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雙腳貼滿了創口貼 但是薩娜還要再來紐約(圖)
 
作者:亦虹
 
2004年8月26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簡,你能不能幫我看看哪家旅館離紐約比較近又不太貴?我想來紐約。」薩娜在電話中問我。「你準備到紐約住多久呢?」「一週吧。」「那你就先住我家吧,等找到合適的旅館你再搬不遲。」

之後又通了好幾次電話談路徑和時間,週日傍晚,終於看到薩娜的福特車到了我家門口。

身材敦實,面目嬌好的薩娜抱著一堆食品盒子走進我家廚房,一樣樣往桌子上擺:辣子炒小魚乾,醃蘿蔔乾,魚露番薯藤,韓國泡菜,韓國大米飯,等等。

當我看著薩娜繼續將一小袋米,還有一袋新鮮蔬菜擺出來的時候,終於忍不住笑起來:「看來下週我們不用買菜做飯了。」薩娜說:「司徒(她先生)不喜歡喫剩飯剩菜,我只好都帶上,順便也給你嚐嚐我們的韓國菜,看你喜歡不。」

喫飯的時候,我問她司徒(薩娜的丈夫)好嗎?薩娜回答說:「司徒問我兩星期前剛去過紐約,現在又到紐約幹什麼。我說,每次去紐約,只見到紐約人來去匆匆,忙得目不斜視,麻木不仁,我要去喚醒紐約人,告訴他們這世界需要真善忍,認知了真善忍的生命有多麼幸運。」

雖然認識薩娜三年了,其實我對她知之甚少,光知道她原籍南韓,先生是個猶太人。以前每次見面彼此高興的問候一番就匆匆而別,這次住我家,朝夕相處,漸漸的她敞開心扉,道出了她的人生經歷,令我十分感懷。

失愛女痛不欲生

「我曾經擁有一切,」薩娜回憶道,「一子一女,健康可愛;裝修現代、寬敞明亮的大房子;高薪任職於一家大公司的丈夫對我百依百順,恩愛有加。那時候的我要什麼有什麼,覺得世界充滿了陽光和歡笑。」

「然而,96年10月,19歲的女兒安琦在一場車禍中喪生,我的世界頓時天塌地陷,一下子墮入痛苦的深淵。愛女逝去,我的心也隨之而去,我天天以淚洗臉,把自己禁閉在屋子裏不肯見人。聽說人死了可以與親人相見,我天天想著如何自殺或有人把我殺了。丈夫憂心如焚,怕我出事,辭了工作,把辦公室搬回家看著我。兒子懇求我出去找朋友,我根本不理。」

「有一次,我走到河邊,想跳進水中一了百了,又想到兒子已經失去姐姐,再要失去媽媽,能承受得住嗎?我只好又回到家裏。當家人勸慰我時,失去理智的我竟然怪他們爲什麼還活著,教我想死死不成。我的精神已經崩潰,成天以酒澆愁,吞雲吐霧,生不如死。司徒比我更苦,既要承受喪女之痛,還要爲我擔驚受怕。」

「我搜索各種關於靈異和與另外世界溝通的書籍,期望能找到和女兒見面的方式。聽說有名的大衛.懷思(David Wise)心理醫生可以用催眠術幫人見到死去的親人,我查了一下,他的預約竟然排到了三年以後。思女心切,我還是見了一位心理醫生。雖然在他的催眠過程中,感受了一次奇異的經歷,但還是沒能實現與女兒見面的心願。」

「韓國的姐姐對我的情形十分擔憂,買了機票,命令我回韓國散心,告訴我如果不去,就與我一刀兩斷,從此再不管我了。於是,在先生的陪同下,我踏上了回國之旅。我們還去了一趟中國。」

枯木逢春

「2001 年的時候,從報紙上讀到關於法輪功的報導,我問司徒知道嗎?司徒說那不好,別碰。我就沒多探究了。沒多久,我又讀到一份法輪功的傳單,文中提到另外空間,引起我的注意。我又問司徒,他還是說不好,不要碰。我反問他你怎麼知道不好,他說報紙都這麼講。我又問報紙說的都是真的嗎?他回答不出來了。」

「我按照傳單上給的電話打過去,一位女士聽了我的詢問,很快就給我寄來一本《轉法輪》。讀完前幾章,我就知道我找到了自己苦苦尋覓好幾年的答案:人爲何而生,爲何而受苦,生生世世的因緣關係。我之前每月花幾百元購買的那些談論人生和生命之謎的書與這本書比起來,就好比是兒童讀物。」

「書是好書,那麼煉法輪功的人怎麼樣呢?正好聽說他們在華盛頓有大型集會,我決定百聞不如一見,親自去觀察一下。我自己開車到華盛頓DC,很快在紀念碑附近找到他們。」

「在那三四天的時間裏,沒人問我從哪裏來,是不是法輪功學員,就好像我從來就是其中一員。這些法輪功學員對人十分真誠、信賴、友好,和他們在一起,我感到很放鬆很安全。有人給我一摞傳單,我就學他們一樣沿街一邊走一邊發,對接受傳單的人說了解一下法輪功吧,她能讓你活得更健康更愉快。有人招呼我到紀念碑前參加燭光守夜,我就和大家一起在那兒盤腿打坐,雖然在此之前,我從未盤過腿。」

「那幾天我完全進入忘我的狀態,忘記了悲傷,忘記了疲倦,甚至忘記了家裏的煩惱。五年以來我第一次又感覺到生命還是美好的,生活是有希望的。」

「我以全新的我回到家。看到高興的又說又笑的我,司徒大大的震撼了,薩娜又活過來了,法輪功真神了。做律師的人最講實證,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不能不使他覺得要好好了解法輪功。他讀了法輪功的書,又上法輪功的網址瀏覽,自此司徒認定法輪功是正的,煉法輪功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心願

在今年女兒生日那天,薩娜投書給她居住的小城報紙,她寫道:「修煉法輪功讓我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使我心上的傷口慢慢癒合,我的心由恨變爲愛和慈悲,由氣憤變爲寬容。」

薩娜嘆息一聲對我說:「我知道那些在911爆炸事件中失去親人的人們的感受,那種撕心剜肺般的痛苦,失控的絕望。如果不是煉法輪功,我肯定還在折磨自己和我的家人。我希望我的親身經歷能幫助其他失去親人的人擺脫痛苦,重拾對生活的信心。」

幾天以來,薩娜每天早上背一個大大的揹包出門,裏面全是法輪功的真象資料。她去金融中心附近的自由廣場參加那裏的酷刑展;到時代廣場發傳單;到華盛頓廣場煉功,……,晚上10點以後才回家。看著她貼滿了創口貼的雙腳,我問她辛苦嗎?她說:「比起中國大陸的學員,我這點累算什麼。」

薩娜目前有兩個心願:告訴所有見到的人「法輪大法是正法」、「中國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希望自己的親人,特別是丈夫也能修煉法輪功。

週日,薩娜回家了,她說回去給司徒安排好生活,下個月還要再來。臨走時,她問我有什麼話要說,我提著被她搓出好幾個破洞的洗碗抹布回答道:「嗯,下次來時請自帶抹布!」

哈哈!

 
分享:
 
人氣:15,71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