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大陆警察用不明药物摧残数千人(多图)
 
2005-11-17
 
【人民报消息】2004年5月国际人权组织调查显示,遍布中国23个省市自治区的上百所省、市、县、区精神病院,爲配合610的“转化工作”,都曾强行给精神正常的法轮功修炼者注射或服用不明药物,导致数千人精神受摧残,其中不少因中枢神经受损而死亡。国际社会强烈抗议这种法西斯行爲,越来越多的中国民衆开始正视发生在身边的这类罪行。

据明慧网记者黎鸣在11月16日的综合报道里称,以“不明药物”以及“中枢神经”输入明慧网检索,相关报道的总和多达800多篇,文章列举了其中部分案例。

610官员看着张付珍被注射药物死去

山东省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张付珍,女,38岁,原山东省平度市现河公园的职工,2001年被绑架关入山东平度“610”洗脑班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据目击者说,警察将张付珍的衣服扒光、头发剃光,强行按倒成“大”字形,长时间绑在床上,折磨、侮辱她,尔后,给她打了一种注射针,不知什麽名,打上后,张付珍痛苦的就象疯了一样,直到她在床上痛苦的挣扎着死去…… 整个过程 “610”的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

山东18岁少女郭雪莲被不明药物残疯

郭雪莲,女,1982出生,山东潍坊昌邑市丈岭镇郭家上疃村人。2000年5月,18岁的小雪莲满怀真诚善良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结果被警察抓回,还被敲诈现金6000元。

2000 年12月,因在北京街头散发传单,告诉人们赵昕被迫害致死真象,而被关押到北京大兴县新安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警察强制她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她不看,还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结果多名警察蜂拥而上,把她扑倒在地,有的骑在她身上,有的扭胳膊,将她暴打一顿。警察赵磊(音)、白XX等将她绑起来,用 4根电棍同时电她,她头顶有两处被电棍电破出血,伤口化脓长达两年时间才愈合。后来警察给郭雪莲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又在她的饭里放入不知名的药片……几个月后,郭雪莲精神失常了。

待2001 年5月家属被通知接人时,看到郭雪莲面无表情,不说话,两眼直直的,眼珠不转,脚腕因戴脚镣肿得很粗,头顶上有两处手指盖大小的地方没有头发,还带着血迹。从那以后几年来,郭雪莲彻底疯了,经常乱跑乱跳,说话语无伦次;时常一丝不挂;动不动就打人、駡人,连父母都打駡。知情的村邻都哀叹:好好的一个孩子被坏人糟蹋成这样,真是可怜哪!这是什麽世道?!

王冬梅被石家庄劳教所“治疗”变痴

王冬梅,女,三十多岁,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某镇教师。2001年她在当地市洗脑班被强制洗脑迫害,之后又被送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劳教。她受尽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被上绳、电棍电、不让睡觉、长期隔离等。警察利用各种手段都不能逼迫她背叛信仰,就把她强行送精神病院,进行药物摧残。王冬梅保外就医回家时,精神恍惚,痴呆,行动迟缓,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问她怎麽被送精神病院的,她慢吞吞的说自己什麽都不知道;问她在医院干什麽,她慢吞吞的回答:吃药、打针。她的两臂还有被上绳时的伤疤,呈黑紫色的一道道痕迹。王冬梅长期处于神志不清状态,于2004年3月12日落入水塘丧生。

于桂贞被平度610骗到同和精神病院身亡

于桂贞,女,55岁,家住山东省平度市城关办事处家属院。于桂贞修炼大法后,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精神焕发,性格开朗,待人热情大方,勤劳能干,整天有使不完的劲。认识她的人都羡慕她像变了个人一样。迫害法轮功运动开始后,于桂贞在遭受610人员及警察多次酷刑毒打和强制洗脑迫害下,仍然拒绝转化,坚持修炼,幷坚持向民衆讲法轮功真象。以代玉刚爲首的平度610人员,把于桂贞骗到同和精神病院,每天将她以“大”字形绑在床上,给她强行灌不知名的药物,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针剂,导致于桂贞身体不能自控,目光发呆,嘴巴歪斜,口水不断,整天昏昏欲睡神志不清。2003年11月13日,自缢身亡。

