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擊王岐山,曾慶紅吩咐供錢無上限(圖)
 
蕭良量
 
2017-6-8
 



咬完人之後殺了吃狗肉,是江曾的老規矩,郭文貴擔心性命堪憂不是沒有道理的。

【人民報消息】自由亞洲電臺5月26日刊登了一篇署名特約評論,題目是《郭文貴有無性命之憂》。

文章說,「郭文貴每月花費百萬美元雇請保鏢,如此不惜工本無疑是深切憂慮性命危險」。

仔細看過那些長篇報導就知道,郭文貴沒有錢,他本人是一個生意失敗者,在正常的社會裡他一天都無法生存,只有在滋養貪官污吏的中共體制下才能催生這種怪胎。為什麼?

在江澤民當政的那個年代,老百姓中就流傳著這麼一句話:把處長以上的排成隊,都槍斃,裡面有冤枉的;隔一個槍斃一個,有漏網的。在三呆婊半垂簾半聽政時,有個5歲小女孩接受電視臺採訪時說「長大要當貪官」。後來反腐功臣竟然多是「小三兒」。

郭文貴雖然不是「小三兒」,但使用的手段比「小三兒」卑鄙。「小三兒」是與情夫反目後才舉報的,而郭文貴是一開始接觸就搜集資料。

壞種兒郭文貴遇到官場貪腐的肥沃土壤

據財新網報導,在加拿大定居,跟郭文貴認識多年的謝建生分析,郭文貴最擅長的就是偷拍、錄音和抓小辮子,管你是朋友還是敵人,都先偷拍錄音再說。

「他歷來只有新夥計,沒有老朋友,喜歡裝慈善,但是你的小辮子只要被他抓住了他就會下手。」謝建生說。

被郭文貴舉報而落馬的曲龍說,有一次,郭文貴讓他把金泉廣場的地庫騰出來打隔斷,說是領導要用來布控東西,是涉密的。實際上地下室就是個大的監控房,監控這些領導的不軌行為,錄下來作為備用。在裕達、政泉和盤古,這些手法已經用得很成熟了。

「我覺得郭文貴比較陰險狡詐,他在跟一些領導幹部的接觸中,不惜利用一些不正當的手段,抓住領導幹部的把柄,比如安排色情服務和安插眼線等方式,並利用這些把柄迫使這些領導幹部為他服務。」因郭文貴而落馬的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說。

據《財經》報導,1999年10月,石發亮開始主持河南省交通廳全面工作,2000年5月左右,石被任命為河南省交通廳黨組書記、廳長。知情人士稱,2001年,石發亮被做局,受美色誘惑,而房間裡被郭文貴安裝了攝像頭。

事後,石發亮指令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購買裕達國貿大廈西塔16、17、18層,而且價格為裕達置業確定的每平方1.4萬元,不許還價。

2002年,石發亮落馬,後被判處無期徒刑,但此案的受益者郭文貴卻全然無事,非常蹊蹺。

同樣被郭文貴舉報的還有原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原因是劉志華幫助郭文貴的商業對手奪得一個重點工程。於是,郭文貴動用國安對付外國間諜的特殊手段偷拍了一盤長達60分鐘的錄像帶,舉報劉志華權色交易,收受巨額賄賂,插手重點工程,劉志華被順利扳倒,那個有大甜頭的重點工程又回到郭文貴手裡。

郭文貴次次都能得手,是因為中共整個官場都不正了,貪官污吏們都在非法掠奪百姓的財富,郭文貴這個心黑手辣、完全沒有道德底限的地痞流氓趕上了這個「如魚得水」的時期,他的成功就是把別人掠奪的黑錢再掠奪過來,所以他能夠迅速的積累起巨額財富。

郭文貴詐騙他人害死親弟

據媒體報導,郭文貴一提到死去的弟弟郭文奇就會哭,就說要報仇。後來又看到其它媒體的報導,才知道他弟弟郭文奇的死跟他詐騙別人的錢有直接關係。

媒體報導說,1989年,經郭文貴父親郭金福介紹,湖北省武漢市劉某、王某到中原油田聯繫購買汽油,找到郭文貴。郭文貴以送禮、辦「三證」為由,騙取劉某等共計7,150元,後因詐騙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

判決書顯示,當時在刑警拘傳郭文貴時,郭文貴用手卡住刑警寧某的脖子,並指使其妻嶽慶芝外出喊人,其八弟郭文奇手持菜刀沖入室內,砍傷刑警寧某。寧某掏出手槍將郭文奇擊傷,經搶救無效死亡。

有媒體從權威渠道獲悉,郭文貴及其相關人員涉嫌多宗犯罪,包括挪用資金、騙取貸款、騙購外匯、非法拘禁、銷毀賬目和會計憑證、侵犯隱私等,其中所攫取的巨額資金部份通過地下錢莊轉往境外。

說白了,郭文貴的每一分錢都不乾淨,每一分錢掠奪的都是民脂民膏。

攻擊王岐山,曾慶紅吩咐供錢無上限

郭文貴於2013年12月23日潛逃,2017年突然冒頭出現在江系喉舌明鏡網的那個業餘視頻裡,與何頻對話。這不符合邏輯,潛逃罪犯這麼幹就是找死啊!

