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菊这蠢招儿发出了一个信息(图)
 
青晴
 
2006-6-14
 

为了不暴露黄菊病态,两院士大会图片九常委都受蚂蚁对待!(人民报)

【人民报消息】原告和被告统统判刑3年,关在同一监狱,相差10天出狱;被告在狱里吃香喝辣,操纵着外面的生意,原告被折磨的思路都没有过去敏捷,说话断断续续;出狱时被告是来车接走,原告的妻子事先就通知,不许家人来接;出狱后原告被剥夺政治权力一年,公安告诉原告要老实点,被告威胁要打断原告一条腿。

这种怪事怪吧?看说哪儿,在中共独裁统治的中国大陆发生是正常的,不这样就不正常了。因为那块土地上,黑被说成白,坏被说成好,是非善恶都被颠倒了,和整个世界脱轨。

周正毅被共产党锻炼「成熟」了

曾轰动一时的上海首富周正毅案,被告周正毅5月25日刑满出狱,原告维权律师郑恩宠6月5日获释。原被告均再次成为媒体追踪的焦点。

与江泽民的大儿子江绵恒、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还有政治局常务黄菊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周正毅被一辆小车从上海提蓝桥监狱接走后,再未露面,行踪成谜。据悉,出狱后的周正毅已经更名,具体是甚么名字还不知道。

周正毅被捕是高层权斗的偶然事件,而郑恩宠律师被捕是独裁体制保护自己的必然结果。

周正毅被捕时的供词说,共产党的钱赚的太容易让他恐惧到夜里无法成眠。在监狱里,周正毅备受关照。他坐牢期间改名为「邹振义」,在狱中好吃好喝,打理生意,操控业务;去年患病时,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医院派内科主任,甚至连院长亦亲自主诊。所以出监狱时,他敢扬言要打断郑律师的一条腿,这和3年前刚逮捕时尿了裤子的周正毅判若两人。三年对共产党所做恶事的亲闻亲见把他锻炼「成熟」了。周正毅彻底明白了什么是共产党,只要共产党不倒,越善越倒霉,越恶越升官发财,越有人保护。

郑恩宠临释放受威胁

代理大量拆迁诉讼案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刑满获释,6月5日凌晨五点被中共从提篮桥监狱送回家。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时有这样一段对话:

问:他们这次这么早送你出来有什么含义在里面么?

答:这个应该讲清楚,我本人也要求警方要绝对保护我的人身安全,他答应我了。

问:你担忧的人身威胁主要来自哪方面呢?

答:这个因素很复杂,其他就无可奉告了,他们派人来在监狱举行过仪式。

这里高层激烈斗争的影子有些闪动,但很隐晦,最明显的就是郑恩宠出狱时间和黄菊露面在同一天,上午黄菊高调参加两院院士大会,晚上在办公时间外上海提蓝桥监狱摸黑释放郑恩宠。

报导说,郑恩宠获释后仍被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官方在放人之前已经规定了他如何回答媒体的问题,妻子蒋美丽告诉记者:“ 国安的人给他写的怎样接受媒体采访,就是“无权奉告”。快回家时,国安公安就轮流去监狱里面威胁他,说周正毅手下起码要把他的手脚打折一个。」郑恩宠说,「既然你们公安知道他们会打我,那我现在就在你这里报案,你要保证我的生命安全。」那些人呆住了。


江泽民的姨外甥是上海市公安局长

上海市公安局长吴志明是江泽民的姨外甥,原来是铁路搬道岔工,干了18年还在搬道岔,后来江泽民需要在上海加强保卫力量,就几经调动,终于把这个搬道岔工提拔为中央10级高干。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他得为江氏父子在上海的贪腐枉法行为做保护伞和打手。

由于不知郑恩宠什么时候出狱,令很多准备前往提篮桥监狱迎接郑律师的媒体和拆迁户都扑了空。而当局更出动大量警力看守在郑恩宠家附近,以防他与外界的接触,家中座机电话也被切断了。蒋美丽说丈夫出狱后随之而来的警察出动太多了,国保便衣,在居住的楼下穿制服的都有三四十个,还有那些特务,不得了。 有好多动迁居民要来看郑律师,都给拦住了,在蒋美丽住的这一层楼,上海当局都有人坐在那里。

一些准备去看望郑律师的动迁户甚至连家门都出不了,而且来一个抓一个,有的没有出门就「进去」了。一路上全是警察,她们打电话来说地铁门口都是警察。动迁户丁君娣女士问公安说:「周正毅出来为什么没这种反常,郑恩宠出来怎么就又这种反常?他们不回答,就是笑笑。」

高层不保护黄菊

如果高层有强大的力量保护黄菊,那他根本不需要亲自出面用「还活着、还能管事、还能发坏」这种形式来威胁郑恩宠律师和还在继续告他的民众和干部。如果「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陈良宇有人「罩着」,根本不需要把癌症晚期、生不如死的黄菊搬出来做保护伞。江泽民坐着轿子窜山东不但没把「威」扬出去,反倒把「危」和「萎」带回来了。

黄菊露面的这个蠢招儿发出了一个信息:高层无人保护黄菊和上海帮。他们得自己想辄。

继新华网6月5日关于黄菊出来了的报导,又报导说全国电子政务工作座谈会6月12日在京召开,中国总理温家宝以“国家资讯化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作出批示。黄菊以副组长身份也作出批示。

注意,这次黄菊没有与会,他只是「作出批示」,「批示」这个东西就是晃晃笔头子,什么都不是,人死了,如果不想公布,他的指示批示照样可以源源不断的出,这本来就经常是秘书替代主子的活儿。

现代政治往往就是耍手腕,例如江泽民下令暗杀飞行员王伟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人明明救起来了,但为了和美国讨价还价,楞说失踪了。最后为了逼真,索性把他给毒死,封个「烈士」,王伟就这样为党的谎言捐躯了。

黄菊露面更是个小小把戏,为了挽救上海帮于危难之中,他们以为只要让黄菊露一次面,以后只发「指示」就行了,他再发生什么事也没人知道了,哪有这等美事。

外媒引述上海官场人士透露,周正毅的出狱令中共一些官员失眠,「就连病在床的国家领导人亦然」。看来,自作聪明的上海帮自己脑子进了水,也以为别人都脑膜发炎。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