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公安最近召開內部會議 高層干預 CSP取消WPA北京行程 (圖)
 
2004-9-4
 
【人民報消息】



為嚴防鎮壓法輪功的殘酷案例曝光,引發國際譴責和中共內部反彈,大陸公安內部最近召開了一個關於對付法輪功的內部會議,中國公安在全國範圍部署了針對法輪功新的「內緊外松「政策和大搜捕計劃。法新社圖片。

大紀元記者施宇綜合報導,中共四中全會在即,黨內在一些重大問題上產生巨大分歧,包括對法輪功的政策,是中共內部爭論最激烈的問題之一。江澤民持續五年對法輪功的鎮壓,正遭遇到黨內和社會巨大壓力。

為嚴防鎮壓法輪功的殘酷案例曝光,引發國際譴責和中共內部反彈,大陸公安內部最近召開了一個關於對付法輪功的內部會議,中國公安在全國範圍部署了針對法輪功新的「內緊外松」政策和大搜捕計劃。

* 法輪功迫害真相成國家機密

部署鎮壓法輪功的中央特別機構610,現在部署對法輪功的大搜捕策略和以往不同,不太配合輿論宣傳,從外界看不出搜捕的蛛絲馬跡。據悉,八月底,在中國鞍山市進行了一次搜捕行動,警方採用秘密蹲點、跟蹤、調查,確認一個就抓一個。整個行動非常秘密,被抓法輪功學員家屬得不到任何消息,甚至公安內部警察也打聽不到任何有關被抓法輪功學員的消息。

據悉,江澤民、羅幹、劉京等已將對法輪功迫害真相列爲國家機密,嚴禁任何有關迫害真相在國際和中國社會曝光。據悉,國際精神病協會(WPA)今年初與中國衛生部門達成共識,原定於今年四月赴中國調查精神病學手段濫用情況,但在成行幾天前被中國精神病協會(CSP)通知取消。8月6日發表的「精神病學新聞」的一篇報導中披露CSP取消行程的原因是中國政府高層人物的干預。

報導還說WPA和 CSP今年5月就中國濫用精神病學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指控達成協議。中國精神病協會罕見地承認了中國的精神病醫院存在濫用的人權問題,但強調是個別醫院和醫務工作人員,在對待法輪功學員問題上存在「誤診」、「用藥不當」以及「濫用」精神病療法。按照這個新的協議WPA接受取消赴中國調查,只提供技術上的幫助以改善濫用狀況。

8月22日位於北美的兩個非政府組織「中國精神衛生觀察」 與「追查國際」發表聯合聲明,認為中國精神病協會(CSP)承認個別醫院有濫用精神病藥物問題是為阻止WPA赴中國調查找的藉口,目的是掩蓋江澤民系統性迫害的罪行。該聲明根據調查結果指出,濫用是江澤民政府直接操縱下的系統迫害,並非個案,更非技術缺陷。

聲明認為中國精神病協會出面拒絕WPA並簽署協議,是做了江澤民系統迫害的「替罪羊」的角色。聲明呼籲中國的精神病學專家們堅守醫德,抵制迫害。協議在WPA內部也引起爭議

* WPA成員對協議不滿

美國精神病學專家,前美國精神病學及法學院院長。亞伯拉汗-哈爾珀恩(Abraham Halpern)批評協議不疼不癢。

哈爾珀恩博士說,WPA取消派團調查的決定使其以往高調的關心精神病學濫用的主張變得廉價和無意義。對中國精神病學濫用的指控涉及到對大批政治異議人士和法輪功學員的虐待,酷刑折磨,和作假診斷。調查不應該僅僅因為「未能準確診斷」而取消。

多個歐洲國家的精神病協會,表示不能接受CSP的托詞,並呼籲WPA堅持原則。

參與和中方協商的「世界精神病學會」成員哈羅德.艾斯特(Harold Eist)醫生說該協議不甚理想。但他說這個協議意義在於,中國政府前所未有地承認了,在對待法輪功學員問題上中國有濫用精神病治療和違背人權問題。

在另一場合,哈羅德·艾斯特表示WPA他們已經盡力,中國精神病協會的同行們也無能為力,因為他們無法獨立於政府的控制之外。

* 中共高層施壓

2000年5月美國精神病學協會濫用精神病學委員會督促WPA調查中國精神病專家參與虐待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2002年8月在日本的一次會議上,WPA成員通過決議派團調查有關濫用精神病學的指控。一年前英國皇家學院的精神病專家們通過同樣的決議。

CSP年初與WPA達成共識,同意並配合定於2004年4月份開始的精神病學濫用調查,但在調查即將開始的前幾天,「由於中國政府的堅持,無限延期其先前同意的WPA成員的來訪。」

哈羅德·艾斯特(Harold Eist)透露,中國精神病協會曾經把WPA 的要求向中國衛生部匯報,獲得同意,但在WPA成行前突然改口,是受到政府高層人物權力的壓力。分析人士認為中共高層中主導鎮壓法輪功的人不願意精神病院裡的迫害暴光。

追查國際和中國精神衛生觀察認為,無論WPA是否調查,中國江澤民集團利用精神病院對法輪功學員的系統迫害顯而易見,個案的說法站不住腳。

* 警察接管精神病院

中國精神衛生觀察專家的廬陽醫生說,「這些精神病醫生『醫治』的法輪功學員都是正常人,這些人根本就不該在精神病院裡。在這種情況下談「誤診」與沒有「誤診」、「用藥不當」或「用藥適當」毫無意義,就如同談論納粹集中營的猶太人「吃不飽」或「吃得飽」的問題,「吃得飽」但被就不是被迫害了嗎?」

廬陽醫生還表示,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被警察強制送到精神病院的,而且都發生在他們拒絕放棄信仰之後。

