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失態!一張記者哆嗦半天沒敢按快門的圖片(圖)
 
辛馨
 
2006-7-9
 

1974年,毛澤東見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夫人伊梅爾達非常失態。(人民報資料)

【人民報消息】雖然毛澤東把中國弄成一片灰色,但他自己卻是非常好色的,隨便奸淫女性、任意霸占人妻。

讓新華社老攝影記者杜修賢遺憾一生的是,1974年,衰老的毛澤東會見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夫人伊梅爾達時,自己沒有把毛的失態拍攝下來。

整個菲律賓人口才8500萬,比有9200多萬人口的山東省還小。就在這個經濟落後的東南亞國家,前總統馬科斯竟然在執政期間侵吞贓款達100億美金!1986年,馬科斯在人民反抗運動中被趕下臺,一直被起訴。他的夫人伊梅爾達的揮霍更是非常驚人。

章含之在2003年的回憶錄中寫到「總統夫人哭著鼻子要見毛澤東」的章節中透露了伊梅爾達是如何見到毛澤東的。當然沒有這前奏曲,那麼毛澤東的失態就不可能被發現。

章含之寫道,「在我外交生涯中所遇到的最富色彩的人物恐怕是菲律賓總統馬科斯的夫人伊梅爾達.馬科斯。1974年,伊梅爾達來華訪問,為其丈夫馬科斯總統的訪問作準備。那時,毛澤東主席不在北京。在見過周總理等人後,李先念副總理會見她,並正式告訴她由於毛主席不在北京,這次就不見她了。我從未見過一位元首的夫人如此充分地利用她女人的優勢作為外交手腕,當時我是翻譯,坐在伊梅爾達和李副總理後面。夫人先是表示非常失望和難過,希望中方重新考慮。李副總理又一次說明並非毛主席不願見她,而是確實不在北京,請她諒解。此時,伊梅爾達沉默了幾秒鐘,隨即取出一方手帕,開始擦眼睛,繼而聽到她細微的抽泣。一時間,李副總理不知如何是好。伊梅爾達接著把她抹眼淚的手帕輕輕地拋到茶几的李副總理一邊,不再說話,也不告辭。李副總理望著面前那方手帕,不知是不予理睬還是應當撿起來還給她。最後,伊梅爾達成功了,李副總理答應她再考慮毛主席會見的可能性。伊梅爾達此時破涕為笑,熱烈握手後告辭。她知道已勝券在握。最後,毛主席雖然眼疾很重,但還是同意會見她,我們用專機把馬科斯夫人送到武漢會見毛主席,使她如願以償。第二年,馬科斯總統訪華,伊梅爾達出盡風頭。」

伊梅爾達曾是菲律賓的第一美人,1974年已是40歲的人了,卻打扮得像20多歲。在大陸一片灰色和綠色的海洋中,伊梅爾達的奢華打扮讓共產黨的大幹部們大開眼界。9月,還未和中共建交的菲律賓總統馬科斯派他的夫人和兒子來中國訪問。在中共滿足了馬科斯夫人提出要去長沙拜會毛澤東的要求後,新華社老攝影記者杜修賢挎相機隨同拍攝採訪。此次採訪讓他留下了終身的遺憾。

9月的長沙氣候還很悶熱。毛澤東住在湖南省會郊區的別墅裡,環境優美、寧靜。去的那天天氣不太好,陰沉沈的。毛澤東的客廳比游泳池的書房要大些,裡面沒有那麼多的書。

馬科斯夫人帶著她的兒子到了。毛澤東站在客廳的門口迎接客人。盛裝的馬科斯夫人先上前和毛澤東握手,準備再轉身介紹她的兒子。就在這個當口,一個令國人不可思議的畫面出現了。

忘記了只許中國人民穿著像苦行僧一樣,毛澤東用萬分驚喜的目光打量著光彩奪目的馬科斯夫人,好象饑餓了一個星期沒有吃食的花斑豹發現了獵物。儘管毛已經無法也無權在馬科斯夫人身上縱欲,但「紅太陽」還是持續射出貪婪的「光輝」。

伊梅爾達微笑的把手伸了過去,毛澤東竟然沒有去握,而是托起這隻「資產階級」的纖手擱在嘴邊忘情的吻了起來……。

可以倒背如流不少「毛主席語錄」的攝影記者杜修賢被神壇上的毛澤東這個出乎意料的舉止搞懵了,難道……階級斗爭可以這樣調和嗎?……難道糖衣炮彈這麼輕易就攻克「堡壘」了?……如果拍攝下這個鏡頭,自己會不會被扣上「妄圖破壞偉大領袖光輝形像」的現行反革命大帽子而論罪?……杜修賢從來沒有感到相機是如此千斤重,按快門比《愚公移山》還難,哆嗦了半天,他還是沒敢按下快門。

時間不等人,毛澤東啃馬科斯夫人的手的失態過去了。伊梅爾達笑著對毛澤東說:「我很榮幸!」杜修賢的腦子一片空白。

很多年過去了,當時該拍還是不該拍這個場景的爭論,至今雞同鴨講話無法統一。這件事看似是一件小事,但在當時可是個天大的事,想想看「紅太陽」被發現不紅了,而是發「黃」了,那會在全國造成怎樣的震動?


1975年,毛澤東會見馬科斯總統夫婦。(人民報資料)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