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盛讚高智晟:中央政治局集體加起來也趕不上 (多圖)
 
2005-10-30
 



中國大陸著名律師高智晟

【人民報消息】2005年10月18日,中國大陸著名律師高智晟再度為法輪功上書中共書記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以親身採訪實例揭露了中共對信仰法輪功同胞的野蠻迫害,並呼籲當局停止迫害。公開信發表後,在海內外引起巨大反響,甚至有很多中共高層人士也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向高智晟表示敬意。──

「我們一直在看高律師的文章。過去我們對中國是失望的,但看到這封公開信後,我們覺得中國還是有希望的!」

「我代表某某地多少多少人對你表示敬意!」

「我代表某地的人感謝您!」

「我們礙於身份,不便和你多講話,但是我們一直在看你的文章,好樣的!好樣的!」

「好樣的!中國沒幾個在膽識方面、膽略方面趕得上你!你問問胡錦濤敢不敢說你這樣的話?十個胡錦濤加起來敢不敢說這樣的話?中央政治局集體加起來敢不敢說這樣的話?他們哪個不知道真相?」

…………

公開信引起的巨大反響

據大紀元記者高淩採訪報導,高智晟律師為法輪功信仰者上書胡、溫的公開信發表後,引起了巨大的反響,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很多華人都紛紛給高智晟律師打電話,在和高律師講話的過程中,他們始終是失聲痛哭,說:「我們一直在看高律師的文章。過去我們對中國是失望的,但看到這封公開信後,我們覺得中國還是有希望的!」電話中,他們反覆強調著對高律師的支持。

高律師談到這裏說:「通話時他們流淚我也流淚。為什麼兩個不認識的人之間可以互相流淚?我認為是因為在我們的心中,正義的力量是最能鼓舞人心的,正義必勝是一直不變的理念!」

還有許多國內的人給高律師打來電話,一開口就是「我代表某某地多少多少人對你表示敬意!」「我代表某地的人感謝您!」

國內外一些人還將這封公開信用傳真發到了中國各個部門單位。很多國內律師事務所接到了傳真,紛紛給高律師打來電話,有的還打到了高律師原來的助手那裏,首先追問的就是「這是你寫的麼?」高律師反問:「你們擔心什麼?」答:「我們以為是海外的法輪功學員或者其他什麼組織弄的呢」高律師回答:「你們為什麼不去關心那裏面寫的是不是事實?!」

高律師毫無懼色的告訴記者:「這封信應該讓更多的人看到!」

還有很多高層體制內人士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向高律師表示:「我們礙於身份,不便和你多講話,但是我們一直在看你的文章,好樣的!好樣的!」有的高官把高律師約到外邊,一見面,便豎起大拇指說「好樣的!中國沒幾個在膽識方面、膽略方面趕得上你!你問問胡錦濤敢不敢說你這樣的話?十個胡錦濤加起來敢不敢說這樣的話?中央政治局集體加起來敢不敢說這樣的話?他們哪個不知道真相?」

高律師感慨地告訴記者:「以前我總覺得這些達官貴人都是一付冷面孔。但這次他們對我這封公開信的反映,讓我感到他們的冷面孔的背後還是有一個熱心腸!」說到這裏,高律師輕輕的笑出了聲。

難得輕鬆的高智晟律師

恐嚇電話引公憤 海內外聲援四起

採訪中,這位赫赫有名的大律師、堅強果敢的陜北漢子高智晟,提到他的家總能讓你感到那種滿意的幸福:「我在哪睡覺都睡不安穩,就在自己的家裡睡得最安穩。」「別人成名後的家庭緊張在我們家裡沒有。我在家裡我們總是笑語盈盈。」在給你講述女兒的事情時,維妙的模仿女兒的聲音,總能讓你感到高律師的那種鐵骨柔腸。

高智晟為法輪功直言上書胡溫的公開信發表的次日清晨,高律師便接到了赤裸裸的恐嚇電話:「你知道很多真相、我們也知道很多真相。我們知道你的女兒在哪裏上學、坐哪趟車……」。

當天晚上,平時每天6點鐘就回到家裡的女兒直到晚上8點還沒到家,聯繫老師和同學都說早就放學了。當時高律師正在律師事務所和其他幾個維權律師商量事情,聽到這個消息,這個剛強的漢子急得哭出了聲。後來晚歸的孩子告訴他,和別的同學出壁報,沒有電話,才沒和家裡聯繫。高律師說:「我也是人啊!那麼巧,早上接到公開的威脅,晚上出現了這麼個事,能不讓人揪心麼!」

消息傳出後,國內和海外眾多關心高智晟的正義人士紛紛聲援,譴責這種明目張膽的黑社會流氓行徑,美國、加拿大、日本的一些朋友,直接提出幫助高律師把女兒接到國外來,以保證孩子的安全,高律師發給記者一封信說,如果有機會請代他向這些素未謀面的朋友們問好,並致以他內心最深沉的謝意!