鞠亚军手不停的指着手臂说:“打针了,打针了……”

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普通农民鞠亚军,男, 33岁,身体非常健康,爲人忠厚老实,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只因他坚信“真、善、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他因抗议非法劳教而绝食,大约在2001年10月21日下午,他被抬进长林子监狱卫生院被暴力灌食,灌食期间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从此鞠亚军头抬不起来,神志不清,嘴张得很大,大口大口地喘气,说话艰难,幷用手不停的指着手臂说:“打针了,打针了……” 劳教所爲逃脱罪责,2001年10月24日送他回家,两天后鞠亚军离开人世,年仅33岁,抛下七旬的老父和年幼的孩子。

吴春龙肌肉瘫痪瘦得皮包骨


吴春龙
吴春龙,男,30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曾患严重风湿性关节炎,腿肿得不能走路,修炼法轮功后他才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法轮功被诽谤迫害后,吴春龙凭着自己的良心,两次进京上访爲法轮功说公道话,遭到当局灭绝人性的迫害。

1999 年11月和2003年10月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在那里吴春龙因炼功被罚坐“老虎凳”7天。吴春龙绝食抗议劳教所刘洪光、杨春龙等七、八个警察对他酷刑折磨,却遭到迫害性的野蛮灌食,幷被强制灌下不明药物。几天后,吴春龙出现昏迷状态,经常便在床上。七、八天后,吴春龙的膝盖以上至腰部肌肉瘫痪,没有知觉,腿不能动,胸部发凉,头脑迟钝,没有思维,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即使这样,劳教所警察还继续迫害他,把昏迷中的他拖到水房用凉水冲;犯人王福在警察的指使下用毛巾沾上稀屎塞进他的嘴里,昏迷中的吴春龙经常被口里的毛巾憋醒。

2005年4月30日,吴春龙生命垂危,劳教所警察杨春龙和刁玉坤用出租车把他送回家。在把他交给家人之前,警察用欺骗的手段让吴春龙父亲写了一个担保书,要家人自负一切后果;幷丧尽天良的要敲诈勒索5000元钱。吴春龙的父亲没有钱,几年来爲能见到被非法关押的儿子,已被勒索了近两万元,最后现凑了300元给了警察。


骨瘦如柴的吴春龙含冤离世。
回到家的吴春龙骨瘦如柴,佝偻着身子,神志不清,目光呆滞,没有任何表情,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认识了。他脸色苍白,脸的左侧比右边大很多,一只眼睛严重充血,显然是被毒打所至。亲友问他话他不吱声,没有反应,好象没有记忆、没有思维。吴春龙于2005年8月20日凌晨2时左右含冤而死,年仅30岁。

四川南充林凤被不明药物导致肾坏死身亡

林凤,女,36岁,家住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舞凤镇四村九组。2002年腊月30日,林凤在顺庆区马市铺散发真象资料时,被顺庆区长征路北城街道办事处,国安杜姓恶徒绑架,遭到毒打和非法抄家。后被顺庆区法院非法判劳教三年关押在四川成都龙泉驿女子劳教所。林凤因不放弃信仰,坚持炼功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肾坏死,神智昏迷,全身浮肿,经常人事不省。


林凤被注射药物身亡
2005年5月18日,林凤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劳教所将其送回南充市,胁迫她丈夫签字接人。林凤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有时醒来,说:“我没有病、是被他们迫害成这个样子的,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她还揭露:四川成都龙泉驿女子劳教所是邪恶的黑窝,它们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拽着在地上绕圆圈,衣裤都磨烂了,拖得法轮功学员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人事不省。同修在那种残酷迫害下,彼此看见心如刀绞,泪流满面。押送林凤的警察曾对她家属说:她在劳教所受尽了所有刑罚都不悔改、太顽固了。

