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三大死结
 
作者:张杰连
 
2006-6-18
 
【人民报消息】

三大死结直接瓦解中共

中共虽然万结在身,但是从它自己内部透露出的消息来看,当前有三个大结被中共视为最为要害的死亡之结,这在民间公开或私下里也是一个基本共识,中共的三大死亡结分别是:《九评》、“退党”和“活摘器官事件”。

目前对于其他的各类人权迫害的揭露谴责,比如维权抗争,六四真相,以及对法轮功和其他宗教团体普遍性迫害的报导声援,海内外只要没有形成强大的统一的舆论谴责之场,中共的态度一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二是“我是流氓我怕谁”。

但是不管中共撒了多少银子来掺沙子、封众口,唯独《九评》、“退党”和“活摘器官事件”是如何也跨不过去的高坎。

因为这三项对中共而言,根本不是什么谈判桌上的诉求,还有讨价还价的空间,简言之,此三项根本没有什么客套话,直接瓦解中共在国内、国外耐以生存的一切基础环境,天灭邪灵,使命超然。

《九评》、“退党”和“活摘器官事件”里应外合

《九评》、“退党”为里应,重在中国人内部的精神觉醒。

东方人的思维本身较为复杂,得失权衡较为周全,加上中共精心调制的党文化的搀杂,配以人心道德标准下滑的现实,要想在现时讲清中共是什么样的物件本质,为人能共鸣,启迪人的善念勇气,不得不用九篇天降奇文抽丝剥茧才得以完成。

《九评》解决了中共邪教本质的归属问题,“退党”就自然成为人心归正、自救平安的实践过程。《九评》的不断传播,退党(团)的千万突破,这种发自其内部的人心动摇与形式上的心灵脱离是中共最为恐惧的死亡大限。

当然内部的崩离,有时可以通过外部的填充来延缓支撑。中共以廉价市场的诱惑,连骗带蒙的把西方几乎捆上了自己的裤腰带,这恐怕是中共现在的唯一幻想:西方世界面对中共要死一起死的窘境,关键时刻只能是做“拉兄弟一把”的选择。

可见西方也需要清醒剂,也需要一次震吓西方利益贪欲的心灵强震,就像最妖艳的街姐,哪怕是旁边最小声的一句“此女有艾滋”的提醒,也会把最贪婪的嫖客吓得魂散而逃。

但是西方人的直接表面化的思维方式,似乎很难一下融入具体的纯版中共历史的诡诈多变,“中国人的折腾”是一般西方人永远搞不懂也不愿意费神搞懂的项目。

按西方人思维习惯来说,“中共是什么”的问题缺的就是一个现代版深刻的故事,一个能打垮金钱的道理。而这个故事今天已经被法轮功学员讲了出来,“活摘器官事件”一旦全面证实,就将是西方版的“九评”与“退党”合二为一的脱离中共的精神觉醒。

“活摘器官”不用说对死囚犯都是极不人道的做为,更何况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借镇压之名,活摘器官的杀人牟取暴利,这种在正常生存环境下的反人性、反人类的兽类行为,其不可接受性是不需要解释的,需要的是对罪恶的证实。

只有非人性的兽性类才能做出此大恶之举,而和这样的非人性的异类为伍,就像与吃婴汤的“人”同一餐桌,还互相夹菜,西方再唯利是图,也承受不了这样的人本性上的心理压力。

可见“活摘器官事件”是名符其实的外合,中共能不万分惧怕吗?

尽管有相当的西方利益集团仍以“眼不见心不烦”和“不想搞得那么清楚”在回避躲闪,但是上天自会安排其掘墓之人,这也是测试人心的天检。

正像欧洲议会副议长爱德华先生在中国只身完成真相之旅归来后说:一旦证实中共的“活摘器官事件”,中共的奥运会将受到西方抵制。

届时抵制奥运也只是个开始,无法与反人性、反人类的罪恶为伍同生将成为全球伦理共识,西方对华的贪欲政策都将被迫做大幅调整,中共的“捆绑外援”的幻想也随将彻底破灭。

中共闷声《九评》、“退党”

只有中共自己最清楚《九评》,“退党”和“活摘器官事件”的灭顶之力。所以其采取的策略就是闷住气。

对《九评》中共闷的时间最长,至今官方不回应,私下里以最严厉的手段禁查,只因一本书就被判刑的案例比比皆是。

对“退党潮”中共也是闷声,其间中组部还尝试着“辟谣”,结果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于是赶紧紧急闭嘴。以后做法就是在海外掺沙子,弄些特务散布质疑论和退党无效论。而最相信退党(团)真实性的其实就是中共自己,从全国各地大力发展党员(及团/队)的快速通道就知道中共的心痛在哪里。

