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失态!一张记者哆嗦半天没敢按快门的图片(图)
 
辛馨
 
2006-7-9
 

1974年,毛泽东见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夫人伊梅尔达非常失态。(人民报资料)

【人民报消息】虽然毛泽东把中国弄成一片灰色,但他自己却是非常好色的,随便奸淫女性、任意霸占人妻。

让新华社老摄影记者杜修贤遗憾一生的是,1974年,衰老的毛泽东会见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夫人伊梅尔达时,自己没有把毛的失态拍摄下来。

整个菲律宾人口才8500万,比有9200多万人口的山东省还小。就在这个经济落后的东南亚国家,前总统马科斯竟然在执政期间侵吞赃款达100亿美金!1986年,马科斯在人民反抗运动中被赶下台,一直被起诉。他的夫人伊梅尔达的挥霍更是非常惊人。

章含之在2003年的回忆录中写到「总统夫人哭着鼻子要见毛泽东」的章节中透露了伊梅尔达是如何见到毛泽东的。当然没有这前奏曲,那么毛泽东的失态就不可能被发现。

章含之写道,「在我外交生涯中所遇到的最富色彩的人物恐怕是菲律宾总统马科斯的夫人伊梅尔达.马科斯。1974年,伊梅尔达来华访问,为其丈夫马科斯总统的访问作准备。那时,毛泽东主席不在北京。在见过周总理等人后,李先念副总理会见她,并正式告诉她由于毛主席不在北京,这次就不见她了。我从未见过一位元首的夫人如此充分地利用她女人的优势作为外交手腕,当时我是翻译,坐在伊梅尔达和李副总理后面。夫人先是表示非常失望和难过,希望中方重新考虑。李副总理又一次说明并非毛主席不愿见她,而是确实不在北京,请她谅解。此时,伊梅尔达沉默了几秒钟,随即取出一方手帕,开始擦眼睛,继而听到她细微的抽泣。一时间,李副总理不知如何是好。伊梅尔达接着把她抹眼泪的手帕轻轻地抛到茶几的李副总理一边,不再说话,也不告辞。李副总理望着面前那方手帕,不知是不予理睬还是应当捡起来还给她。最后,伊梅尔达成功了,李副总理答应她再考虑毛主席会见的可能性。伊梅尔达此时破涕为笑,热烈握手后告辞。她知道已胜券在握。最后,毛主席虽然眼疾很重,但还是同意会见她,我们用专机把马科斯夫人送到武汉会见毛主席,使她如愿以偿。第二年,马科斯总统访华,伊梅尔达出尽风头。」

伊梅尔达曾是菲律宾的第一美人,1974年已是40岁的人了,却打扮得像20多岁。在大陆一片灰色和绿色的海洋中,伊梅尔达的奢华打扮让共产党的大干部们大开眼界。9月,还未和中共建交的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派他的夫人和儿子来中国访问。在中共满足了马科斯夫人提出要去长沙拜会毛泽东的要求后,新华社老摄影记者杜修贤挎相机随同拍摄采访。此次采访让他留下了终身的遗憾。

9月的长沙气候还很闷热。毛泽东住在湖南省会郊区的别墅里,环境优美、宁静。去的那天天气不太好,阴沉沉的。毛泽东的客厅比游泳池的书房要大些,里面没有那么多的书。

马科斯夫人带着她的儿子到了。毛泽东站在客厅的门口迎接客人。盛装的马科斯夫人先上前和毛泽东握手,准备再转身介绍她的儿子。就在这个当口,一个令国人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了。

忘记了只许中国人民穿着像苦行僧一样,毛泽东用万分惊喜的目光打量着光彩夺目的马科斯夫人,好象饥饿了一个星期没有吃食的花斑豹发现了猎物。尽管毛已经无法也无权在马科斯夫人身上纵欲,但“红太阳”还是持续射出贪婪的「光辉」。

伊梅尔达微笑的把手伸了过去,毛泽东竟然没有去握,而是托起这只“资产阶级”的纤手搁在嘴边忘情的吻了起来……。

可以倒背如流不少「毛主席语录」的摄影记者杜修贤被神坛上的毛泽东这个出乎意料的举止搞懵了,难道……阶级斗争可以这样调和吗?……难道糖衣炮弹这么轻易就攻克“堡垒”了?……如果拍摄下这个镜头,自己会不会被扣上「妄图破坏伟大领袖光辉形像」的现行反革命大帽子而论罪?……杜修贤从来没有感到相机是如此千斤重,按快门比《愚公移山》还难,哆嗦了半天,他还是没敢按下快门。

时间不等人,毛泽东啃马科斯夫人的手的失态过去了。伊梅尔达笑着对毛泽东说:“我很荣幸!”杜修贤的脑子一片空白。

很多年过去了,当时该拍还是不该拍这个场景的争论,至今鸡同鸭讲话无法统一。这件事看似是一件小事,但在当时可是个天大的事,想想看“红太阳”被发现不红了,而是发“黄”了,那会在全国造成怎样的震动?


1975年,毛泽东会见马科斯总统夫妇。(人民报资料)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