信的原文下:

所有海內外關心著我的朋友:

高智晟在這裏向大家問好!

孩子及家人的安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在可能的情況下使她們留在我的身邊同樣十分重要!每每和她們在一起,世間一切煩憂盡散,精神快悅無與倫比。這也可能是我個人的弱點。我們所面對的危險是真實存在的,製造這種危險的人常常是刻意讓你真切的看到危害的存在。我只是把您及一切關心我者當作知心朋友而傾述我個人生活中的一些煩憂,暫無讓孩子出去的想法。孩子離開父母太可憐了,我不忍心。在一起對我們太重要啦!再次感謝所有未見面的朋友們對我高智晟的關懷!我會記住這種關愛!

祝大家平安、幸福!

安全仰仗於母親、朋友、神靈和不斷的斗爭

在中國大陸,因言獲罪並非今日的產物,殘酷的歷史55年來一直在延續。遠的不提,最近的鄭貽春、張林、師濤等作家記者的遭遇、法學博士許志永、英國記者本傑明、人大代表呂邦列、大學教授艾曉明、律師郭燕、唐荊陵、朱飛虎等等所經歷的暴力恐嚇及關押,讓目前的中國的言論及維權領域彌漫著一種嚴酷的恐怖氣氛。高智晟律師屢次的直言抨擊現政權、頻踏禁區,讓眾多的親朋好友無不為之捏把冷汗。高律師知道自己隨時可能面臨的危險,但也自信的告訴記者:

「我的安全仰仗於三個方面:

一個是我的母親。我過去說我不是很信神,但是從我的母親去世後,我寫出了《我的平民母親》這篇文章以後,我開始信神,至少我認為我的母親有神的力量,她始終在保佑著我們。

在我母親活著的時候,一次她一直攆到了村口,追上了正要返回北京的我,把一個護身符幫我縫到了我的腋下,她告訴我,這是從神那裏得來的,帶著它,會保佑我的平安。至今我也從未離身,也曾多次化險為夷。在她病重的時候,我回家探望,我的兄弟姐妹為了我的安全都勸阻我,病危中的母親掙扎著用盡全身的力氣說:「你們幾個加起來也比不上他一個人的頭腦!只要是經過思考的你就大膽的去做,你相信你自己的智慧就行了。」「怕處有鬼!」

我的母親她是個足不出戶的女人,但她對我的影響非常的巨大……

第二就是所有的海內外諸多關心我的朋友對我的心靈的支持,這種心靈的支持和我母親在天之靈對我的支持是一樣的強大、一樣的戰無不勝、一樣的不可或缺,是我最強大的力量支援!我每每談到這些朋友我的眼睛是濕潤的,因為許許多多不認識我的人,沒見過面的人,都在支持我……

還有許許多多信神的人,他們也給了我強大的支持,這本身就等於神對我的支援!

第三個,在於我的不斷地斗爭。雖然我的言論在國內無恥集團他們的媒體上不能有任何的只言片語,但是在國內所有的場合我的言論非常的自由,我從來不回避對他們的批判,但是當局基本上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些症結在哪裏?這是我持續斗爭的結果,真正的把他們的法律公開地拿到桌面上來談,因為至今他們還不願意向外宣布我不要法律,事實上他們從來不講法律的,可又不願宣布,這就是它的難處!」

中國律師的脊梁——著名大律師高智晟

神性與人性的選擇

高律師的文章和他的言行,給人的印象是他一身的正氣和決不低頭的膽量勇氣;在和他的接觸交談中,更多的能感受到他的坦白和真誠。聽著高律師講述一個又一個經歷,清楚地體會到人的生命其實是一種選擇。在高貴與低賤、正義與邪惡、真誠與欺騙、堅持與放棄的不斷地選擇中,生命的本質發生著巨大的變化,清的更輕、濁的更重……