回应“活摘器官”反而证实罪恶

虽不像对待上述两项纯版中国事务,中共可以往死里闷气。但是针对“活摘器官”高度敏感的事件,不到万不得已,中共也不会冒然公开正面回应,但私下里不得不为之全力周旋。

从今年三月“大纪元网”以医院证人揭露沈阳苏家屯几年前就存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后,中共除弄了个可控范围的新闻发布,就一直没有能够让国内民众得以了解的正式回应,但是私下却立即对苏家屯进行了全面的清理,两星期后暗邀美国使馆人员和亲共媒体人员参观,演一场猴戏。

但是就在中共打造苏家屯遮掩模式之际,整个“活摘器管事件”的调查很快就全面转向中共各大劳教所及其相关大医院,海外调查报告中有大量的有价值的电话取证和中共自己来不及处理留下的大大小小的文字和网页疑点。

不仅如此,中国近几年一跃成为世界器官移植的中心的事实,民间“找不到器官就去中国”被广泛传播的医疗秘诀,还有令海外医生羡慕不已的充足丰富随来随有的器官资源,使得“活摘器管事件”的背景坚实有力。全民提供的追查线索不断在海外网站公开,国际调查委员会的成立和独立调查团的组建,社会反响热烈,要求进入中国调查的呼声高涨,签证申请直接就在中共领事馆的桌子上放着。

怎么办,中共面临的压力空前强大。短短几个月中共是一路退守,从先前咬定的亲人器官捐献,到承认零星使用死刑犯器官,到认可大批的使用死囚器官,又发现就是把杀掉的所有犯人都用上也凑不够实际的移植数量,最近又放风还有大量交通事故的死亡人也被割了器官,当然就是不会承认对法轮功的活取器官的暴行。

期间中共为缓和国际压力,宣布出台移植管理法规,但却压后三个月实施,造成各大医院加班加点的突击移植项目,更加引人怀疑是在销毁罪证,军队全国性的器官移植总结大会接令延期、回避风头。

在“活摘器管事件”三个多月后,事件的发展之迅猛大出中共所料。想来想去,中共最得意的就是对苏家屯的清理,还让美国发了漂白声明。现在加拿大国际独立调查团正式申请进入中国独立调查,中共实在难以继续闷声,但还是一厢情愿的要把国际社会的注意力定死在苏家屯,这一点对国内民众有限的公开,中共感到似乎不会失控。

于是在6月9日《健康报》第二版上(作者:华微)中共首次在国内报刊上公开回应“活摘器管事件”,题为“子虚乌有的‘苏家屯集中营事件 ’”出炉。其特点是只谈苏家屯,大谈6000人食住难,拿做秀的美国使馆参观声明为自己洗白,回避事件发展的时间及过程,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事,今天怎么就没了,东一句,西一锤,根本不值得一驳。

这个回应实际是好兆头,就是说中共闷不住了,闷不住要动,越动死结就会紧一扣。

在此就只选其明显的一个破绽,看看扣是如何琐紧的。文中称“‘苏家屯集中营事件’中一个重要线索是自称苏家屯血栓病医院主刀医生和太太的证人证言,而张玉琴(医院副院长)明确指出该院根本就没有这两个人”。

既然是重要线索,那么只要把这个重要线索否定了,让人没话说,中共不就解套了吗?但是这么重要的关键大事,却是一句带过,“张玉琴(医院副院长)明确指出该院根本就没有这两个人”,怎么知道没此两人,这么关键的下文居然没有。

医院肯定有不少主刀医生和太太,说该院根本就没有这两个人是根据什么下的结论呢?主刀医生从没有公开露面,所以医院一定是通过他们的名字,发现医院的职工里没有这两个名字,来证实没这两个人。

可是他们的真名也从来就没有公开过,医院是怎么知道的呢?就算医院通过其他途径(比如国安)获得了他们名字,但是不是医院的,把名字一公开不就得了,医院里谁都能判断他们是不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来作证他们是乱说了嘛,对这两个国家的敌人还有什么客气的。

再说既然不是医院的,那是哪里的呢,从国内出来前,他们总有个地方呆吧。安全局查个下落也很容易。所以说出他们是其它哪个地方单位的,就凭这一点就能把他们的证词全部推翻,这么简单的大事,堂堂的安全局居然不帮忙,看来是真的帮不了忙。

既然如此,张在愚蠢的否认两人的同时,就在强烈的肯定他们是医院的职工。但是为什么要隐瞒撒谎,不敢认人呢?一是证人讲的是实话,急于撇清干系;二是证人的话可能还没有讲完,还有更可怕的事实等着,如果公开名字,逼急了,中共就更难收场。

好笑中共一语带过重大线索,就凭这一条,苏家屯血栓病医院曾经就是“活摘器管事件”的凶院之一。但是苏家屯也不过是个引子,劝劝中共还是赶紧放眼全国,一家一家的慢慢搞定,可是国际调查会给那么多时间吗?天灭中共会给那么多时间吗?

三大死结,中共难逃,哪个结勒紧了,中共都将气绝。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