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挑起戰火 四中全會大戰在即
 
2004-8-16
 
【人民報消息】進入六月以來,不論是中國總理溫家寶主持的「宏觀調控」,還是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強調的民主法制、廉政建設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一些被視為江系統的部委,至今未就中國的審計報告正式表態,審計長李金華在其審計報告中,點名揭露41個中央部委,都有嚴重違法違規問題,但是中央媒體並沒有及時跟進,就是中央電視臺號稱的「焦點訪談」,也沒有按照中央的要求,把攝像機對準真正的「焦點」。7月9日,第29屆奧林匹克運動會監督委員會負責人,就北京奧運會資金管理使用情況,接受了新華社記者的採訪,竟然公開否定國家審計署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所作的審計報告時,接露了「國家體育總局動用奧運會組委會專項資金1.31億元」的審計報告;更令人震驚的是,在最近舉行的政治局會議上,陳良宇竟然「向溫家寶發起全面的、正面的攻擊。」

據新加坡《海峽時報》引述北京消息表示:「主張宏觀調控來令經濟降溫的溫家寶正面對黨內反彈,帶頭「進攻」他的正是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在最近舉行的政治局會議上,陳良宇向溫家寶發起全面的、正面的攻擊。

消息稱,陳良宇在會上指摘宏觀調控措施已經傷害了江蘇、浙江等東部省市,並會在未來幾年阻礙全國的經濟發展。他向在場的政治局委員派發相關資料,指證調控措施如何特別影響上海的發展。陳良宇並要求反思宏觀調控政策,並且警告溫家寶及其內閣,如果堅持推行調控,必須承擔由此引起的傷害經濟的「政治責任」。」

何清漣認為:「宏觀經濟調控的起因,是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的利益衝突。」筆者認為,利益衝突源於政治衝突,上海幫之所以明目張膽反對「宏觀調控」,根本目的是為了以經濟利益拉攏地方諸侯,對抗胡溫,挑戰中央。因為在地方諸侯眼裡,經濟利益再重要,也比不上自己的烏紗帽。

上海幫之所以在這個時候公開翻臉,當然與江澤民的公開支援有關,更重要的是與即將召開的十六屆四中全會有關。江澤民意欲在即將召開的十六屆四中全會上展示自己最後的影響力,完成自己的臨終部署,從而決定上海幫未來的政治走向。種種跡象表明,十六屆四中全會將是新舊勢力之間公開對決的戰場。

上海幫之所以急於亮明旗幟,一方面是為了顯示對江澤民的信心,另一方面也表明局勢已經越來越對上海幫不利,面對胡溫步步為營,穩紮穩打的戰略部署,以及胡溫以民主法制、廉政建設為手段,不斷瓦解上海幫的政治資源,加之胡溫日益高漲的人氣,已經令上海幫驚恐不安,如此等待消亡,不如鋌而走險,拼死一搏。

《海峽時報》稱,「這是自胡錦濤、溫家寶自2002年及去年分掌黨務及政務以來,政治局層級上最直接的衝突。溫家寶與陳良宇進行了長時間的爭論,溫聲言,一旦經濟硬陸他準備接受批評。主持會議的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最後表示,宏觀調控的措施是中央的集體決定,各級政府必須堅決執行。」《海峽時報》稱,「這不僅使中國的政治官員分裂成兩個陣營,也使經濟學家和學者分成兩派。使這場爭論更複雜的是,中央和地方政府,胡溫和江領導的上海幫之間的權力斗爭。」報導稱,「江一直從來就不喜歡胡溫領導班子,這是個公開的秘密。報導引述消息來源稱,江最近幾周暗示,胡溫的下5年任期還得看表現(a second five-year term for the two was not automatic)。江愛聽地方省級官員和上海幫對胡溫的抱怨,也已經不是秘密。」