林凤于2005年7月26日早晨含冤离世,年仅36岁。林凤被迫害致死后,当地恶党支书陈菊芳连林凤上初中的儿子都不放过,对林凤的母亲说:你的孙儿不能再读书了,因她母亲参与政治、是政治犯。我要去学校给老师说不准给他报名。

原重庆市荣昌县副县长张方良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几天内死亡


张方良被迫害致死
张方良,男,47岁,重庆市荣昌县广顺镇人,曾任职荣昌县副县长。作爲一名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张方良清正廉洁。他不收红包,在外吃饭自己掏钱,不揩公家油的事迹在荣昌县干部群衆中有口皆碑。

2001 年10月6日他在重庆市铜梁县城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公安局,和铜梁县看守所。他在身心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仍然向能接触到的一切人讲真相。2002年6月他身体遭到更严重摧残,手不能写字。他请人代笔给家人写了最后一封信,家人接信后,于7月3日赶到铜梁县看守所,强烈要求见人。当时张方良是由四个犯人抬出来接见的。他四肢浮肿,不能站立,行动不便,手不能写字,但思维清晰,能大声说话。亲属提出取保候审,通过据理力争,铜梁县政法委副书记刘安学说要亲人等候通知。7月8日,亲人再次到铜梁县政法委等候答复时,张方良已被转送到铜梁县医院,被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当亲人赶到医院时,张方良已神志不清、精神恍惚,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认识了。其妻悲愤地对铜梁县政法委“610”人员说:“我的人出了问题,你们要负责任”。铜梁县政法委“610”人员急忙拔掉药瓶,慌忙催促张方良家属把人接回家去。

张方良回家后,呼吸困难幷逐渐加剧,当晚11点钟左右家人将其送往荣昌县人民医院抢救。次日(2002年7月9日)早晨7点张方良慢慢停止了呼吸。张方良的妻子在万分悲痛中将情况告诉荣昌县县长李啓松,要求主持公道。但得到的答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不管”。

人性泯灭 邪党书记用毒药杀妻


陆红枫被折磨而死
陆红枫,女,37岁,原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高级教师。因爱岗敬业,能力突出,教学优异曾获得全区优秀教师称号、全区模范教师称号,以及许多市级的先进荣誉和桂冠。

2000年3月两会期间,法轮功学员陆红枫因在上书人大呼吁停止对法轮功迫害的公开信上签字,被市教育局停职。由于陆红枫表示坚修大法决不动摇,市教育局进一步作出了撤销陆红枫副校长职务的决定。

陆的丈夫秦玉焕,灵武市一建公司党支部书记,党性代替人性,积极参与迫害陆红枫。5月6日将陆红枫打出了家门仍不罢休,伙同宁夏灵武精神病院住院部主任董芸、护士陶志军于6月7日纠集一伙人将陆红枫强行绑架到灵武精神病院,对陆红枫进行了长达50多天灭绝人性的迫害。

他们将陆红枫强行绑在病床上,注射和灌食大剂量损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据精神病院一位医生讲:有一种德国进口药,常人吃一片就会昏迷三天,而给陆红枫每天要灌 24片。50多天的非人摧残使陆红枫神智失常,身体极度虚弱。7月底陆红枫被带回家,毫无人性的秦玉焕,除每天给陆红枫灌食大量破坏神经的药物外,还残暴的对她进行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致使陆红枫生命衰竭,于2000年9月6日离开人间。

