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先聲─中共72年多前的承諾(15)(圖)
 
2022年5月29日發表
 



中共非法奪取政權72年後,現在的野心是取代美國,稱霸世界!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編者按:中國有句譏諷的話「說的比唱的還好聽」,言外之意,說一套、做一套。

1999年,筆名爲笑蜀的陳敏把中共非法建政前的承諾不加任何修飾、一字不改的整理成書,名爲《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但書出版了之後,立即被自詡「偉光正」的黨緊急回收,送進造紙廠變成紙漿。

爲什麼自己曾做出莊嚴的承諾,卻在奪取政權後害怕做歷史的回憶呢?

就連屆時已經退休的中共政治局委員、人大委員長萬里先生都沒見過這些「莊嚴承諾」。當祕書費力找到這本書時,萬里花了兩天時間看完,之後困惑的問:這上面寫的是真的嗎?

祕書坦承,這些都是中共在國民政府當政時公開發表過的文章。

只是中共達到目地,非法建政後,就把這些自己曾經萬遍億遍說過的虛僞謊言化成了紙漿。

好,那麼就把「偉光正」沒建政之前的承諾與現行對比一下吧。

歷史的先聲─中共半個世紀前的承諾

──編者:笑蜀


◎ 真實的民主戰士

作者 羅泊

(接上)美國的開國英雄共同持有一個信念,就是:人與人是生來平等的。關於這點,他們並沒有引經據典,寫出有系統的理論,而或許在他們看來也不必要做什麼理論的說明,因爲他們覺得這本是自明的道理。他們演講,就講這個信念;他們寫小冊子,寫論文,就寫這個信念;他們行動,就要在行動中貫徹這個信念;他們流血戰鬥,仍只是爲了實現這個信念。脫離這個信念而生活,那就是說,不把旁人看做是和自己平等的人,或者忍受旁人不把自己看做是和他平等的人的待遇,——對於他們,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試摘錄點當時美國獨立戰爭中的英雄的話來,就可看出他們的信念是何等單純而又何等執着。像年青的哈密爾頓(A·Hamilton)說:「人的神聖權利,絕不是從陳舊的字紙堆裏找得出來的,而是用神聖的大手筆,好象用太陽的光輝一樣,寫錄在人類的天性的全部中;那是永遠不能被人間的權威所塗抹或者遮蔽掉的」。這是何等的堅信啊!霍布金(S·Hopkings)又說:「一個人倘若有服從他人意志的必要,他就真是那人的奴隸!他有個惡劣的主人,他固然是奴隸;他的主人,縱然善良,他也仍舊還是個奴隸」。這又是何等鮮明的昭告啊!美國革命時代的民主戰士們就是這樣地尊重着他的民主的理想,而又這樣地判然劃分奴隸與自由人的道路,絕沒有徘徊中間的餘地。因此,當時還有一個人說:「在唯一可憎的出路只是執役作卑賤的奴隸的時候,誰又能不去拿起卜魯特斯(Brutus)的無情的刀,克林威爾(Cromwell)的鮮紅的斧,或者拉瓦雅克(Ravaillac),刺死法王享利第四者)的血染的刀呢?」於是當時的十三州的殖民地的人民就毫不遲疑地拿起他們的刀斧,打了七年仗,爭得了他們不做奴隸、而做自由人的地位。

這一切看來真是再平易不過的了。但假如不是真心誠意地承認並尊重自己以及旁人做人的權利,那還有什麼民主可言呢?所以在美國獨立戰爭發動的那一年,有名的托馬斯·潘恩(Thomas Paine)發表了一本宣揚民主觀念最有力量、對革命的發生有直接影響的小書,這本書的題目不過是《常識》二字(Common Sence)。歐洲的王公貴族所視爲毒蛇猛獸的民主主義,對他們不過是常識,因爲那已浸透在他們的全部生命中了。在這小冊中有這樣一句警句道:「在上帝眼光裏,一個誠實真摯的人,比古今所有的戴着冠冕的惡漢,對於社會還有價值些。」真正的民主戰士,就不過是最誠實最真摯的人。獨立戰爭的領袖,美國的開國元勳華盛頓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小學教科書上的斫櫻桃的故事是已經使我們知道的了。

解放黑奴隸固然還是在獨立戰爭後數十年的事,但獨立戰爭中的人物如華盛頓和起草獨立宣言的傑弗遜是已反對奴隸制度的了。因爲這種制度顯然和他們的信念不和。領導反對奴隸制度成功的林肯曾根據了獨立宣言的精神而說:「方今是一個交換的世界,凡不願給旁人做奴隸的人,就應當不願以旁人做奴隸。凡拒絕旁人享用自由的人,自己也不應該享用自由;既然是立身在公平的上帝之下,這樣的人縱然有了自由也絕無久享之理」。這正是說,壓迫旁人的人自己也不能有自由,這是何等輝煌的真理啊。而林肯自己是出自於木匠的職業,和華盛頓同樣是最「真誠懇」不過的人。

就從這裏面,我們可以看到真實的民主精神和真實的民主的戰士。

——《新華日報》1943年7月4日

◎ 民主主義的利刃
——美國的民主傳統

不論程度之深淺,美國是始終保有一種傳統精神的國家,那傳統就是民主。從華盛頓總統直到林肯總統,美國曆次的戰爭,都是爲民主而打的;美國目前所參加的世界反法西斯侵略戰爭,也就是爲民主,應當是爲民主。

這原因一半是美國的立國是由於人民要求民主而來(獨立戰爭);一半是從這個立國基礎,使美國人得到一種體念,就是羅斯福總統對傑斐遜所下的評語:「傑斐遜對於人類之所相信者與今日之所相信者同:彼與吾人同信人類有自治之能力;任何帝王暴君獨裁者之統治人類,均不若彼等之自治。」

這信念是美國兩百多年民主政治的結論,不但是教訓着美國人民,而且應當是全世界人類的教訓。
「任何帝王暴君與獨裁者之統治人類,均不若彼等之自治」!旨哉斯言,這正是打破一切法西斯侵略統治者任何藉口的一把利刃,一個鋼錘。

——《新華日報》1943年4月15日短評

◎ 爲了人類

作者 史綱

爲了人類!爲了人類!
於是年輕的美國,升起了旗,
吹起了號角,擊響了戰鼓,
在新的土地上,新的天空下,
結集了世界愛自由的人,
開始實驗着新政體,直到今天。
古老的有宿疾的歐洲,
早他六年就說了「自由、平等、博愛」,
年輕的美國卻從出世嬰兒
那時就實行了「民治、民有、民享」,
她沒有高高的巴斯蒂爾要攻打,
她建立了高高的自由女神。
只有一種歷史——人類的歷史,
人類的結合——不是分離——的歷史,
年輕的美國一章又一章的寫
喬治·華盛頓寫,傑弗遜寫,
林肯寫,而惠特曼歌唱,
如今是羅斯福在爐旁著述。
我們該如何羨慕年輕的美國,
像一個圓球的民主國家,
能平滑地滾動,富於彈性的蹦跳,
不像多邊多角的法西斯統治。
年輕的美國沒有對人類失望,
將來人要知道世界本是個圓球。

——《新華日報》1943年7月4日(未完待續)△
 
分享:
 
人氣:169,86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