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公安部长陶驷驹特大贪腐案从轻发落的内幕
 
2023年5月16日发表
 



江大蛤蟆不许查看它家的财产。

【人民报消息】据《争鸣》岳山的报导,2000年十一月初,中纪委宣布了对陶驷驹审查的处理,免予起诉,仅仅停止了中央委员、人大常委的职务,给予留党察看二年的党纪处分。陶驷驹被保的原因,据说是由于他招供的问题涉及李鹏内阁腐败的内情,级别太高、社会影响太大之故……

●陶驷驹被审查经过

在中共十五届中央委员、九届人大常务委员、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双规」审查期间,中纪委、总参保卫部曾对陶驷驹在京的两所住宅搜查过四次。前三次,包括地板、培壁都搜过,但仅抄到「礼品」、「首饰」之类。第四次采用高科技x光探照器,结果在电视机内抄到陶驷驹的匿名存款单、百元面值美钞七百张、债券等。然后与陶摊牌后,陶驷驹才作出了交代和揭发。陶驷驹交代他在任职公安部长期间的问题如下:

(一)陶本人亲自批准挪用经济实体的资金、没收走私货款,自九四年至九七年,合计五亿五千万元;

(二)用上述款项,在北京、天津、青岛、大连、烟台、苏州、杭州、上海、广州、珠海、深圳、武汉、成都、海口、厦门等十五个城市,购买了三百二十套豪华住宅、别墅,以三千至五千元不等的价格,「卖」给当时国务院领导、各部委领导、退休党政军高级干部及其家属、子女;

(三)收取地方海关、公司走私、贩私、骗出口税等款项共七十多单,金额一亿五千多万元,部分用于供高级干部及其家属到美、欧、日、澳及香港等地旅游、购物之用;

(四)用一千七百多万元,通过在港中资集团购买了三百多块名表〔多属劳力士等名牌〕以处理没收走私物品为名,分别以一百至五百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了中央各部的高级干部、退休党政军高级干部及其家属;

(五)陶本人也拥有四幢住宅、别墅、三块名表、二辆轿车〔一辆敞蓬宝马、一辆日制越野,都是由广东省上的车牌〕;

(六)陶本人收受贿赂二百十多万元人民币、不记名债券、七万美元,都是福建厦门,广东湛江、广州,辽宁大连,江苏连云港等海关赠给的;

(七)陶交代,公安部党组十一名成员中,有七人(包括二名副书记)都收受过现金、债券、轿车、手表、贵重饰物等贿赂。于2000年年初被宣布:暂停中央委员、人大常务委员职务,四月初被实施「双规」后,一直被软禁在北京军区疗养院,限制行动。但陶仍买通监管人员,与同案人进行串联,抗拒交代,并二次自杀未遂。

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李纪周,就是与陶相互通气之后,气焰更为嚣张!一直抗拒交代,他对中纪委副书记何勇说:「没什么大的〔问题〕。要判就判,要杀就杀,我早已有准备。」 ……

今天,终于掀开了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特大贪腐案从轻处理内幕




时任公安局长陶驷驹大权在握,贪心不断。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是中共十五届中央委员、九届人大常务委员、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是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的后台。

2001年,在前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出事后,陶驷驹的问题也随之浮出了水面。干了一辈子公安工作的陶驷驹手段极为老辣,气焰十分嚣张,一直拒绝交代。

在陶驷驹「双规」审查期间,中纪委、总参保卫部曾对陶驷驹在京的两所住宅搜查过四次。前三次包括地板、墙壁都搜过了,但仅仅搜到了一些「礼品」、「首饰」。第四次采用高科技x光探照器,终于在电视机内抄到陶驷驹的数额巨大的匿名存款单、债券及七万美元现钞等。

在犯罪的证据面前,陶驷驹不得不做出了交代和揭发。陶驷驹在任公安部长期间,亲自批准挪用公安部下属经济实体的资金、没收走私货款自九四年至九七年,合计五亿五千万元。九十年代还没听说谁贪污上亿元,当时贪污五百万就枪毙。