泯灭了人性和良知的秦玉焕杀害妻子后,还在报纸、电视等媒体采访中继续对法轮大法进行诽谤恶毒攻击。

山东泰安法院用不明药物阻止申辩

2004 年6月24日晚7时,山东省泰安市法轮功学员宋其爱,宋富荣,瞿贝贝等被泰安警察绑架到泰山区迎胜派出所, 9月15日,泰山区法院在对她们开庭调查前,警察强给她们注射不明药物,致使她们当庭不能说话。9月23日,在把她们送往济南女子监狱前,法院又给她们强行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她们舌头发硬、麻木,直流口水,想说话怎麽也说不出来。

自那以后,宋富荣身体十分虚弱,走路须别人架着,记忆力严重丧失,连自己的村庄、家里的电话号码都想不起来,早晨洗刷,她总是不知道哪个是自己的毛巾、肥皂;宋其爱目光呆滞,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认识,问什麽只是摇头,什麽也想不起来,什麽也说不出来;瞿贝贝是被迫害最重的一个,情况更糟。

转化一个奖励三四千元

据明慧网2005年1月6日报道,位于青岛市李沧区的青岛劳教所非法关押20多名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内部称:要求各大队在2005年上半年之前抓紧时间将现有的学员全部转化,每转化一个学员上面奖励3000-4000元不等。

自99 年720以来,仅青岛地区(包括青岛、莱西、平度、即墨、胶州、胶南、城阳、崂山)被海外媒体曝光的就有2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已达千余人; 47-60人曾被绑架进精神病院遭强迫注射或灌食破坏中枢神经药物、以及电针等惨无人道的摧残;更多的人被绑架入各地洗脑班、看守所等地遭受酷刑折磨、洗脑、恐吓、巨额经济敲诈等。

青岛市崂山区法轮功学员于仁美因坚定修炼法轮功,被当地警察恶人四次投入精神病院,被多次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于仁美几度被折磨的精神恍惚,反应迟钝,大小便失禁,每日坐立不安,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次,护士把于仁美拉进去要打吊瓶,于仁美不配合,护士恶狠狠的说:“不打也得打。”于仁美向护士讲真象说:“我没病,就因爲我不放弃修炼就把我送来了。” 护士很无奈的说:“我也不愿打,但我得吃饭啊,家里有老有小的,不这样做就得下岗。”她们压住于仁美的手,还有几个精神病人在一边帮忙,强行打了吊瓶,还打了不知名的小针,不一会于仁美就失去了知觉。

据悉,崂山610因迫害好人立了“功”,江氏集团奖610一辆依维柯汽车。于仁美所在的大麦岛村因向上级谎称该村只有一个精神病人修炼,被评选爲先进文明村委,得奖金23万元。大麦岛派出所、崂山分局、崂山610都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分别得数额不等的奖金。

* 高蓉蓉走了,董敬哲等还在受摧残


董敬哲被折磨成
下肢瘫痪
在中国,用不明药物摧残法轮功修炼人的恶性事件还在持续发生。据明慧网2005年6月25日报道,参与营救高蓉蓉而遭绑架的几名大法学员情况危急。女学员有:董敬哲、张丽荣、马廉晓、董敬雅、隋华;男学员有:孙士友、刘庆明、冯刚、马玉平、吴俊德。他们中有的长期失踪,下落不明;有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董敬哲,孙士友的妻子,马廉晓的女儿,32岁,广告设计师,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已绝食两个多月。被打点滴不明药物后,下肢瘫痪,完全不能自理。6月23日,有人去马三家要见董敬哲,专管董敬哲的管教说:“董敬哲现已不能动,眼睛都不能睁了,绝食。”

张丽荣被非法抓到派出所后,警察摁住她强行注射了一种不明药物,使其一直头晕,现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

隋华,现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在派出所时被警察注射了一种不明药物后一直腿疼,行走困难。另一同修郑守君也被强行注射过不明药物。

明慧文章最后称,历史会纪录下发生在21世纪今天的这一个个悲剧,未来人们将会审视自己的所作所爲,这段历史将给人类留下永远的记忆和教训。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