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过头!新华网这文章越张扬怪味越大(多图)
 
李威
 
2006-6-11
 

共党优秀学生干部拐卖同学卖淫。(人民报)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6月11日有一篇报导〈被拐来的苦难天使:为了悲剧不再 她甘愿留下〉,题目挺美的。

报导一开头是这样说的:「河北曲阳县山村代课教师郜艳敏为了让学生们长大不再买媳妇,甘心留在『伤心地』。她18岁被拐卖到山村给羊倌当了媳妇,曾一心想离开『伤心地』。然而,孩子们求知的眼泪让她放弃了外地的高工资,留下来做一名只有微薄收入的代课教师。她教学的6年中,倾注了全部心血,让一个个辍学孩子复读……近日,经地方媒体报道,河北省曲阳县山村代课教师郜艳敏和下岸村小学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人们纷纷捐款援助。被拐女不幸的人生因为善良和奉献演绎为传奇。」

但天使为什么被拐卖遭受苦难?被拐女为啥有不幸人生?农村孩子辍学不能读书的责任应该由谁负责?一个被拐女甘愿放弃在外地打工有四、五百元的收入,而留在被拐地当代课老师,每月只有百八十元工资的贫困生活,能够使中国的穷孩子都读上书吗?政治局委员、常委们有这么高觉悟吗?如果被拐女能解决中共一直解决不了的这个教育大难题,那应该马上让陈至立和她对调,而且把她补充进中央政治局。

中共怕人们要解决这一切不幸发生的根本问题,要彻底消灭独裁统治,要制裁贪官污吏,要惩治腐败,所以就把焦点往「被拐女不幸的人生因为『善良和奉献』演绎为传奇」那里集中,这么一搞,就把老百姓的思路领上了目前总书记提出的「八荣」,而忽略了共产党干的「八耻」!

多聪明啊,想把咱老百姓都当傻瓜。

可咱自己的大脑不能听共产党的摆布啊,得想想共产党为什么出这个新闻啊,目地何在啊?

再往深里想一想

报导说:「郜艳敏曾有过一段痛苦的往事:1994年5月,在河北打工的她准备回河南老家,在石家庄火车站买票时上了两个人贩子的圈套,被几经转手后,以2700元的价格卖给了曲阳县下岸村一个比她大6岁的羊倌。为离开下岸村,她曾多次逃跑、寻死。」


不但喝婴儿汤,还要吃婴儿肉!(人民报)
社会败坏到如此程度,人贩子发大财已经成了普遍现象,有些还跟比土匪还恶的警察勾结着。这是表面现象,再往深里想一想,为什么贩卖女人的生意这么兴隆?如果没有中共灭绝人性的一胎「计划生育」政策,能有那么多女婴被杀死吗?能有那么多男人娶不到老婆吗?如果不是流氓无产的中共只顾抢夺他人财产,置农民而不顾,农村能这么穷吗?能有那么多农村姑娘嫁到其它地方,而当地农民必须打光棍吗?

以江泽民父子为首的贪官污吏们把国库的钱都转移海外了,越来越多有权党官让老婆孩子都移民境外,过着奢侈的生活。江泽民让孙子生在美国,其他的高官直系亲属虽没生在美国,但入了美籍、有了永久居留权。这时候新华网报导什么〈被拐来的苦难天使:为了悲剧不再 她甘愿留下〉,不是遭万人骂吗?把老百姓整到这种程度,再给你戴一顶高帽「怨恨,没有摧毁她爱的本性」。这还不算,还让全国15亿人民照样儿学,玩儿谁哪?!

声声控诉陈至立的罪恶罄竹难书

新华网这个报导实际上声声句句在控诉中共、在控诉跟着卖国贼江泽民祸害中华教育事业的陈至立。

报导说:「在这个贫穷的小山村,只念到初中的郜艳敏算是文化高的。2000年,村小学的老教师都退休了,而毕业的大学生都不愿意来。眼看孩子们要辍学,家长们联系到正在外地打工的郜艳敏请求代课。」


10岁女孩交不起学费不能上学,只能坐在
一年级教室门口听着。(人民报)
报导说:「郜艳敏说:『我开始不愿意,代课老师每月只有百八十元钱工资,而我当时在外地一个月能挣四五百元。』」陈至立前些天刚刚在新华网上发誓要普及教育,国务院专款专项拨下去的钱都哪里去了?

对于郜艳敏是如何答应下来的,新华网这样报导的:「郜艳敏说,『家长和镇中心小学的校长一次次找上门,有的孩子急得直抹泪,想到自己当初因家境不好而辍学的情景,鼻子一酸就答应下来。下岸村虽是我的伤心地,可这些孩子有啥错啊?』就这样,一个老师、16个学生组成了一所『袖珍』小学。」

新华网把读者的眼光引导到郜艳敏是如何舍己为人的,可是郜艳敏当初就辍学,现在的孩子还辍学,这几十年中共「伟光正」了半天,都干了啥了?──中共从无产已变巨富。一个党官一次给捏脚女工15万元,一个党官有108位二奶,一个党官卡拉OK后一次给75万元。

中共一点人事不干还不说,那些制定整治老百姓的政策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不但不肯公开自己的不义之财,却要老百姓舍己为人(贪官污吏)。拿人民当冤大头!

