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骨肉相残的故事记忆40年(图)
 
萧厢
 
2006-6-8
 
【人民报消息】自由亚洲电台何山回忆文革四十年,报道了两个骨肉相残的故事,这些故事本不该发生,但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没有一个具正常思维的人可以阻止它发生。

李少民讲述亲人相残的悲惨故事

2001年2月份进入深圳时被扣押的美国公民李少民,7月被中共莫须有的判以间谍罪驱逐出境。

讲起文革,李少民犹如开闸放水,滔滔不绝。他说,文革之最残忍,是毛泽东要你将革命带到家里面。「文革让你们家里面的人互相斗、父母互相斗、父子互相斗、子女互相斗,家里亲人的关系都是被中共破坏殆尽的。」

「在文革中给我最大的震动是甚么呢?我当时只有十岁九岁,我哥哥已经比我很大了,大七八岁,已经是一个青少年了,在积极地跟着毛泽东的口号。」

李少民的父亲李洪林原是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局副局长,李少民的母亲在他一岁的时候就被中共以右派的名义流放到甘肃劳改,他到14岁还未见过生母一面,因为组织要求他们与右派划清界线,好好的一个家庭,就此骨肉分离。当他与生母重逢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两个母亲,多了一个继母,不怨共产党怨谁?

李少民回忆说:「那时候我哥哥是一个红卫兵,他非常革命,十几岁的一个青年,他不懂。上面就号召要揭发自己的父亲。」十几岁的哥哥,一头栽进党的号召里,批斗起没有被流放的父亲。

李少民说:「他(哥哥)就给当时的马列研究院的一个副院长写了封信,说我父亲是黑帮怎么办?回信说,你说得对,你父亲是黑帮,你要跟他划清界线,那么我哥哥最大,就把我四兄弟姐妹叫到一起说,你看,这个组织上已经来信了,说我们爸爸是反革命,我们要划清界线,你们懂了没有。」

当时,年龄尚少的李少民愣住了。他回忆说,根本无从反应。“听了非常悲哀、难过,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后来我哥哥把他这封信放在兜里,结果继母给我们洗衣服的时候,掏出一看!伤心的不得了!”

“我父亲也非常伤心,我父亲是很坚强的人,天天在外面挨斗,他都没有伤心,他看到自己的儿子都要跟他划清界线,非常伤心。”

此刻把孩子、家庭当成唯一精神支柱的父亲再也撑不下去了。“当然父亲明白不是我哥哥的错,当时中国整个是一个红海洋,全国人都疯了,你能保持冷静吗?疯的人看到冷静的人会认为你是疯子!”

李少民说:“当时中共中央宣传部有一个常务部长就许力群,他的名子跟邓力群很近,实际许力群跟邓力群也是好朋友啦。许力群在文革中被抓到监狱,他是清华的高才生。他就想:关我的原因是我反毛泽东,但他分析是毛泽东错了。不过,毛泽东不能错呀!按照毛泽东的逻辑,「伟光正」是不可能错的,许力群自己解不出共产党这个逻辑死结,就疯了,真的就疯了!”

谭先生不堪回首的家庭悲剧

另一个文革的故事,发生在被革命“革”到家里的受害人谭先生身上,谭先生说:“我妈妈是根正苗红的,我外公外婆是干部,我舅舅之所以后来当了红卫兵,能够见到毛泽东,就是因为他根正苗红。”

谭先生说,舅父根正苗红,见到了毛泽东;但「根正苗红」的母亲嫁了给地主,所以舅父回来之后,给母亲很大压力,希望她能够与丈夫离婚。于是谭先生的母亲的人性发生扭曲,离婚又舍不得,在家自觉跟丈夫分床睡,就是这样她也不敢回娘家,因为自己嫁了给地主,回去之后就会影响了弟弟和老爸的前途,组织上会说家里人都划不清“阶级界线。

在共产党的「阶级论」教导下,谭先生说他母亲竟认为地主生的孩子也是敌人,把自己亲生骨肉都当作敌人对待。「不敢回娘家,她在家把子女当成了敌人。为甚么呢?除非我老爸煮饭,如果是她自己煮饭的时候……有一次她煮了汤圆,吃不完,乡下就用来养猪,她就把汤圆倒到猪盘,倒了也不给我姐姐吃。”“我姐姐当时三岁,我也不过是手抱婴儿,害得我姐姐要爬过去从猪吃的盘子里拿汤圆出来吃。你说,悲惨吗?”

童年的阴影实在太刻骨铭心了,谭先生觉的这个恶党的确是欠了他和他的家庭太多太多。17年前的“六四”他就走上街头,反对共党独裁专政。

在文革之中,千万的家庭,因为子女、父母、骨肉的相残变得精神分裂。精神病是文革之后的一大遗祸。熬不过去的自杀身亡,著名的有《人民日报》总编辑邓拓、作家老舍、中共元老李立三、北京市副市长吴晗等等。没有轻生的,内心转不过弯的,则是更悲哀,有如“活死人”。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