追查國際的調查指出,今年初對中國大陸15個省的100多家精神病醫院(科)進行了抽樣調查。在被調查的對象中,明確承認「收治」法輪功修煉者的精神病院占被調查精神病院(科)總數的83%,而且明確承認沒有精神病症狀只為思想的轉化而強行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精神病院超過半數。那些稱沒有「收治」過法輪功學員的醫院經查證是在撒謊掩蓋。

在中國大陸所有的精神病醫院(科)涉嫌參與迫害精神正常的法輪功修煉者,不是個別醫院或醫生。




據「追查國際」調查,五年來至少有上千名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強制注射或灌食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很多人喪失記憶、精神失常、癱瘓,至少有15人直接因強迫注射或灌食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死亡。圖為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河南省精神病醫院(明慧網圖片)

調查還說,精神病院的醫生沒有監管的權力,法輪功學員能否「出院」也是由警察來決定的。醫生所做的是用自己的技術執行迫害,只有主動或被動的程度不同。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從上面發起的一個涉及到社會各個階層的系統性迫害,因此迫害人權問題根本不源於業務水平、治療缺陷。

* 精神病院的迫害觸目驚心

據「追查國際」調查,自1999年的五年來至少有上千名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強制注射或灌食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很多人喪失記憶、精神失常、癱瘓,至少有15人直接因強迫注射或灌食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死亡。由於中共封鎖消息,手段殘酷較前蘇聯對付與政府有不同思想的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楊寶春,男,30多歲,河北邯鄲市織染廠工人。1999年8 月因進京上訪,先後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市拘留所。2000年底,為了阻止已有腿傷的楊寶春煉功,邯鄲勞教所獄警用帶冰淩的水從他頭頂澆下,再強行將楊的腿放進熱水中,使其腿部傷情惡化。不久楊寶春腿部傷勢惡化開始潰爛,直至生命垂危。

勞教所為推卸責任,將楊寶春保外就醫,轉到邯鄲市紡織局醫院截去了右腿膝蓋以下部分。截肢後不到十天的2001年2月26日,邯鄲610把楊保春送入邯鄲市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兩年多,醫生經常把損害精神系統的藥物(具體藥名不詳)偷偷摻在飯裡騙楊寶春吃下。楊吃後流口水,全身哆嗦,渾身無力,神志迷糊不清,行動遲緩象老人。後來楊寶春多次提出強烈抗議,醫院才停止用藥。
 
調查報告指出,截至2004年4月底的不完全統計,至少有15名法輪功學員直接因強迫注射或灌食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死亡。

徐桂芹,女,38歲,山東省泰安市大河棉紡廠職工。2002年1月,徐桂芹因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到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遭酷刑折磨。勞教所獄警在徐桂芹釋放前給她注射了四瓶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導致她頭朦,臉腫,舌根發硬,身體麻木,厭食,記憶力嚴重下降。家人接徐桂芹回家時,警察還提醒說:看好她,別讓她到處亂跑,否則有生命危險。回家後,徐桂芹精神逐步失常,第九天即2002年12月9日死亡。
  
「追查國際」表示,由於中國嚴密封鎖對法輪功迫害的消息,披露出來的案例僅是冰山一角。

* 海外華人國內親屬遭精神病院迫害
  
今年6月初,多倫多居民曾曉南向大紀元披露,他的母親黃新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關進遼寧省女子監獄監管醫院,她每天被強行服用2片氯丙氰,連續4個月。黃新反覆告訴家人,當她對注射稍有反抗時,便會遭到電擊,毒打,然後是全身長時間捆綁,直到沒有任何力氣反抗。

美國精神病專家、「中國精神衛生觀察」成員Sunny Lu對記者說,氯丙氰就是通常所說的「冬眠靈」,給正常人服用或劑量過大會產生副作用,導致說話困難,行動遲緩,嚴重者甚至抽風、死亡。

日本東京居民吳麗麗的姐姐吳曉華,2001年10月23日因為上訪為法輪功鳴冤被強行送入合肥精神病院長達350天。期間她被強迫打針、吃藥、通電,出現昏睡、坐立不安、頭昏、劇烈嘔吐、月經失調、記憶減退,視力和聽力明顯下降。身體非常虛弱,有時一天昏倒三、四次。醫生李琬曾親口告訴吳曉華,她確實沒有精神病。是上面命令給藥,藥量也是上面定。
  
美國德州居民王永生博士的母親韓紀珍1999年 12月因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後被押回南京,關進南京精神病院(現改名為南京腦科醫院)。韓紀珍告訴兒子,她每天被強迫注射藥物或口服藥物,如果不吃,他們就把她綁起來灌。這些藥使她全身乏力,頭暈目眩,腦袋裡好像漿糊一樣,而且心煩意亂,一點也安靜不下來。

* 制度性迫害

神聖的白衣天使們緣何輕易違背醫德,參與迫害?學者指出是制度性的問題。旅美著名政評家曹長青表示,中國有一種很奇特的,全世界其他國家都沒有的體制,那就是政府的公安機構主辦、領導精神病院。中國很多個省、市的公安部門,都有自己辦的安康醫院和「精神病管制院」。醫院裡的醫生即是醫生又是公安警察。

曹長青指出:中國的公安部門負責組織對官方不喜歡的人或政治異見人士進行「司法精神病學鑒定」,這又為當局利用醫學手段進行政治迫害提供了條件。

追查國際表示,「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然而中國一些精神病醫務人員卻違背醫德,令人痛心的助紂為孽,令全世界精神病醫學同僚深感蒙羞」。追查國際呼籲「中國精神病協會」和中國精神病學專業人士,不要在法輪功問題上做江澤民等的替罪羊,抵制個別獨裁者脅迫精神病醫生參與迫害。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