新华网泄露:奔小康没戏

这篇报导中有这么一个小标题:〈让学生们长大不再放羊、买媳妇〉。

里面报导说,「为了教好课,不让自己的知识落伍,郜艳敏每次出山都要买一些旧书报回来。到新学期开学时,她步行十几里山路把一大捆新书给孩子们背回来。每天放学,她都把年龄小的孩子一个个送到家门口。」

「根据当地教学点布局,下岸村小学的孩子升入三年级后要转到镇中心小学集中上课。令郜艳敏伤心的是,有10个孩子转校后辍学。她就反复找孩子的家长做思想工作,并用节省下来的工资给孩子买文具,先后让6个孩子复学。对于其他4个辍学的孩子,她利用星期天办了个“扫盲班”,继续给他们补课。」

「郜艳敏说,她最担心的是孩子们进入这样的恶性循环:贫穷──辍学──放羊挣钱──挣钱买媳妇──自己的孩子长大再放羊……」

这段报导干什么哪,不就是明明白白告诉老百姓,别幻想什么「奔小康」了,这些孩子的孩子将来也还得攒钱准备购买人贩子拐卖的女人。所以,说来说去,不消除这个恶性循环的根源中共,即使出现一千个一万个郜艳敏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学「苦难天使」先看中共高官在干什么

郜艳敏正忧虑孩子们未来的时候,陈至立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中共高官们都在干什么呢?据最新消息,有夫之妇的陈至立跟着姘了几十年的江泽民去逛了山东。

另外,争鸣杂志6月刊有几个最新小消息可以证明中共党官是如何执行总书记胡锦涛的「八荣八耻」的:

黄华华一年签交际费逾2520万元夺冠

2005年一年,仅仅一年,中共各省区、直辖市的省、市长,出面设宴招待内宾开支,以广东省长黄华华签条2520万元夺冠;上海市长韩正签条1715万元居亚军;北京市长王岐山签条950多万元,名列季军。

「五一」外逃贪官177名

年年节假日大量贪官外逃出境,今年「五一」黄金周假期,有一百七十七名贪官外逃,有五十五人失踪。在十五个航空口岸、五个边境口岸,抓获五十三名外逃未遂干部,其中包括三名厅级干部,是江苏、山东二省税务、国土部门的高官。这里不包括通消息漏网的。

公共场所全天候录影监控民众

净抢老百姓的钱心里能不害怕吗?所以,中共已在内地各市公共场所、交通站点普遍安装全天候录影监控装置。中共中央拨款280亿元,分三批进行。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珠海、沈阳、重庆、天津等最贪最腐最恶最狠的主要城市为第一批。

九成六高干子女用民脂民膏留学

在国内玩腻了,拿公费(民脂民膏)出国留学、进修一直没断过。中组部、教育部调查,每年公费出国留学、进修的人员中,干部家属、子女占百分之八十四。党政军副省(部、军)级以上高干子女出国留学中的百分之九十六,是用公费或企业、单位资助每名留学生年均三万至五万美元。这个数字说明越高的干部越贪烂、越损害人民的利益。

再回过头来看看新华网那篇新闻报导〈被拐来的苦难天使:为了悲剧不再 她甘愿留下〉就可笑了,为什么要不断教育老百姓要学习郜艳敏「为了悲剧不再,甘愿留下」,而「人民公仆」都不甘愿留下,拿着民脂民膏到海外去享受了?

我们凭什么必须养活他们?


我们凭什么必须养活江鬼们?(人民报)
一位上访的老人泪流满面向高智晟律师说了一段令人颇有同感的话:「高律师,即便是你给黑社会交了保护费,他们也要做点事来让你觉得收费是有点正当性的,这个制度的这群畜生,我们永远养活着他们,他们永远残害着我们啊!把我的房产抢走50年啦!至今赖着不给,为了要求他们返还属于我们自己的财产,竟多次被他们殴打、非法关押,我们凭什么必须养活他们?」

新华网不回答你这个问题,却给你一个甜蜜的梦,请看这一段报导,小标题是〈爱与被爱共同奏响一个音符〉,报导说:「近日,郜艳敏的故事经当地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一所学校负责人被郜艳敏的爱心所打动,提出高薪聘请她当老师,被郜艳敏婉言谢绝。她说,自己已经和下岸村的学生分不开了。」

「许多单位和个人对下岸村的教育状况给予极大同情,纷纷伸出援助之手。短短半个月,村小学已收到社会捐款1.5万元。一笔笔捐款,让身在大山里的郜艳敏和学生们,深深体味到了社会的温暖。郜艳敏表示,一定把钱用于资助贫困生,不让他们掉队。」

既然中共拉出的臭屎都由老百姓自己自发解决了,那老百姓为何要养活着中共呢?为何中共厚着脸皮自称是人民的「母亲」呢?为何要人民喂养它,而它却不断的残害人民呢?

新华网关于郜艳敏的这篇报导确实越张扬怪味越大,倒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到底人民还要中共苟活多久?!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