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庆红的“江西帮”覆灭之回顾
 
王友群
 
2023年3月4日发表
 



2008年3月15日,曾庆红与习近平在中共“两会”上。

【人民报消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是江西吉安人,也是江西在北京最大的官,中共“江西帮”的总头目。但自习近平上台以来,曾庆红的“江西帮”遭到习一轮又一轮清洗。

这里,对曾庆红的“江西帮”的覆灭做一个简要回顾。

“江西帮”至少15名高官落马

2013年1月习近平在十八届中纪委二次全会上发起反腐打虎以来,以曾庆红为首的中共“江西帮”受到持续打击。迄今为止,至少有15名省部级的“江西帮”要员落马。

其中包括:原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原江西省人大副主任陈安众,原江西省人大副主任史文清,原江西省人大副主任龚建华,原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原江西省副省长李贻煌,原江西省委副书记莫建成,原江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赵智勇,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刘礼祖,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许爱民,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宋晨光,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肖毅,原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

苏荣是“江西帮”落马首虎

2014年6月14日,原江西省委书记、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落马。

苏荣是曾庆红提拔重用的最重要亲信之一,却是习上台后查办的第一个“江西帮”要员,也是习查办的第一个“党和国家领导人”。

2017年1月23日,苏荣因受贿1.16亿元,另有8千多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被济南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当时的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说:“苏荣案是典型的家族腐败,家里从老到小、从男到女都有参与。”苏荣家族共14名成员涉案,包括他的妻子、儿子、女儿、女婿、妻兄等。

据新华网报道,苏荣在“忏悔录”中写道:“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我算了一下,副厅级以上干部给我送钱款和贵重物品的人数达40多人。”

苏荣倒台,引发江西官场大地震。继他之后,江西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以及各地市县一批官员倒台。

赖小民是“江西帮”被杀第一人

2021年1月29日,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在天津被执行死刑。

赖小民也是曾庆红提拔重用的“江西帮”重要成员之一。

赖小民掌管的华融集团,曾经是中共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中最大的一家,与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的花样年等,有利益输送关系。

财新网曾报导,赖小民有“三个一百”: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人、100多个情妇。其中,几十个情妇来自华融内部,其他的,不乏家喻户晓的女明星。

办案人员从赖小民在北京的一处房屋中查出的现金,就高达2.7亿元,而他90多岁老母亲的银行账户里,就有存款3亿多元。

赖小民被控受贿17.88亿余元,贪污2513万余元。在赖小民的22起受贿犯罪事实中,有3起受贿金额分别在2亿元、4亿元、6亿元以上,另有6起受贿金额都在4000万元以上。

2021年1月5日,赖小民因犯受贿罪、贪污罪、重婚罪,被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判处死刑。赖小民不服,上诉至天津市高级法院。1月21日,天津市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然后,报请最高法院核准死刑。

赖小民从一审被判死刑,到最后被执行死刑,前后只有24天,速度之快,在中共反腐史上史无前例。

赖小民是习上台十年杀的第一只“金融虎”,也是习杀的“江西帮”第一人。

沈德咏是“江西帮”中最大的政法虎

沈德咏是2022年中纪委查办的第一个正部长级高官,最高法院落马的第三个副院长,全国第一个落马的一级大法官。

2022年12月27日,最高检察院发布消息,沈德咏受贿案,已由宁波检察院向宁波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称,沈德咏利用担任江西省高级法院副院长,最高法院副院长,中纪委常委,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全国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中纪委的通报讲,沈德咏“丧失纪法底线,执法犯法、靠案吃案,大搞司法腐败、权钱交易”。

沈德咏从江西调到北京任最高法院副院长,从北京“空降”上海任上海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再从上海调回北京任最高法院党组副书记(正部级长)、常务副院长,都是曾庆红在背后操控的。

沈德咏是中共司法系统知法犯法、执法犯法、欺上骗下、儿戏法律、玩弄法律,利用“人民法院”破坏法律实施的典型。

马建是“江西帮”中的政法第一虎

2015年1月16日,中纪委网站宣布: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2018年12月27日,马建因犯受贿罪、强迫交易罪、内幕交易罪,被大连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马建被控1999年至2014年,利用担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受贿1.09亿余元。

马建从2015年1月被抓到2018年12月被判,前后历时4年,查办马建的时间之长,实属罕见。期间,媒体披露出来的案情曲折、离奇、诡异,震惊中外。

导演李军林看了与马建有关的系列报道后,在微博中写道:“报告广电总局:这个可以拍成电影不?有间谍、有国安、有艳情、有兄弟、有反目、有出卖、有忠诚与背叛、有红与黑、有局中局套中套、有反腐、有围捕、谁说中国没有好题材。”

李军林的这个微博还少了一个重要项目,即马建是当年中共江派第二号人物曾庆红在国家安全部安插的重要亲信之一。

马建是曾庆红的江西老乡。2006年,曾庆红任分管中央组织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时,马建被提拔重用为国家安全部副部长。

马建在国安部工作30多年,长期主管海内外的间谍工作。马建操纵的中共间谍网,除搜集与国安有关的情报外,还搜集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子女的情报。

据港媒透露,马建受命秘密建立了一个中共厅局级以上官员的个人资料和言行信息的情报库,收集了数以万计党政高官的个人情报,包括习近平、李克强等。

曾庆红是习最大的政敌

在当今的中共政坛,曾庆红的地位独一无二,他一人跨江派、太子党、上海帮、江西帮、石油帮、港澳帮、国安帮、外宣帮等八大帮派。

1989年江泽民踏着“六四”学生鲜血入主中南海不久,调曾庆红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1993-1999年,曾庆红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作为中南海大内总管,曾是江处理上、下、左、右、内、外要务的关键枢纽。

曾在辅佐江坐稳“龙椅”的过程中,成为权倾朝野、影响遍及海内外的江派第二号人物。

1999年至2002年,曾庆红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长,2002年至2007年,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分管组织人事工作。

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内到国外,包括港澳台、国安、外交、大外宣领域,曾庆红安插了一大批江、曾派系人马。

江、曾退休后,退而不休,成为中共“深层政府”的总头目,实际掌控着中共最高权力,江、曾亲信遍及党政军几乎所有关键岗位。

正因为此,习的前任胡锦涛当政十年,权力被江、曾亲信架空,当了十年傀儡。

2012年习在中共十八大上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后,不想像胡锦涛一样当傀儡,发动反腐打虎运动。

习发动反腐打虎的目的,就是要把实际掌握在江、曾手上的最高权力夺到手。

2012年至2022年,习与江、曾斗了十年,查办了570多名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干部,其中,大多数是江、曾及其重要亲信提拔重用的。

习因此成为这570多名中共高官及其家属子女,以及他们的总后台江、曾恨之入骨的人。

2022年11月30日江泽民死后,曾庆红成为中共江派第一号人物,习的头号政敌。

结语

习上台十年,曾庆红的“江西帮”要员基本被清洗掉了。但还有两人待清洗,即前后两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郭声琨。

孟、郭提拔重用的孙力军、傅政华、刘彦平、王立科、龚道安、邓恢林、刘新云等“政法七虎”已被清洗。孟、郭已成瓮中之鳖,被清洗是早晚的事。

2021年7月21日,有江、曾背景的“多维网”发表文章称:曾庆红之所以能成为江泽民的核心幕僚,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有“不为人知的政治手腕”。

什么是“不为人知的政治手腕”?就是搞阴谋诡计。可以预见:曾庆红肯定还会继续搞阴谋折腾下去。

但是,折腾的结果很可能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大纪元首发)

 
分享:
 
人气:79,01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