紗籠中人 李蕃(圖)
 
路亦道
 
2018年1月9日發表
 
唐憲宗時宰相李蕃,其在任時知無不言,言而敢諫,深受皇帝器重。

【人民報消息】唐憲宗時宰相李蕃,其在任時知無不言,言而敢諫,深受皇帝器重。 李蕃,字叔翰,趙郡人,年少時讀書於揚州,恬淡好學。然年過三十尚未考取功名,以致生活困頓,其妻崔氏頗有微詞。後寄居於洛陽妻子孃家,多遭冷遇,婢、僕對其不甚盡禮。繼之又患足瘡,久治不愈,李蕃猶豫着是否要遷回揚州,心情很是鬱悶低下,倍感渺茫。 當時有名的卜家胡蘆生在洛陽中橋設館算命。一天,崔氏兄弟邀李蕃共同前去問命,因李蕃有足疾,行動遲緩,崔氏兄弟先到一步。適時胡蘆生正倚在蒲團上打盹兒,見到崔氏兄弟並不起來,只是揮手讓坐而已,並緊接着吩咐自己的家僮:「趕快掃地,一會兒有貴人來。」 李蕃剛走到臺階下,胡蘆生趕緊下迎,扶住李蕃的手,笑着問:「郎君真貴人也,敢問有何事問卜?」李蕃苦笑着說:「我又貧又病,又不知是否要將家遷往千里之外,難道有如此貴人嗎?」 胡蘆生馬上說:「再遠也無妨,您在兩層紗籠的保護之中,還怕這種困難嗎?」李蕃聞言,詢問「紗籠」是怎麼回事,胡蘆生則不予答覆了。 隨後李蕃將家遷到揚州,住在參佐橋附近,旁邊有個鄰居高員外,與李蕃很談得來。一天,李蕃因足疾正在休息,當天上午高員外已來過,到了晚上又來求見,李蕃心中甚感奇怪。 高員外一見面就說:「有一件好事要告訴你。我早上從你這裏回家後,打了一個盹兒,夢見有人召我出城,見到了我以前已死亡十幾年的一個家僕,迎住我說:『你不應該到這裏來,怕是前面要有什麼危險,我送你回去吧。』到了城門口的時候,我問他:『你在城外幹什麼呢?』他說:『我在陰司當差,給李三郎值班。』我問;『李三郎是誰?』他告訴我:『住參佐橋,是你的鄰居。』我已知是你,又問他:『爲什麼要給李三郎值班呢?』他回答我說:『李三郎是紗籠中人。』所以特來告之。」 李蕃笑着答謝,但心裏仍對「紗籠」的說法感到奇怪。 又過幾年,張建封鎮守徐州,奏請李蕃爲巡官校書郎(負責執掌文籍的小官)。一天,衙門內來了一位新羅僧人,說是會爲人看相,見了張建封之後言其不能做到宰相,張建封心中不快。又叫他看看別的大小官員,新羅僧看後說全都沒有可做到宰相的。 張建封心中更加不快問:「我手下這麼多幕賓僚屬,難道沒有一個可做到宰相的嗎?」又問手下人說:「是否有漏掉的人?」查後回覆:「有李巡官尚未看。」張建封便下令讓李蕃速來。當時李巡官尚未進門,新羅僧已走下臺階相迎,並對張建封說:「這位巡官是紗籠中人,以後你也不及他。」 張建封聽後很是高興,忙問「紗籠」一事,新羅僧說:「凡命裏當爲宰相者,冥司必暗以紗籠保護,恐爲異物所傷,別的官員都沒有。」至此印證了胡蘆生與高員外的說法,後來李蕃真的做了宰相。 (資料來源:《太平廣記》)△

 
分享:
 
人氣:28,91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