颶風延胡訪白宮 中共痛失救生圈 (多圖)
 
2005-9-6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9月6日報導,根據胡錦濤目前的做法來看,他實在是迷的太深了,很多民眾都看到了中共的下場,胡卻置之不理。絞盡腦汁折騰了八、九個月的訪美準備工作,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天災打破了,中共妄圖讓美國出救生大圈的計劃,由於老天爺不做美,就這樣瞬間流產。這是天在給胡遞個話:天滅中共是神意!你想怎麼做,自己看著辦!

大紀元特約評論員史山、張傑連9月6日作了一個新聞綜述,報導說,美國白宮宣布,由於卡崔娜颶風造成的災難,布什、胡錦濤原訂於9月7日舉行的白宮會面「無限期推遲」,但雙方將於9月14日至16日出席聯合國首腦會議時場外會晤。

胡原定的白宮行,中共單方面稱「國事訪問」,美國白宮官員則表示,胡錦濤9月初訪問華府並非「國事訪問」。但白宮仍會在南草坪爲胡錦濤舉行閱兵及21響禮炮歡迎儀式,並在白宮晤談及午宴款待,免去象徵國事訪問的白宮晚宴及聯合聲明等。

目前中共高層主要分爲三大勢力,江澤民派、曾慶紅派和胡錦濤派。胡急迫需要和美國達成默契,取得美國的支持來挽救中共。據華府智庫說,中國駐美大使館這次對胡訪美的性質及待遇爭得非常厲害,讓美方感到不可思議。

國事訪問的高規格接待是中共通過紅地毯,禮炮,宴會,聯合聲明,國會演講等等高規格的面子工程,中共給全世界傳遞好像美國對胡及其權力絕對支撐的資訊。這是中共當前急需的強心劑來挽救中共。




九評退黨在國內引發中國民衆對中共的脫離。中共隨之加緊精神控制,對黨內開始保先運動,
就是給黨員洗腦;對軍隊出臺新的規定,嚴加看管;鎮壓法輪功的610警察建立退黨人員資料
庫,逐一追查,既便是化名也要實地排查;秘密抓捕公開退黨的民主異議人士。(法新社)

即使美國沒有宣布是「國事訪問」,若能夠得到21響禮炮歡迎儀式也能在各方面交待得過去,但一場颶風將利用美國挽救中共的緩兵計落空。

美國內部有分歧

有位德州的美國人說:「我真爲我們的總統感到恥辱,21響禮炮,怎麼可以給獨裁中共的頭領,那可是榮譽的象徵,我只能權當這是給中共送葬。」據白宮消息人士透露,布什總統原計劃給中共21響禮炮的待遇,也遭遇內部巨大分歧。分歧主要集中在國務院和美國國防部之間。

7月15日,中國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少將在香港一個民間組織所舉辦的簡報中,對美國發出核警告。核武器是中共最後的王牌,也是中共的殺手鐧。

朱成虎作爲中共軍方將領,第一次以此身份公開地,不加遮掩地以核武器來威脅其他國家。自從1964年中國試驗第一顆原子彈之後,中國政府在公開場合,歷來都堅持所謂核政策的幾個原則,既是:在任何時間,任何情況下,都不對任何其他國家和地區,首先使用核武器。

中共在很大危機關頭都沒有動用核武來恐嚇,這次中共公開地,未加掩飾地的核威脅,已經覆蓋到美國主要的兩百個城市。美國社會和輿論對此感到震驚。美國的震驚觸發國務院系統「加強」和中共「合作」的妥協態度,盡可能避免「惹怒」中共。但美國國防部系統則主張對中共強硬。

美國國防部長唐納·拉姆斯菲爾德(Donald H. Rumsfeld)立即質問,中國解放軍將領朱成虎在警告、一旦美國軍隊介入臺灣問題則中國將動用核武時,是否反映了中國政府的想法。拉姆斯菲爾德在中共的朱成虎少將核威脅之後幾天就向國會遞交中國軍力評估報告。




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中共的朱成虎少將核威脅
之後幾天就向國會遞交中國軍力評估報告。(Getty Images)

7月27日美國國會衆議院軍事委員會舉行聽證,審議該報告。報告陳述中國近年來的軍事開支增長很快,超過國民經濟GDP的增長率。華府認爲中方軍事開支是其公布開支(299億)的三倍左右,即接近900億美元。全世界除美國和俄國外,無出其右者。