用上述款项,陶驷驹在北京、天津、青岛、大连、烟台、苏州、杭州、上海、广州、珠海、深圳、武汉、成都、海口、厦门等十五个城市,购买了320套豪华住宅、别墅。又将这些每幢价值一、两百万元的豪华住宅、别墅,以每幢仅3000至5000元的价格,「卖」给当时国务院领导、各部委领导、退休党政军高级干部及其家属、子女。

陶驷驹指示收取地方海关查扣没收的走私、贩私、骗出口税等款项共七十多单,金额一亿五千多万元。一部分用于供高级干部及其家属到美、欧、日、澳及香港等地旅游、购物。另一部分,一千七百多万元,购买了三百多块名表「多属劳力士等名牌」。再将这些平均每块5万元左右的名表以每块100元至500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了中央各部的高级干部家属、退休党政军高级干部及家属。

陶驷驹本人拥有四幢住宅、别墅、三块名表、二辆轿车(一辆敞蓬宝马、一辆日制越野);收受贿赂二百十多万元人民币、不记名债券,七万美元。

根据陶驷驹的交代:公安部党组十一名成员中,有七人(包括二名副书记)都收受过现金、债券、轿车、手表、贵重饰物等贿赂。

根据陶驷驹的交代:在李鹏为总理的八届国务院的各部委办中,只有极少数人没有接受陶驷驹「卖」给的豪华住宅、名表。

在国务院领导中,只有朱镕基、钱其琛、迟浩田、罗干的夫人没有接受名表。李鹏等人的夫人,都曾以低价从陶驷驹那里「买」过一至二块名表。

陶驷驹交代后,这些接受了巨额贿赂的国务院领导、各部委领导、退休党政军高级干部及其家属、子女,在得到中纪委的通知后,才将赃物、赃款上交。

高官们上交的财物经清点有:①一百二十一幢住宅、别墅,②现金四千五百多万元,③一百七十多万美元的外币,④五百三十多件名贵礼品,⑤二百四十多幅(件)国画、油画、古玩,⑥二百多件名贵装饰品,⑦八十五辆欧、美、日高级轿车、旅行车,⑧12艘七十吨至120吨的游艇等。

其中,十二名副总理级高官上交、上报的非法拥有的资金、财产、礼品,价值达一点七亿元;五十二名省部级高官上交、上报的非法拥有的资金、财产、礼品,价值近四点五亿元;合计六点二亿元 。

十一月初,中纪委在人大党组扩大会议上宣布:由于陶驷驹能配合中纪委、检察部门对案件的查办工作,能主动交代、检举中纪委、检察部门尚未掌握的有关重大变相贪污、收贿、腐败事件的内情,陶驷驹在组织的严肃批判、教育下,对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影响性,有较深的认识和悔过,中纪委经研究、讨论,报中共中央批准,同意中纪委的建议:

对陶驷驹的问题免予法律起诉、追究;建议:
中共中央停止陶驷驹中央委员的职务;
建议人大常委会停止陶驷驹人大常务委员的职务;
建议对陶驷驹给予留党察看二年、以观后效的党纪处分。

在中纪委的处理决定中,讲了陶驷驹的很多好话,什么配合查办,主动交代、检举,对自己问题有较深的认识和悔过,这些全部都是假的。

陶驷驹涉案高达七亿元,不但本人大肆接受贿赂(超过了五百万元的线,按当时的法律规定,应判死刑。),而且他腐蚀了数百名中央和省部级高官及家属、子女,其罪大恶极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所以有人说:「陶驷驹的交代和招供,牵涉部门之广、人员之多、级别之高,堪称中国共产党的『世界记录』。如果处理,肯定要伤筋刮骨的。 」

有人说,成克杰、胡长青俩人有些傻,他们搞腐败采取单干的方式。陶驷驹就很精明,他深深懂得自古以来法不责众的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他搞腐败的同时拉很多人下水,要完蛋大家一起完蛋,否则就都没有事。其实成克杰是因为其情人得罪了江泽民的小情人宋祖英而被报复。

