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過年怕被催婚 中國年輕一代的無奈(圖)
 
2023年2月1日發表
 
四川某單身男子被外甥們催婚「要舅媽」,尷尬得用衣服矇頭。

【人民報消息】對中國年輕人來說,回家被催婚快成爲一年一度的過年傳統節目。社交媒體上充滿各種應對技巧分享和吐糟,指導如何擊退咄咄逼人的父母和親朋,甚至還有招募男、女朋友回家過年的廣告。 大年初一(1月22日),一位四川男子被外甥們催婚,尷尬得用衣服直接矇頭的場景引發諸多共鳴。最火的幾條網民回應分別是「隔着屏幕感覺到窒息」、「這就是年輕人不愛回家的原因」、「救命,大人催就算了,還要小孩催」。 還有一位網民說,我還以爲只有我是被小孩催婚,沒想到還有同齡人。年前聚餐5歲的侄子天真地問我有沒有孩子,一時間哭笑不得。 大陸年輕人脫單困難,尤其是男女比例越來越嚴重失調,再加上需要在大城市忙於工作和應付天價房產,以及現代養育孩子的高額費用,都讓年輕人對父母的結婚和抱孫子要求望而卻步。 過年前後 網絡搜索「催婚」次數達高峯 《經濟學人》1月27日報導,中國搜索引擎百度的數據顯示,每年過年前後,網上搜索「催婚」的次數達到高峯。 20~30歲的年輕人在社交媒體上吐槽,紛紛表示過去喜歡過年的氣氛,現在越來越討厭。 一個網民在微博上寫道,如果沒有結婚會被催婚;如果結了婚會被催生孩子。 另一網民說,今年回家過年,第一次感覺到催婚的壓力。雖然被催,但是我真不想結婚。有點理解那些不敢回去過年的人了。 還有一位網民留言說,過年,爸媽催婚,我直接拒絕。我爸和我盤邏輯: 想不想結婚——想。 想不想和相愛的人結婚——想。 如果沒有相愛的,找個湊合的過日子可不可以——不可以。 我不想和爸媽一樣吵架,有的時候打。 我不想買了個房子,自己背上房貸,還個幾年就離婚,也不想女方帶着孩子或者被人知道有個孩子指指點點。 寫新口號容易 讓年輕人減輕壓力難 隨着中國進入長期的、不可逆轉的人口下降期,讓中國年輕人結婚生子的鬥爭正在從家庭轉移到政治舞臺上。 中共當局宣佈,2022年中國人口正式縮減,這是60年來的第一次。官方稱,死亡人數超過出生人數,人口減少85萬。 中國的人口增長已經到達轉折點,未來的前景會更黯淡。因爲迅速老齡化的人口需要越來越多的年輕納稅人來養,社會福利和醫院系統資金會越發吃緊,而中共在上個月應對COVID-19疫情限制放開後的表現已證明該系統極度脆弱。 人口緊縮背後有幾個原因,首先,年輕人比前幾代人受過更好的教育,更有可能在二十多歲的時候追求事業,這一點在女性中尤爲明顯。其次,許多人認爲,擁有汽車和房子是安家的基本要求,而許多年輕人兩者都沒有。在城市裏,繁重的工作使得他們很少有時間考慮結婚、生子。在農村地區,高額的彩禮可能會影響到婚姻。 專家們對當局提高出生率、敦促年輕人結婚生子的努力是否會比父母更有效感到悲觀,因爲發放現金和減稅等政策都沒有什麼效果。 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的社會學家和人口統計學專家王峯告訴《金融時報》說,政府寫新口號很容易,但要改變年輕人的工作和生活環境又是另一回事。 河南省出生率3年暴跌30% 2016年,北京取消近四十年來的獨生子女限制,這是世界上最嚴厲的人口政策,2021年甚至鼓勵夫婦最多生育3個孩子。但是預期的嬰兒潮從未出現,只在最初的第一年上升,隨後中國新生兒的數量逐漸下降。 在3年新冠大流行期間,這種下降速度更是加快,因爲許多中國人推遲或決定不生孩子,健康危機和清零限制帶來的經濟不穩定對年輕夫婦們造成壓力。僅河南一省的出生率從2019年到2021年暴跌了近30%。 本來現在結婚的年輕人都比過去晚,或者根本不結婚。2020年,首次新婚的平均年齡爲28.7歲,比十年前高出約4歲。中國在2021年登記了760萬對婚姻,是有記錄以來的最低數字。 同時,適婚青年的總人數還在繼續逐年減少,育齡婦女(即15至49歲的婦女)去年減少400多萬,這是獨生子女政策的遺留問題。 只是父母對這些藉口不買單。一些單身人士回家後發現,父母已經爲他們安排一連串的相親活動。 那位被外甥催婚「不要紅包、要舅媽」的男青年在網絡意外爆紅後,很快在家人安排下開始相親,只是還沒有遇到合適的對象。 也有一些年輕人轉變了心態,樂觀應對回家過年,淡定應對被催婚的痛苦。 一個網民寫道,過年見了很多親戚,面對催婚也能笑着響應,不再據理力爭。 「那些長輩都老了,和我爸媽一樣。人一旦開始變老,見面的次數十根手指就能數得過來,說什麼也已無所謂,附和就好。」△

 
分享:
 
人氣:28,33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