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前國防部助理國務卿克萊莫例證,中方軍備有很多大幅進展,如:能夠打擊臺灣的短程彈道導彈部署增至700枚,平均每年會增加100枚, (尤其在)臺灣海域的潛艇能力,包括先進的空對空、空對地的第四代戰斗機,電腦網路操控能力等等。報告稱,中方在擴充其核武,打擊範圍包括印度、俄國以及「美國全國各處」。

中共意識到大難將至

胡在訪美前夕,用流氓恐嚇的方式拋出核恐嚇,為了救中共,並明確點明「西方以東的地方和人命都不打算要了。」點出此點是希望杜絕美國國務院覺得中共不會大面積傷害自己國人的「天真」幻想。中共擺出「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姿態,脅迫美國與中共合作,中共繼續全球策略性的欺騙國際和國內。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中共拋出核武底牌,顯示中共已意識到大難將至,不得不出此下策」。他認爲,中國大陸爆發的退黨潮直接危機中共的統治地位。這是中共統治五十多年來,中國大陸首次爆發大規模的退黨風潮。

2005年九評引發的退黨大潮洶湧,中共越來越感到驚恐難名。比較其在政治、經濟、道德、生態環境等危機而言,九評退黨成爲最直接的瓦解到其統治基礎,最直接的觸及到中共的死亡神經。

胡於2003年6月已收到布什訪美邀請,2004年底賴斯還曾向北京透露,布什看重胡錦濤的訪問,將會有「非常特別的安排。」當時消息人士透露,這「非常特別的安排」,指的就是去克勞福農莊。

布什「極爲看重胡錦濤的訪問」表示給胡巨大的想像空間,於是手裡一直捏著這張中美關係王牌,關鍵時刻謀取美國的高調支援。這張牌胡當然捨不得輕易出手。猶如兩軍大戰的總預備隊,不到最後關鍵時刻,決不上陣,胡知道這張王牌的分量。中美關係在中共執政的歷史上的曾扮演了三次特殊的救生角色。

美國三次無意中救了中共

在歷史上,美國政府三次在無意中救了中國共產黨。第一次是在一九四五年日本人投降之後。當時中共雖然占據了華北的一百多個城市,軍隊有一百二十萬,但和當時剛剛戰勝日本軍隊的四百多萬國民政府軍隊比較起來,人數,武器裝備,士氣和戰斗經驗都遠遠不如。在內戰初期,中共軍隊連遭敗績。美國馬歇爾將軍的調停團向國民政府施加了巨大的壓力,直接導致當年的雙十協定,國共停戰。

隨後幾個月,中共在蘇聯的全力支援下,站穩了腳跟擴充了軍隊,並且挑起了內戰。而美國在1948年底終止了第三次對華軍援,導致美國裝備的國軍彈藥不繼,並且在東北戰場慘敗,並且直接導致中華民國在中國大陸的全面失敗。

摧毀國民黨回大陸的意志

第二次是七十年代初期。中共在六十年代打災荒尚未復原的情況下,開始了文化大革命,中國社會和經濟一片混亂,中共內部對毛澤東不滿急劇高漲,甚至出現了林彪的叛亂事件。社會上,文革進入後期,紅衛兵從激情的頂峰跌落到現實的低谷,逐步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

而在外交領域,中共到處碰壁,幾乎沒有任何真正的朋友,北面遭到蘇聯壓迫,東南則受到美國的圍堵,局勢十分嚴峻。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蘇聯至少兩次已經進入了對中國進行有限打擊的最後準備工作,後來都受到美國人的反對而作罷。1972年,尼克松訪問中國,和中國簽了中美聯合公報。根據中美各方的資料,當年中美實際上是以兩個基本承諾達成一個大的核心默契。

一是中國幫助美國人從越南體面撤軍,在印度支那實現停火;二是美國人在軍事上和國際政治方面,幫助中國抗拒蘇聯的政治和軍事壓迫,而大的默契,則是中美形成以反對蘇聯集團爲主要目標的國際泛政治聯盟。這個被中共稱爲「高瞻遠矚」的外交政策大轉移,很大程度上解除了中共的外交困境,並且幫助中共摧毀了局促於臺灣的國民黨回到中國大陸的政治決心。

