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門裏面好修行(圖)
 
2023年1月30日發表
 
胡封翁覺得「公門裏面好修行」,他的長兒考中進士,當了太守。次兒和三兒,都從太學畢業,而出任官職。四兒也當了廩生。

【人民報消息】清代的胡封翁先生,在江蘇金山縣擔任審判官的職務,素行忠厚廉潔,從來不屑做貪污舞弊的事。 有一年,金山縣發生一件強盜搶劫的案件,被害人受傷致死,政府捕捉到首惡及從犯,共三十餘人。當時的法律很嚴厲,凡是強盜傷人,不分首犯或從犯,一律都要處以斬首的死刑。胡封翁承辦這件盜案,看到盜犯三十餘人都是失業的貧民,不忍見他們都受斬首的極刑,就判決主犯兩人斬首,其餘的人一律都判充軍邊地的流刑。 可是縣官認爲判得太輕,胡封翁向縣官解釋道:「這件雖是強盜搶劫案,但看他們的供詞,並非累次犯案的積賊(老賊,慣犯)。至於被害人受傷致死,是因爲在黑夜裏慌忙推跌致傷而斃命,不是刀槍殺死的,這樣的犯情不算很重,可以輕辦。」 然而縣官恐怕會受到上級政府的嚴厲駁斥,不敢批准封翁作的判決。胡封翁再次向縣官進言說:「如果受到上級的駁斥,請你把我解到省裏去,處罰我輕縱盜匪的罪名就是了。」 縣官聽了很受感動,和顏悅色地對胡封翁說:「你既然肯爲民請命,我們就沒有一點仁慈的心嗎!」就批准了胡封翁所作的判決。 但是這件盜案上報到省裏後果然駁回,令另行再審,胡封翁就寫了一篇洋洋千言的呈文,詳細說明原判的理由,向省級頂上去,後又經駁斥。經過了三駁,三頂,巡撫大爲震怒,下令提案親自審訊,並飭縣官到省,勢將予以撤職查辦。 縣官大爲恐懼,歸罪於胡封翁。可是胡封翁問心無愧,卻很鎮靜,願意跟隨縣官一同到省,並且說:「如果省裏認爲我們輕縱盜犯,要辦我們,我即一人承擔責任。」 縣官就與胡封翁同行,到了省裏,縣官謁見巡撫,巡撫呵斥他不該輕縱盜犯,聲色俱厲。縣官只得頓首認錯,巡撫說:「你到任不久,誰教你這樣的呢?」 縣官答道:「這是胡封翁審判官承辦的盜案。」 巡撫問:「胡某有否跟你同來?」 縣官答:「他正候於門外。」 巡撫說:「我本來懷疑是貪官污吏的納賄枉法,果然如此,我當親予訊究。」立即飭令衙役把胡封翁從門外帶進來。 巡撫厲聲地問:「你是擔任審判官的,怎麼不知強盜傷人致死,應該不分首犯或從犯一律都必須判決斬首的死刑嗎?」 胡封翁答:「我知道法律固有如此的規定,但其中也有輕重之分,應當權衡,不可一概而論。」 巡撫更怒形於色地說:「同是強盜傷人,怎麼還有輕重之分呢?」 胡封翁回答道:「法律上對於積年的巨盜,在明亮的燈火下,用刀槍殺死事主,固然要處以死刑;但是像這件盜案,都是失業的貧民,爲飢寒所迫,以致誤觸法綱。至於被害人的死,是由於黑夜中的慌亂推跌而起,並非有意用刀槍殺害。這樣的情形,可以稍從寬處。」 哪知巡撫聽了胡封翁的辯解,更拍桌大罵地問:「你得了強盜多少賄賂?竟敢替他們巧言開脫,如果不說老實話,要用棍子打你了!」 胡封翁叩首回答:「若說下吏有意替強盜開脫,下吏不敢辭其罪,至於受賄枉法,下吏是素來不屑做的,不要說像這樣的巨案,就是鬥毆的小案,下吏也不敢昧着良心作事。」 巡撫聽了,忽又強作笑顏地問:「你既然沒有受強盜的賄賂,爲什麼要辦得這樣輕呢?」 胡封翁對此不願回答,經過巡撫的一再訊問,胡封翁才回答說:「沒有其它原因,只是我覺得『公門裏面好修行』,諒巡撫大人一定讀過歐陽修的《隴岡阡表》,歐陽文忠說『求其生而不得,那麼死者與我,都無遺憾了。』」 巡撫覺得對方所言很有道理,就令胡封翁走近桌前,仔細一看,發現這位胡封翁一副慈祥的面貌,善氣迎人,一望而知,他確是公門修行的好人,並非貪官污吏的敗類。頓覺怒氣全消,就和顏悅色地問:「你有幾個兒子?現在做何行業?」 胡封翁回答道:「我有四個兒子,大兒子僥倖考中上科(上一次考取的)的舉人,其餘三個兒子都是縣學生。」 巡撫聽了,肅然起敬地說:「這就是你公門裏面好修行的善報。現在這件盜案,我決定批准你的原判,從你保全很多的性命這件事來看,這又是你兒子明年考中進士的預兆了!」 這件盜案就此確定,僅判盜首兩人死刑,其餘統統全活。 到了次年,胡封翁的長兒胡向山,果然考中進士,當了太守。次兒和三兒,都從太學畢業,而出任官職。四兒也當了廩生。 (參考資料:《坐花志果》)△

 
分享:
 
人氣:52,56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