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采记录!党官到马克思故居嫖妓(图)
 
伊冰
 
2006-7-6
 

马克思的故居。(人民报资料)
【人民报消息】在争鸣杂志上有爱尔兰的郁申树写的一篇文章《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副标题很有意思「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和被中国糟蹋的马克思主义」,这篇文章最有趣的是最后一个小标题:「真实的寓言:到马克思故居嫖妓」。

他在文章结尾时写道,「这是我读到的一个导游写的真实记录,我本人是编不出这种故事的。中共现实中的荒诞和离奇向来超过中国作家的想像力,特此申明。」

这个导游记录的故事非常有特色。

记录写道:「这是时下中共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出国旅游团,他们出来的名义是来欧洲公务考察,能享受这种出差的当然是中共权贵资产阶级的代表了。一行人用一天时间在瑞士完成全部公务后,开始了两周的欧洲游程。」

一天和两周是怎么比例的?花的都是民脂民膏,陈至立被弹劾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她到欧洲「公干」过于频繁。

记录写道:「那天,他们早上从巴黎出发,中午到达布鲁塞尔,天色将晚时抵达卢森堡,在一座乡村旅馆吃了西餐后,大家同时被一个欲念支配──去红灯区开洋荤。」

诸位,他们其实落伍了,江泽民八十年代初当电子工业部部长时已经在美国开过洋荤了,洋妓说那大肥崽出手还挺大方的。

「翻译用英语问旅馆的小姐,附近是否有Red House(红灯区)?小姐说,卢森堡太小,没有这方面的东西,她建议他们开二十分钟车程,去德国一个叫TRIER的城市,那里有些表演什么的名堂。这些人立即两眼放光,催着司机漏夜赶去。」

中共当官的都一个样,一开两会就呼呼大睡,只有提到红灯区时眼中的光才毫不吝啬的外泄。说来说去,这毛病还是「三个代表」传染的。

「很快看到写着TRIER的城市了,再进入以为设有红灯区的市中心。他们下车问路,对方已是说德语的德国人了。一位懂点英语的德国老人听到问“Red House”在哪?再看他们的东方人面孔,就说:“你们是中国人吧?是共产党员吧?”他们有点难为情,为自己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寻找红灯区。老人说,前行第二个路口就是。」

这些人是否很可怜,身为共产党的干部,有权毫无节制的用人民的钱去嫖娼,却以为共产党是个好东西。

下面这段实在精采,虽然没有图片加强效果,但文字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那条街静谧整洁,没有闪烁的霓虹灯,不像有什么红色(应该说是黄色)的东西。直到拐角处才看到第二栋楼带点红色,底楼和二楼的房子里面刷着粉红色,还亮着灯,有那么点意思。大家兴奋得走近去,迎面撞见门墙上一个熟悉的头像。“那是谁?”“是马克思!”……」

呵呵……哈哈……,这岂不是黑色幽默!

噢,原来德国老人误会了,把红灯区「Red House」听成是「TRIER」,「TRIER」是特里尔.马克思出生的地方,这幢房子就是马克思的故居。德国老人以为这些来自中国的「孝子贤孙」是朝拜马克思来的,哪里知道是嫖娼闯到了老祖宗的故居。严格的说也没有什么耻辱的。马克思当年强奸了女佣人,生下一个私生子,还不是强迫恩格思为“革命”而「忍辱负重」。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