鄧獲美元首待遇 逃過危機

第三次,則是七十年代末。中共自稱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而政治上的混亂自不必說,政府信用和意識形態同樣處於崩潰的邊緣。稍微年長的中國人現在應該還記得,七十年代末期中國的人民生活是最艱苦的,幾乎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必須憑票供應,而民間對政府的信心完全消失,西單民主墻活動影響巨大,而政府也不敢輕易鎮壓,蓋因於此。

尼克松和毛澤東、周恩來的默契並沒有達成。1974年的巴黎會議,三國四方實現了停火,但美國人並沒有體面地從越南撤軍。北越軍隊湧入南越,以南越共產黨的名義占領了西貢,美國人倉皇撤離。

中共因爲反對北越南下和越南交惡,兩國關係急劇惡化。

1979 年初,鄧小平以中共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的身份訪問美國,而美國給鄧以國家元首的待遇,幫助鄧小平在中共內部建立了新權威。鄧小平回到中國之後不到一個月,中共開始「對越自衛反擊戰」,獲得了美國的許多實際支援,而鄧小平一舉恢復了在中共軍隊內部的絕對權力,並且在1980年正式取代華國峰,成爲中共首領,並在1981年開始全面鎮壓中國民間民主運動。而從七九年開始的改革開放,也獲得了以美國爲首的西方集團的大力支持,經濟迅速獲得好轉,逃過了另一次統治危機。

中共垂死 急需美國救生

胡捏著此張王牌一年半多的時間,終於選擇2005年年初開始與美國談出牌事宜,最後成行定在了9月。這次胡是要到美國拿中共歷史上的第四次救生圈。這一次胡想要向美國索要的是一個超級救生圈,不僅是要浮重胡本人的權力構架,還要把中共的垂死的龐然大物一併掛上。

事關中共生死,胡精心謀劃的這一次重大的政治豪賭。贏則贏得操控整個世界的主導權,輸則一敗千里,直接威脅其政治生命。在此之前,中共全力對付的是法輪功,把法輪功作爲頭號敵人。在打壓法輪功的總體框架下運作各種的隱蔽式的整治手段。

99年11月,中共剛剛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江訪美國,法輪功和一些人權團體申請抗議,中共非常恐懼,隨後給英國政府施加巨大壓力,要求江對英國的訪問絕對不能看到示威場面,以後中共領導出訪問都把壓制法輪功的抗議作爲頭等大事,同時也竭力打壓報導法輪功的海外中文媒體。

6 年過去了,法輪功講真相的努力,使得迫害法輪功真相事實大量曝光,中共當初的迫害法輪功的全球戰略,被廣泛的揭示,世界終於了解「中共把法輪功定爲頭號敵人」的含義。然而就在世界普遍認知剛剛躍上「中共傾盡國力鎮壓法輪功」的平臺之時,中共當前的生死搏殺的戰略又有新的轉移。

這種滯後同樣是由於中共全面的資訊封鎖帶來的,表現在西方則是對中共的舉動又無法理解。比如,對胡訪美,一位布什第一屆總統任期內負責處理東亞問題的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蘭德爾-史瑞文(Randall Schriver)說:「雙方的談判者花了6-8個月來討論應該是國事訪問,正式訪問或訪問,而不是雙方領導人真正需要討論的國家問題。」,西方不知道中共當前的戰略命門,這種事就難以理解。

可是恰恰就在這6-8個月前,中共開始了全面的戰略調整,一切卻是在隱蔽中進行,西方如墜入迷霧之中,最權威的中國問題專家也搞不清了。歸根到底到底就是對中共內心的最恐懼的事物卻被西方邊緣化。

就在這半年多來,九評退黨的衝擊波呈爆炸式擴散,在大陸及海外華人圈內引發強烈精神震撼。例如,單單學術性的九評研討會在全球就舉辦了350多場,1千名多專家學者發表演講,直接或間接獲得諮詢的人數不計其數。每天2萬人左右上網退黨(團),迄今過4百萬。

由於一切都是在精神層面運作,西方的表面務實的邏輯思維,加上語言的隔離效應,使得西方很難把握。而對經歷多少次死裡逃生的中共,它很快就感到了九評退黨對其思想統治基礎的強大衝擊,遠超過了根本不參與政治的法輪功的修煉回歸。

