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下中國農村現狀:缺醫少藥 老人難熬(圖)
 
2023年1月4日發表
 



中國退燒藥被搶購一空,藥局在門口公告多項藥品「都沒有」。

【人民報消息】中國疫情雪崩式席捲全國,各大小城市醫院擠爆,醫療崩潰,殯儀館屍滿爲患。鄉村情況更堪憂,不但缺醫少藥,而且鄉村醫生普遍染疫。有大陸民衆說,鄉村不少老人沒能熬過這個冬天。

12月29日,大陸「財經十一人」報導,過去一週,他們到河北、吉林、浙江、雲南、廣東、江西、山東等地的鄉村採訪,重點了解疫情下的老人狀況。

在距離廣州市約400公里的廣東省梅州市西陽鎮新聯村,當地支教王言說,12月中旬,感染者突然增加,有不少老人沒能熬過這個冬天。

王言說,12月以來,周邊村落擺白事宴席的活動幾乎每天不斷。

他所在的學校在聖誕節之前就提前放寒假,隨着學生們返家,新聯村和周邊村鎮感染的也越來越多。

王言估計,現在,周邊村鎮感染的比例應該已經超過70%。

在超過3萬人口的江西省樟樹市下轄的洋湖鄉,居民鍾然觀察,12月20日左右,身邊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燒過一遍,少數高齡老人因發燒去世了。

鄉村大面積感染 缺醫少藥

浙江省寧波市西南部某村一名村官稱,此前村裏有老人發燒,送去縣裏的醫院排隊很久,只配到幾粒藥、一些鹽水。附近鎮上的醫院,退燒藥也已脫銷。

吉林省琿春市某鄉鎮醫院院長王琪說,當地12月疫情突然爆發,發熱病人開始湧進,退燒藥很快就用完了,鄉鎮醫院有些手足無措。

河北、雲南、吉林、安徽、浙江等地的村民也都表示,特別缺藥。

貴州省安順市普定縣某村鎮小區有5,300多戶居民。村鎮居委會書記劉偉正在通過多種方式聯繫退燒藥供應。

劉偉說,自12月16日一人出現高熱症狀後,目前小區裏有近600人有類似症狀。

現在該村村官也都出現明顯症狀,只有劉偉症狀比較輕,還在值守。

在雲南省曲靖市某城郊村衛生服務站工作的尹冰和母親都是醫生。尹冰說,村裏大概80%的家庭都有陽性病人。目前衛生服務站缺退燒藥。

尹冰指出,服務站不能自行購藥,由當地醫療系統統一採集,但醫療系統也採購不到退燒藥。

村民喝水輸液應對疫情

山東省萊州市朱由鎮路宿村村民張紅娟說,縣城已經開始發放退燒藥,但村鎮沒輪上。

她說,家庭羣裏傳遞着各種食療偏方,村民感染後更相信多喝水、多睡覺;也有村民找醫生開中藥以退燒和增強免疫力。

在湖南張家界偏遠地區一個80多個人的小村落,宋宣一家抵抗病毒的辦法是多喫水果,宋宣媽媽是醫生,這是她爲家人開出的方子。

而該村落在嚴重缺藥情況下,許多村民選擇輸液應對疫情。

雲南省彌勒市某農村的周雨是醫生,他悉數數着親戚家感染的情況,一家一家地中招。

他說,人們有了症狀就去診所打針。12月中旬,村子的診所爆滿,不少人排隊打針,從早上7時開始排,到晚上10時多還有人排隊。

雲南省曲靖市某城郊村衛生服務站,最近每天因發燒來打針的病人,從以往每天十幾個人,增加到一百多個人。

鄉村醫護紛紛感染

疫情迅速蔓延之下,鄉村醫護人員集中感染,導致人手更加不足。

浙江寧波一家衛生院所在的村鎮,常住人口約3萬。衛生院工作人員李芳稱,當地12月15日左右迎來感染高峯,發熱門診湧入大量病人,10個臨床醫生6人感染。發熱門診只在白天開放,夜間病人都聚集到普通急診,造成交叉感染。

安徽省黃山市祁門縣光華村74歲的村醫鄭甫仁說,全村常駐人口800多人,只有自己一個醫生。

最近一個禮拜,來他家看病的人突然多了起來,這兩天他也中招,家人也感染了,都躺在床上咳嗽。

浙江省寧波村醫孫明,一人服務全村600人。12月17日左右,他所在的村開始出現陽性病例,但診所沒藥了。

他去鄉衛生院拿藥也沒有退燒藥了,他看到二十多名醫護人員有十多人感染。次日,他也開始發燒。

陝西省漢中市西鄉縣堰口鎮村醫楊春對《中國新聞週刊》說,他們村子有四千多人,只有兩名村醫。鄉村醫務室、鎮衛生院、縣裏的醫院都買不到藥。

他說,最讓人擔心的是沒有藥,有基礎病的老人感染數量持續增加,接下來會非常麻煩。

近來中國疫情大爆發,再加上年關將至,河南省濟源市某鄉鎮衛生院醫生張雨茜說,很多人開始返鄉,鄉鎮醫院發熱門診就診量快速增加。

她說,當地疫情剛剛在當地蔓延,尚未達到高峯。目前,來就診的以年輕人爲主,有些是自己有發熱症狀,有些是幫家裏人取藥。

張雨茜說,最近就診的發熱患者中,80%~90%都是新冠感染者,而且醫院大面積出現醫護人員感染。

她說,醫院最直接的困難是沒有藥品。△

 
分享:
 
人氣:27,50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