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逼瘋學生?中國大學現"集體爬行"潮(圖)
 
2022年11月21日發表
 



中國大學生集體爬行紓壓。



中國大學生養紙狗,還相約一起在校園遛紙狗。

【人民報消息】無休止的清零政策讓大學生們原本最美好的大學時光在封鎖隔離和核酸檢測中度過。前段時間,中國大學校園突然流行養「紙狗」,各式各樣用厚紙板做成的紙狗被栓在寢室門口。還有人爲「紙狗」做狗窩、玩具、點夜燈,甚至和同學相約一起到操場「遛紙狗」。近日,中國各地的大學出現「集體爬行」現象。在黑夜中,學生們聚集在操場上繞圈爬行。他們說,這是緩解壓力的一種方式。

最近幾周,這種集體爬行在高校中突然變成熱潮,學校官員感到困惑和震驚。學生們是在抗議政府嚴格的清零政策嗎?有民族主義評論人士甚至在微博上發帖提出,學生「滿地亂爬」的行爲背後肯定有外國敵對勢力操控。

大學生爲何選擇「羣爬」?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學生們說,這只是緩解壓力的方式,在近三年的大流行中,他們的生活被限制在無休止的校園封鎖、上網課和核酸檢測中。

重慶大學林詩堙在新浪網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尤其對疫情當下的年輕人們來說,內卷的壓力和封校造成的疲憊帶來對當下失序感和對未來巨大的不確定感,意義感的缺失也在無形中加劇着年輕人的存在危機。」

「原本豐富多彩的校園活動被侷限在宿舍一隅,集體爬行便成爲對於這種『不自由』的抵抗。」

「在看似荒誕的行爲中,爬行就像一種集體的儀式,釋放着年輕人被壓抑的感受。」

這股熱潮似乎始於本月中國傳媒大學匿名小區的一則帖子:「想冒昧問一下,如果大家看到一個人在學校地上爬行會不會被嚇到,如果不會的話,我明天就幹這事。」

其他學生開始響應這個帖子,紛紛表示願意加入。很快,從北京到蘇州再到杭州,大學裏出現一羣羣「爬行者」。

根據小紅書平臺上的一個帖子,在香港,一些學生每週三晚上組織一次集體爬行。小紅書用戶一直在該平臺上分享他們自己的爬行視頻。

社交媒體用戶拍攝的視頻還顯示,清華和對外經貿等大學也都出現集體爬行現象。

美好大學時光在封鎖中度過

很多在2019年入校的大學生原本抱着好好體驗來之不易大學生活的願望,但清零政策導致學校大規模停課,這些學生三年來的大部分求學時光都在隔離中度過。

《華郵》援引波士頓大學政治學博士生王一成(Yicheng Wang,音譯)的話說,「這絕對是一種極度沮喪的表現。」

王一成說,學生們不得不接受的是,他們在大學的時光,本應是他們人生中最美好、最愉快的時光,卻不得不在事實上的「軟禁」中度過。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一位社交媒體用戶發帖說,不管它是學生組織的活動,還是全民遊戲,還是行爲藝術,隨着歲月的流逝,我在校園裏感到非常無聊,在這本應是年輕人最燦爛的時期,我們在踏入成人生活之前有各種社會接觸。相反,我們看到的只有宿舍、教室和食堂。

該帖子隨後被刪除,並加註說18條「惡意評論」已被刪除。

報導援引旅美學者臧卓(Zang Zhuo,音譯)的話說,我對共產黨的邪惡行爲再怎麼譴責都不夠,他們把一批年輕的學生逼瘋了。

他說, 現在甚至沒有抵制,大學生的這種行爲……中國的這一代年輕人已經被洗腦到……不敢反抗,沒有社會責任感。

浙江大學的一名學生在網上發佈消息說,由於「安全問題」,他們的「羣爬」團體被取消了。

北京一所大學的一名學生說,老師最近告訴他們要停止。這是年輕人失去自主權的又一個例子。

中國大學生所面臨的就業壓力也相當大。今年的大學畢業生面臨着幾十年來最艱難的就業市場,因爲中國經濟在無限期的清零封控下掙扎,失業率上升,房地產市場充滿危機。7月份,年輕人失業率達到19.9%的歷史新高。△

 
分享:
 
人氣:26,43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