋白与杨之华来到萧山衙前,与杨之华的丈夫沈剑龙谈判。同年11月7日,苏联十月革命纪念日,杨之华与瞿秋白结婚。

司马璐的回忆录还谈到,瞿秋白与杨之华结婚后,中共中央派瞿秋白去江西苏区,但要杨之华留在上海做地下工作。杨之华当时的任务是和男地下党员假扮夫妻,但她在假扮夫妻时,因为拒绝“上床”,得罪过不少中共高级领导人。

杨之华的公公沈定一后来退党,原因很多,其中一条是:“共产党玩女同志,简直是赤白党。”赤白党是上海话骂人无赖的意思。

江泽民带领文武百官淫乱

1989年,踏着“六四”学生鲜血登上中共权力最高位的江泽民,也是个好色淫乱之徒。江泽民与歌星宋祖英等的淫乱丑闻早已传遍全世界。

在江泽民的带头作用下,他提拔重用的一大批严重腐败分子,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等,个个都是好色淫乱之徒。

在江泽民及其文武百官的影响下,甚至连中共最高级别的大和尚,“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也成了纵情声色的花和尚,与多名女尼姑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

结语

无论东方传统文化,还是西方传统文化,都是非常重视婚姻伦理的。

中国人结婚要拜天地,西方人结婚要在教堂里对神发誓。这就是说,无论是中国人,还是西方人,婚姻都要得到天地神明的认可。

但是,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教导共产党人“与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不信神不敬神,更不认为婚姻需要得到天地神明的认可。举头三尺无神明,在处理两性关系上,变得非常随意。中共老祖宗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好色之徒。

中共创始人毛泽东,被他的妻子杨开慧说成是“政治流氓”、“生活流氓”。毛泽东一生玩弄女性无数。

百年中共史上,好色淫乱之事层出不穷。到江泽民时代达到登峰造极,各种好色淫乱的丑闻,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中共官员做不出来的。

百年中共正在走向最后的覆灭,好色淫乱则是重要祸根之一。△

(大纪元首发)

 
分享:
 
人气:103,31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