2002年11月初,中纪委在人大党组扩大会议上宣布:由于陶驷驹能配合中纪委、检察部门对案件的查办工作,能主动交代、检举中纪委、检察部门尚未掌握的有关重大变相贪污、收贿、腐败事件的内情,陶驷驹在组织的严肃批判、教育下,对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影响性,有较深的认识和悔过。

2002年8月中旬,中共在北戴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列席的有人大党组、政协党组、中直机关党委、中组部、中纪委的负责人。

在江泽民的授意下宣布:「在『三讲』中、在党的民主生活会上,能主动、自纠,并做出自我批评、检查,讲清问题的,一律不再追究。如无新的、大的问题发现,或与大的腐败事件有牵连的,一律不翻旧账,不翻已有组织结论的事件。 」其宽松程度到了极点。

会议宣布「保」了十二名副总理级高官。

十二名获保的副总理级高官是:
①全国政协党务副主席叶选平;
②全国政协副主席、前政治局委员杨汝岱;
③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
④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田纪云;
⑤前政治局候补委员、前人大副委员长王汉斌;
⑥前政治局委员、前人大副委员长、前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
⑦人大副委员长布赫;
⑧前政治局候补委员、前人大副委员长陈慕华;
⑨全国政协副主陈锦华;
⑩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思卿;
11、全国政协副主席李贵鲜;
12、全国政协副主席毛致用等。

五十二名部级高官的部分名单如下:

贺国强、李其炎、李伯勇、邵奇惠、葛洪升、伍绍祖、岳岐峰、钱冠林、朱森林、李泽民、陈敏章、赵志浩、李灏、王忍之、全树仁、廖晖、厉有为、李子彬、卢瑞华等。

「能主动、自纠,并做出自我批评、检查、讲清总问题 」,指的是以下九个方面的「主动」

(一)主动上交超标准的住宅;
(二)主动上交以非正常市场价所得的住宅;
(三)主动上交收受超过一万元以上的现金和债券、股票等有价证券;
(四)主动上交作为礼金、酬金馈赠的高达一万元或以上的礼品、财物;
(五)主动上交以非正常所得、所占有、所借用的名画、古玩、中外装饰品等;
(六)主动上交在规定享受待遇外的轿车、旅行车、游艇等;
(七)主动上交经配偶或家属、亲属代本人持有非正常所得资金、资产等;
(八)主动上交本人和配偶用他人姓名所持有的物业、银行存款等;
(九)主动上报、公开本人、配偶及直系亲属所拥有的物业、持有的资金及其来源。

陶驷驹涉案高达七亿元,不但本人大肆接受贿赂(超过了五百万元的线,按当时《刑法》应判死刑),结果只给了留党察看二年的处分。

陶驷驹的交代和招供,爆出了中共高层普遍腐败的内情,牵涉部门之广、人员之多、级别之高,堪称「世界记录」。如果处理,就要伤筋动骨,一党专政的名声将扫地以尽,所以要「保」了。

据说,江泽民看了陶驷驹交代的内情后,对他的办公室主任贾延安说:「腐败已经在党和政府的心脏中占有了市场,正在腐烂。多年了,竟然没有发觉到,究竟发生了什么?」江泽民真不愧是个「戏子”,在秘书跟前都不忘表演一下。

2002年12月9日,国际清算银行发布长达一百零五页用于评估五月至九月的例行报告,第二十九页有这样一句话:「需特别注意的是,中资银行(一家或数家)转移了三十多亿美元的资金到它们位于加勒此海地区的分支机构。」「这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位国际清算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称,「但是中间的原因我们不清楚。我们曾经去加勒比海地区的中央银行讯问,但是对方不愿回答。对于其中的原因,有一些猜测,但猜测毕竟不能算是事实。可能只有中国国内的银行自己知道。」

原来是江绵恒和前香港中银总裁、中行上海分行行长刘金宝关系实在太密切,江泽民就命令刘金宝在香港的银行里偷出20多亿元放在自己在加勒比海地区的香港分行里,然后再转到瑞士的银行。江泽民是国家一把手,这是坚守自盗啊。难怪中国贪官越来越多,达到无官不贪的地步。 △

 
分享:
 
人气:107,69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