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煉功三天,我二十年的駝背就伸直了(圖)
 
2022年7月9日發表
 
我的心就像鮮花盛開的平原,遼闊而富足!

【人民報消息】我叫吳維玉,家住廣西柳州市依山村。五十歲開始,我的腰就直不起,二十年來沒有一天不痛,身體幾乎呈九十度彎曲。我四處求醫,吃了多少藥,花了多少錢。兒子也孝順,一聽說哪兒有好中醫,就領着我去看,他還說,只要能治好咱媽的病,花幾萬元我都願意。2004年那時的幾萬元可不是小數目呀。 一天,鄰居一位叫李鳳雲的大姐,告訴我說外地有個煉法輪功的人,煉不到一年,幾十年的駝背就好了,她問我信不信?我趕忙說:「信,信,妳教我吧,花錢我願意。」李大姐說,我們是義務教功,不要錢。說完給了我一份大法弟子修煉心得的資料。 當天下午我把資料看完,晚上睡覺時,就感覺肚子有東西在不斷地旋轉,當時也不知是咋回事。第二天李大姐告訴我,你真有緣份呀,看看數據就得到法輪了。接着給了我一本《轉法輪》,讓我回去好好學,還開始教我煉功。 讀完《轉法輪》,我懂得了許多道理。過去那些想也想不通的事,突然一下子都明白了,原來我所有的痛苦和魔難,都是我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的,我要修煉,我現在就開始還業。 開始煉功的第三天,那是我終身難忘的日子,1998年12月25日,那天起得很早,雖然只學會了兩套功法,也盤不上腿,但我四點半就起來上公園。走在路上我感覺與以往不同,一身輕鬆,肚皮也不緊了。 當時的煉功點有十幾個人,大家圍在一起聽音樂煉功,當做到第二套功法的頭前抱輪時,我背後的骨頭突然「叭叭叭」地響。當時很安靜,所有的人都聽到了那骨頭的響聲。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在慢慢地直立,一會兒,我就可以平視前面那位同修的後腦勺了(而過去只能看別人的小腿)。 二十年呀!我忍辱負重,不知道爲什麼活着,是我的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起,給了我一個強壯的身體。我無法形容當時的心情,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我對師尊的感激,我默默跪下,長跪不起:「師父啊,弟子給您磕頭了,弟子生生世世也報答不了您的恩情!」 煉完功後,大家睜開眼睛,問剛才是什麼東西響,當他們看到我直挺挺地站在那裏時,個個目瞪口呆:「啊,吳姐,原來妳這麼高呀?!」真是驚天動地,所有在場的人都激動得熱淚盈眶,不約而同雙手合十,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修煉後大約半年多的時間,1999年的7月20日,江氏集團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開始了。柳州市委、市政府、公安局、各城區、單位、街道辦事處,對大法弟子進行輪番地抓捕、抄家、威脅、逼迫。警察拿來筆和紙,讓我們寫不再煉法輪功的保證,我就寫:「我的師父是天底下最大的好人,對我恩重如山,我保證跟着師父走,今生今世,生生世世,永永遠遠。」 我把我的故事告訴所有的警察,我找來我單位的同事、鄰居,他們證實說:「吳維玉駝背十幾年是事實,半年前病好了也是事實。」 1999年7月28日,柳州市公安局《警視風雲》欄目的兩名記者和轄區的兩名警察來到我家,扛來了攝像機,逼着我按他們事先擬好的稿子念,說我的病是吃藥治好的。我對着鏡頭說:「十幾年的駝背,讓我活得人模狗樣,XX黨哪天關心過?如今我的師父無條件的把我的病給治好了,你們卻讓我背叛我的師父、做那些對不起天地良心的事,我不幹。」 一個警察威脅說不配合就送去勞教,我說有本事你就一刀把我殺了,一槍把我給斃了。結果錄像沒派上用場,此事也不了了之。 從此,我一直堅持學法、煉功,沒吃一粒藥,身體卻越來越好。不管別人怎麼說,我自己的親身體會證明了煉法輪功可以強身健體,我不會放棄修煉,永遠不放棄。△ (轉自明慧網)

 
分享:
 
人氣:206,86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