阻西方對人類精神覺醒運動關注

雖然中共對「九評」至今不敢正面回應,但胡已稱「要打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當初江面對法輪功問題,這次胡則是面臨九評與退黨潮,胡同樣處在了重大十字路口。遺憾的是中共開始把防範傳播九評、阻止退黨大潮逐漸提升爲當前的黨政軍的頭等大事。

這是繼中共打壓法輪功戰略後,首次重大戰略秘密調整。把過去打壓法輪功的總框架,替換成爲打壓九評退黨潮,而把持續迫害法輪功納入打壓九評退黨的軌道中運作。

這樣一來,對法輪功迫害出現了新的情形,看似矛盾,實則統一,都是爲對付九評退黨。比如,一方面統計資料顯示,近兩個月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隨意抓捕的人數急劇上升,各地又開始新一輪的對法輪功的人員摸底造冊,這是中共把迫害法輪功作爲壓制九評退黨的一個重要配合,因爲法輪功學員中有大量退黨情況。另一方面,個別法輪功學員被當作國際人權交易提前釋放,胡訪美前就有此動作。這不表明中共針對法輪功的政策有任何單獨的變化,實質是爲了配合胡訪美,換取西方對九評退黨的噤聲。

把法輪功作爲人權交易,這在過去是不可能的發生的,現在爲對付九評退黨,中共把法輪功作爲活性籌碼,或打或拉,不排除爲終止九評退黨,死保中共不亡,胡會作出全方位的停止鎮壓的大動作,甚至拋出江等元兇。

目前來看,中共套用過去對付法輪功的一套手法對付九評退黨。比如盡可能的秘密鎮壓,暗下狠手,表面不聲張。在隱蔽中進行壓制,抓人、勞教、判刑不公開或用欺騙及其它藉口搪塞。比如抓捕判刑法輪功學員,即使是因爲九評退黨的原由,對外也是含糊的稱其是發法輪功材料,以此遮掩當局對九評退黨的重視與恐懼。廣東的一位普通市民就因寄一張九評CD給朋友就被秘密勞教,可見中共對傳播九評下手之狠。

對九評退黨這種秘密鎮壓的方式曾被用於殘酷迫害法輪功,主要是爲了不引起西方社會與國內社會的注意。西方是自由社會,資訊自由,中共很難控制,一旦認知到九評退黨真實化,九評退黨就會被西方廣泛關注,那時中共的閘門就封不住了,會迅速崩潰。

中共於側面繞著彎的在海外壓制九評退黨。比如,用利益收買西方及周邊國家,換取對九評退黨沉默。海外特務開始散布謠言,說這個退黨網站造假,甚至組織部的副部長出來闢謠,說聽說只有幾千人退黨,實際根本沒幾個人,不足爲慮,邊緣化九評退黨。另一方面秘密派人海外考察,到處打聽「你們退黨要退多久」。中共還欺騙西方政府和一些大的人權機構,說退黨全部是法輪功學員,是法輪功在搞政治等等,阻止西方對這一場人類的精神覺醒運動關注。

百歲老太在邪黨旗下宣誓

九評退黨在國內引發中國民衆對中共的脫離。中共隨之加緊精神控制,對黨內開始保先運動,就是給黨員洗腦;對軍隊出臺新的規定,嚴加看管;鎮壓法輪功的610 警察建立退黨人員資料庫,逐一追查,既便是化名也要實地排查;秘密抓捕公開退黨的民主異議人士。這些中共的負面行爲,正說明了退黨的真實存在,退黨已經擴展到中國全社會層面,有法輪功學員退黨,也有大量的民衆自發退黨,除上互聯網發表退黨聲明外,很多人把退黨聲明貼在公共場所,呼籲大衆遠離邪惡。

爲阻止退黨(團)潮,中共瘋狂捆綁大小民衆。如把參加其少年組織的最低年齡由7歲降低爲6歲,並規定小學生全體入隊;中學也是絕大部分入團,有的地方不入團,高考要多交幾千元錢;社會上突擊發展黨員,一年捲入兩百四十多萬人。


保鮮廣告讓107歲的人做,可見中共衰到什麼程度!
人民網廈門視窗8月9日報導的一個新聞更匪夷所思,廈門市107歲的邵引出生於1898年,是目前廈門市年齡最大的人,為了達到轟動效應,成了全省唯一「102歲才入黨的黨員」!這個活了三個世紀,經歷清朝、民國和中共獨裁統治三個歷史朝代的邵引被利用了好幾年, 今年邵引居然在107歲時,被邪黨再次利用,給她拍攝在邪黨黨旗下宣誓效忠的圖片。成了2005年中共最大的笑話。