高智晟律師坦誠的告訴記者:「我也是一個常人,說心裡話,全國各地每天很多人找我,我都是抱著一種可能是我的一個掙錢的機會去見他的,而決不是抱著一種打免費案件的這樣的心態去見他們的。我們不是神,我們所有的免費案件都不是我們追求的結果,而是一種痛苦的接受。」

高律師講了這樣一件事情:山西有一個父親,他的兒子13歲,被學校的危房掉下來的磚頭砸成植物人,三年的時間沒有獲得一分錢的賠償。當時高律師已經離開原來工作的新疆來到了北京,而那個不知情的父親一路要飯、扒火車來到了新疆,又輾轉來到北京尋找肯為老百姓打官司的高智晟律師。

高律師說:「那天我接到他的電話,說要見我。我知道是找我打官司的,我真的是抱著這可能是我一個掙錢的機會去的。」

當這位父親見到高律師時,便打開手中一份很舊很舊的登有高律師照片的報紙,和高律師對照,當確定真的就是他尋找的高智晟律師時,這個父親開始放聲大哭……

高律師說:「我沒有阻止他,讓他足足哭了十幾分鐘。我也在流淚,但是那時心裡已經清清楚楚的知道,這又一個不能收費的官司!」

高律師說:「有些收費的官司,我們還要選擇選擇,看看想不想接。可是碰到這樣的官司,你只能接下來,沒有任何選擇!」

一個孩子的雙腿在沒有護欄的鐵道口被火車碾斷,孩子的父親家徒四壁,找了很多律師,都沒有人願意受理這個案件,因為沒有相關的具體法律。而當地的鐵道部門更是蠻橫地說:每年我們這裏這樣的事故有七、八百起,都沒有賠償,憑什麼要給他賠償?高律師出於同情接下了這個案件,這個父親跪在高律師的面前感激涕零,談好成功後只需要給具體辯護律師基本費用就可以。案件最後以38萬元的賠償費索賠成功,這位父親搬了樓房、買了手機、卻不肯付1萬元的律師辯護費……

還有的人不滿意案件的結果,跑到高律師的事務所大哭大鬧、把鼻涕眼淚抹到他的沙發上……

也曾經有地方政府開出幾百萬人民幣的價格,勸誘高智晟放棄對維權案件的追蹤調查……

多年的律師生涯,讓高律師見過太多人性的惡劣、太多的忘恩負義,形形色色的打擊、傷害和各種的威逼利誘,每一次都是在堅持還是放棄、據理力爭還是讓步妥協中不斷的作出了他最終的選擇……

當記者問:受到了傷害,有沒有過放棄的想法?高律師毫不猶豫地回答:「沒有。我的命運也可以說是我自己性格的一種結果!」

新換手機──「高智晟的一次革命性行動」

高律師接下的許多維權案件都是免費的提供法律援助,可以自己掏腰包給那些淒慘的受害者一些基本的幫助;高律師為了紀念母親,可以放棄個人一年中的收入;而生活中的高智晟,一個手機舊得已經成了圈內人每次聚會時的玩笑話題,今年終於給自己換了一部新的手機,被朋友們戲稱「高智晟的一次革命性行動」;高智晟和自己太太的秋衣秋褲都是打了補丁,每次公出在賓館就寢前,也是高律師最發窘的時刻;春節回老家探親,高律師的大姐看到他的秋衣秋褲哭著說「我的三弟可以給兄弟姐妹、給那些素不相識的人成百上千的錢幫助,可連這些被幫助的人還有誰能穿著這樣的秋衣秋褲呀?」

究竟高律師是捨不得這份錢還是捨不得這份物呢?

高智晟回答:「捨不得這個東西,總覺得還能使、還能穿,就這麼扔掉了太可惜……」

每一次採訪,高律師都不忘叮囑記者:「請繼續關心中國的民生民情,這是公德無量的事業……」

一些讀者告訴記者,他們搜集了高智晟的所有文章,也想知道更多的關於高智晟的一切。願本文記錄的有關高律師的點點滴滴能滿足這些讀者的要求,也能讓更多得朋友為高智晟律師注入心靈的力量,共同關注中國的民生、民情……

(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