後來,郭文貴才進入正題,開始集中精力「爆料」王岐山,王岐山大家都知道的,就是把「重慶大閻王」薄熙來、中央政法委書記「百雞王」周永康等等江系集團的黨政軍要員判刑入獄的中紀委書記。

郭文貴對王岐山的爆料很別具一格,說你要不相信他的話,他就切腹。最近還說跳樓什麼的。嚇的美國之音的某些人吃錯了藥,答應讓他上去爆料。

自由亞洲電臺那篇特約評論說,「最近郭文貴有性命之憂話題是郭文貴自己挑起的,他在五月十九日的每日視頻中突然宣布,他如果遭到暗殺將由他介紹的律師和女助手繼續爆料。據網絡上諸多分析文章指出郭文貴發佈性命危險原由,最明顯原因是郭文貴住所附近布滿了監視者和可疑之人。然而即使所說情況真是郭文貴目前的處境,這也絕不是一天之間突然出現而是時日不短的現象。」

不過,從文章透露的消息中看不出郭文貴有切腹和跳樓的趨勢,因為他每月花費百萬美元重金雇請保鏢,就是因為怕他殺,他怎麼會自殺呢?

另外,紐約時報6月2日高調炫耀郭文貴住在美國紐約曼哈頓的一套價值6千8百萬美元、可俯瞰中央公園的公寓。同是「紅色通緝令」名單裡的人物,程慕陽就沒有這麼好命,他東躲西藏,就怕人知道他住在哪裏。

同是通緝犯,怎麼如此不同?當然不同,程慕陽的大貪污犯父親、前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僅僅是三呆婊的知心好友,而郭文貴要做的事是要達到保護江澤民、曾慶紅,要翻天。

所以,曾慶紅讓手下人通知郭文貴:「資金方面的支持無上限。時間不多了,盡快把王岐山搞臭!」郭文貴突然高調現身紐約,

阻止王岐山在十九大依然任中紀委書記,對江曾來說,是當務之急。但王岐山是公認的黨內反腐主帥,上來直接給他造謠,難度太大,所以得先打開個缺口,先把與中紀委關係頗好、專門披露江系醜聞的財新網及其主編胡舒立搞臭搞倒。

郭文貴一出來爆料「胡舒立」,一位朋友就說:「繞圈子打擊王岐山,這小子是江蛤的人。」

郭文貴謠言造的挺轟動,說胡舒立有私生子,哪年哪月哪日生的,故事編的太細了就露餡了。胡舒立不是宅女,不可能由著郭文貴滿嘴跑舌頭,那年那月那日財新主編幹什麼呢,是有紀錄有證人的。結果證明郭文貴造謠。隨後,郭文貴把矛頭直接指向王岐山,連過程都沒有。為什麼急成這樣呢?十九大快到了,江系三個政治局常委都得下去,不在十九大之前把習近平、王岐山拿下去,那江澤民、曾慶紅就徹底沒戲了。

於是,第一步讓郭文貴挑撥習近平和王岐山的關係,希望習近平頭腦發暈,把王岐山收拾了,然後江系再把習近平收拾了。

郭文貴離被江曾集團滅口不遠了

曾慶紅瞎蹧蹋那錢,這個任務郭文貴豈能完成?他的強項不在這兒啊,你讓他睡女下屬他行、敲詐貪官污吏他在行,掠奪別人的商場是他老本行,把弟弟的小命折騰沒了非他莫屬。只有一樣郭文貴不行,因為他沒有。是什麼?沒有正常人的思維邏輯和起碼的人性。他連五臟六腑都是狼心狗肺。

大家想想,沒有正常人的思維邏輯,說出話來正常人能相信嗎?滿嘴跑火車,跑一班興許有人信,班班出軌那就沒人信了。所以,郭文貴肯定完不成任務。完不成任務,那麼問題就來了,幹特務行當的老傢伙們都知道,不能亂打聽事兒,能少知道一件事盡量少知道一件事,否則被滅口的就快。江曾集團要打掉習近平的計劃都告訴郭文貴了,他完成完不成任務,他的結局都擺在桌面上了。

曾慶紅是中共專業殺手的最高領導者和指揮者,境內境外他殺了多少人?連朱德都給暗殺了,李志綏的死到現在也沒查明白。布置人監視郭文貴的動向,在他的保鏢裡收買個眼線,要他的小命,還不是白玩兒。

郭文貴說什麼爆料的目地是「保命保錢報仇」。實際呢?一位網民寫道:「郭只是老老虎(江)的一條狗而已,支持習王鏟除老老虎。還中國一片青天。」 (文/蕭良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