無論如何掩飾,紙包不住火。西方社會逐漸開始陸續的關注退黨這一現象,儘管還在確認的階段,但離認識到九評退黨的真實性和重要性,也只是一步之遙。中共慌了,胡也慌了,由於共産邪黨文化對人性視野的嚴重迷障,看不懂天滅中共的天意所在。

據胡上臺後的言行,他似乎更急於嘗試權威下的中共救生術,這是極度短視的權力自大。在九評迅速傳播,民衆紛紛選擇脫離中共的大潮下,長期以來的社會各種矛盾也迅速開始激化,胡的執政壓力升到了極限,此時中共統治充滿各種變數。

6-8個月前,中美開始商討胡訪問美國的事宜,中共企圖撈到美式救生圈,給自己救生。

高規格接待成美式救生核心

通過紅地毯,禮炮,宴會,聯合聲明,國會演講等等高規格的面子工程,給全世界傳遞好像美國對胡及其權力絕對支撐的資訊。這是胡當前急需的強心劑。

這一針打好了,中共就會利用美國的巨大示範效應,進一步擺平其他周邊國家,在世界範圍完成對九評退黨潮的邊緣化圍剿,再返回身,於國內大開殺戒而再也不必有所顧忌了。

胡當然拒絕了華盛頓建議的會談地點、氣氛輕鬆的德州克勞福德農場或大衛營美國總統的休養地。這不是胡的計劃,中方希望胡的此次來訪是國事訪問。在白宮南草坪舉行國家元首級的21響禮炮歡迎儀式,在橢圓形辦公室舉行最高級會談和隨後的國宴。

準備三千人中方隊伍爲胡造勢

胡爲這次訪美,用足了心思,談判長達大半年時間。大大小小的商務代表團,前期就抵達美國,察看投資環境。準備了三千人的中方隊伍,爲胡造勢。同時訂購幾十架波音飛機,並誘惑說還將陸續訂購幾千架;人民幣升值示好,提前釋放兩名法輪功學員爲訪美做人權交易。

不僅如此,在海外也精心策劃,花大量的金錢,組織歡迎隊伍,有發服裝,發勞務費,給美國造成胡大受歡迎的印象,欺騙美國民衆。紐約在工作日要組織3000人的歡迎隊伍,而DC的某個團體是先遊玩再吃飯,年輕人少,就採取吸引老年人的策略。胡曾計劃赴耶魯大學演講,那一天學校有史以來第一次要求全校師生停課,招致學生的強烈不滿。

另外中方向美方提出的要求非常細緻,海外異議媒體和抗議人群明顯感到的空間壓縮。在美國DC,大使館前的可用來抗議的花園在胡到達之日宣布維修,不開放。白宮的抗議示威的地點被一家國際人權機構獨家承包,加入其中得符合只談人權,不談「政治」的規定,這一條有意無形之中也吻合了中共不想給九評退黨任何空間的海外方針。

胡在DC唯一的一個公開演講,地址選在了一個根本就沒有任何室外抗議空間的飯店,用地理條件來壓制抗議聲音。大紀元在聯合國的採訪申請被踢皮球,在大紀元召開抗議新聞發佈會後,才給了兩個名額,同樣白宮的採訪申請也沒有批准。

這只是表現出來的一些情形,不知道的大量幕後布置,一定非常巨大。

爲了能夠取得白宮的高規格,胡白臉、紅臉一起唱。朱成虎香港突然叫囂的「核捆綁」威脅論,確實把美國國務院鎮嚇了一下。於是有人就出來幫腔,不要惹中共發怒,就答應它的要求算了。美國鷹派不同意,據美國新聞周刊,美國鷹派,特別是五角大樓堅決認爲中共的軍事力量是一個「巨大的威脅」,根據中美貿易的緊張局勢,中共的軍事集結和人權記錄,反對給胡過度的歡迎。看來當年美國國防部部長拉姆斯菲爾德,曾在林肯紀念堂前親自在聲援百萬中國人退黨的布條上簽名也絕非偶然。




