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秘之梦让人瞠目结舌(多图)
 
冯强
 
2006-7-16
 

北京中山公园。(人民报资料)
【人民报消息】一个在我心中隐藏了20年、连我的妻子都没告诉的秘密,今天我必须把它说出来。

重复我神奇的梦

20年前,我22岁,那年我在部队的军校读书,放暑假从外地回到了家中。那天早晨正在作一个梦时,被母亲唤醒。我决对想不到那个梦成了真,一直与我相伴,直到今天。

梦是这样的清晰:母亲在那个暑假期间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我和她是那天上午在公园见面的,她那天穿了一件黄色的连衣裙。她远远的望着我笑,长裙下摆随风飘荡。我们相识、相恋,我入党、提干,5年之后,我们结婚了,一年之后,我们有了一个女儿,我们过着正常的平凡平静的生活,32岁那年,我从部队转业到了地方,在银行工作。

在梦中居然还有这样一个镜头:时光来到了2006年7月某天,当我打开电视正准备看世界杯足球决赛,最后的决赛是意大利对法国,比赛刚刚开始……。

这时候真扫兴,母亲叫醒了我,告诉我说:“快起床吧,定好了今天第一次见面,别晚了。”我来到公园,在约定地点见到了她,我惊呆了!她穿着一件和梦里一模一样的黄色连衣裙,远远的望着我笑,长裙下摆随风飘荡……。

于是,我的生活象重复我那神奇的梦一样,与妻子相识、相合、相伴、相随,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冥冥之中有定数:意大利胜法国


齐达内头撞马特拉齐胸口被罚下。
(人民报资料)
那天,看完世界杯足球决赛,意大利胜法国,20年前被妈妈惊扰的梦中比赛终于完成了。原来,最后决赛冠亚军是在意大利和法国中间进行,而意大利的胜利是20年前已经定了的,是天定的。看起来在球场上争来夺去,原来冥冥之中有定数。

BBC记者自平7月10日发自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的报导说:「那是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是天意。人力或许可以一时扭曲它,改变它,但它终究将恢复平衡。这场比赛中的所有重要人物,都好似灵魂附体;所有的重要事件,都极其神秘莫测!」

自平还评论道,「在关键性的点球大战中,球门横梁突然对法国人不再友善。法国人主罚的四个点球,被很多人称为全球第一门神的布冯其实一个也没守住。相反,这四个球,布冯方向全部扑错。特雷泽盖的那个点球,是横梁代替布冯,为意大利夺得了世界杯冠军。法国人只有一个点球没有命中,却失去了捧起大力神杯的机会。」守门员一个球也没扑到,是球门横梁代替了他!神助!

一个可怕的梦

看完球赛,既紧张又过度兴奋,我睡着了。

当我从梦中被妻子唤醒的时候,满身冷汗!这次我又作了一个神秘之梦,但不是交女朋友的美梦,而是一个横尸遍野的恐怖梦。

梦还是讲述未来:不久的一天早晨,我走出家门,街道上满是死尸,有我的邻居,熟人和更多的陌生人……

我知道为什么死这么多人,我知道死的都是什么样的人!这个可怕的神秘之梦都告诉了我!

睁开眼,我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因为在梦中,电话铃正在响……


退党保平安!(人民报)
果然,我家的电话铃响了,是录音电话:「大纪元郑重声明: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如果有一天,神 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 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不错,一点不错,和梦中的情景一模一样,我和妻子立刻按照电话中提供的退党热线,声明退出曾加入过的中共的一切组织。

梦中,我看到,死去的那些人都是没退出中共组织的人。

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梦,我无法把它当作梦来看,因为它太清晰了,我相信它会和我前面的梦一样,会在现实中发生。更神奇的是,我梦中的《大纪元郑重声明》竟然和现实中看到的一字不差!这个梦让我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我想写出来,给大家提个醒儿。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