在美國陣亡將士紀念日(國殤日)的前一天,5月29日,超過一萬名華府西方主流社會民眾,
簽名聲援中國人退出中國共產黨,並呼籲中共立即停止逮捕中國退黨民眾、尊重中國民眾的
自由選擇。其中包括美國國防部長唐納-拉姆斯菲爾德(Donald H. Rumsfeld)的簽名。(大紀元)

較早之前,在美國陣亡將士紀念日(國殤日)的前一天,5月29日,超過一萬名華府西方主流社會民眾,簽名聲援中國人退出中國共產黨,並呼籲中共立即停止逮捕中國退黨民眾、尊重中國民眾的自由選擇。其中包括美國國防部長唐納·拉姆斯菲爾德(Donald H. Rumsfeld)的簽名。

國事訪問未能如願以償。

但是中共自行對外宣稱仍是「國事訪問」,可見中共要做假成真的決心很大。不管怎麼樣,胡有紅地毯,禮炮,午餐與白宮會談,還有歡迎的人群,巨大的商業談判,到處巡迴演講的等等,加上世界的媒體聚焦,中共似乎對贏得美國的救生圈胸有成竹。

颶風降 計劃出反效果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胡的來訪前夕,一場颶風天災降臨。美國沉默幾天後,9月3日,布什打電話給胡錦濤,客氣地謝絕了其原定9月初訪美之行,理由就是美國南部三州有重大災情,沒時間見面。

這個決定對胡是打擊,中方爲此做了如此長時間的準備,各種事項都已湊起在一起,實在是來之不易。對中方而言,災是美國的事,它只要完成此次謀劃已久的救生計劃。所以強烈要求按期訪問,然而布什似乎沒有商量餘地。作爲一個虔誠的基督徒,面對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天災之一,布什的反思恐怕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也許布什身邊還有高人指點。

雙方僅約定將借胡錦濤月中參加聯合國大會時,捎帶手兒在紐約會晤。

新華社在9月4日的發文找臺階下,題目是《胡錦濤同布什通電話推遲訪美》,說成是胡錦濤主動要求推遲,但是報導中的另一句話只要反著看,就是胡的內心所思,報導中稱「布什說,他期待著胡錦濤主席在雙方方便的時候對美國進行重要訪問。」由此可見中共是多麼的失落!

對於中共來說,這無疑是件非常「失望」的事,之前為此行做的一些「準備」,如調高人民幣匯率、花50多億購買波音客機等等,都白做了。

新華社刊「同普京通電話」

新華網9月4日報導胡訪美被取消的消息時,用的標題是:「胡錦濤同布什通電話推遲訪美,同普京通電話」。陳用林評論說,中共的宣傳技巧已登峰造極,用「胡錦濤同布什通話」這樣的表達方式,給人的印象似乎是胡主動要取消訪美;後面再來一個「同普京通電話」,無疑是想表示我跟俄國領導人關係很好,是挽回「面子」 的「平衡」之舉。

當然,中共不會相信美國是真「關心」災民,根據中共的思維邏輯這顯然是借故推讬。新華社文章也借助「同普京通電話」來暗示美國。同時,新華社高姿態刊文大罵布什救災無能,遭遇空前「政治危機」,中共豢養的喉舌、在美國註冊的多維網還居然刊文說,如若以色列總理拉賓還活著的話也會看不起布什的抗災能力。

胡是來討要美國救生大圈,救中共。已經期待了八、九個月的救生計劃,由於老天爺不做美,就這樣瞬間流產。這是天在給胡傳個信息:天滅中共是神意!

也許,神還通過颶風告訴美國國務院,21響禮炮是榮譽的象徵,不能給中共黑幫的頭領。人間不是邪惡逞兇的樂園,如果世界沒法對中共惡行回應,世界精神理念將面臨崩潰。根據中國古老「天人合一」的傳統智慧,凡遭天災,皇帝不僅要帶領君臣向天謝罪,還要閉門思過。

中共正在挑戰美國對人類尊嚴的信念,並利用自己製造的經濟假象,通過經濟利益使外界對自己的人權批評噤聲。以美國爲首的西方陣營持續麻痹大意下去,必定是人類社會的巨大災難。因爲中共所影響的地方,必定意味著人權和自由價值的萎縮和死亡。

今天全世界都看到了,美國對中共的冷處理。胡坐在家裡沒有出門,像一隻籌劃已久的黑馬股,剛一開盤,就跌停板,一切都是胡計劃的反效果。可以預見,胡這次訪美降格,其政治生命充滿變數。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