蘋果日報評論員張華稱,「陳良宇在黨內正式會議上向溫家寶發炮,說明北京高層的政治斗爭已經白熱化了。因為一般來說,中國各級幹部之間很少把衝突公開化,即使屬於不同派別,大家也會維持表面上的和諧,最多只會互不瞅睬,不會輕易翻臉。」

針對上海幫明目張膽、有恃無恐的瘋狂反撲, 2004年7月7日 人民網發出了「當務之急是必須強化中央的權威」的吶喊。文章說道:「漠視中央權威的問題不僅在地方上存在,而且在中央的一些部委中亦存在,其主要表現是「口頭上的政治行為」和「現實的具體經濟行為」之間的「嚴重脫節」。他們「口頭上的政治行為」可以說已經達到了「表演手段上的極致」和「表達技巧上的爐火純青」,譬如「雷厲風行」地學習「三個代表」,時不過夜地學習「十六大」精神和「憲法」,至於反腐敗的口號比誰都叫得響、喊得徹底,然而一到他們的「具體的經濟行為」,卻一個個都像「唐僧西天取經」中的「衆妖精」一樣」。

人民網以如此嚴厲的口氣,批評中央的一些部委,並且毫不掩飾的把他們形容為唐僧西天取經中的「衆妖精」,我們不能不感到形式的嚴峻,我們不能不為多災多難的中國,我們不能不為有可能為中國的民主進步帶來變化的胡溫新政捏一把汗。

2004年07月12日 《人民日報》 頭版斗條發表任仲平署名文章,《再幹一個二十年!——論我國改革發展的關鍵時期》。文章強調:中國如不改革,隨時會掉入「拉美陷阱」或像清朝「康乾盛世」不思改革一樣帶來長期衰敗;文章更警告反對改革的人,穩定壓倒一切,關鍵時期,必須倍加顧全大局。文章認為中國改革發展已經到達一個「矛盾凸顯」的關鍵時期,文章警告中囯共產黨,「沒有任何理由固步自封而止步不前」。

《人民日報》之所以在這個時候強調改革,強調穩定,當然是有的放矢,別有所指。

上海幫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鞏固自己的地位,當然反對改革。強調穩定,是為了反擊上海幫挑戰中央權威,回擊上海幫的陽奉陰違,保持中央的政令統一。正如 7月7日 人民網在《當務之急是必須強化中央的權威》中所強調:一定要記住鄧小平同志以下這兩段話:「黨中央、國務院沒有權威,局勢就控制不住」、「我們要定一個方針,就是要在中央統一領導下深化改革。」所以這個問題要當大問題來抓。一定要改變過去我們社會在強化中央權威問題上「重思想」和「輕經濟」的傾向,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當今社會,作為強化中央權威的最重要手段之一,就必須狠抓經濟領域中的「離經叛道」現象。一定要有「堅定的、鐵面無私的後續行動」,紀檢部門、檢察部門、公安部門、司法部門要「快速跟進」,從現在起形成一個強大的「清算風暴」,決不能犯我們社會過去容易犯的「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錯誤。一定要讓媒體全方位地、立體地「跟進」這次「審計風暴」。一定要讓社會科學的力量介入到這次「審計風暴」中去。

胡溫之所以一改往日的低調,以雷霆手段回擊上海幫的挑戰,一是胡溫己掌握上海幫的軟肋,二是形勢嚴峻,不容胡溫瞻前顧後,葬送非典以後逐漸形成的大好形式。 胡溫應當明白,溫家寶主持的「宏觀調控」,胡錦濤提出「以法治黨」,之所以受阻,就是江系勢力日益膨脹,肆意妄為的結果。如其讓上海幫挑戰到底,全面奪權,不如利用當前對胡溫相對有力的形勢,利用合法,又深得民心的手段,打掉上海幫的囂張氣焰。

據7月份《爭鳴》雜誌羅冰報導,「胡錦濤在中央部委書記會議上提出的「以法治黨」的設想,卻遭遇阻力。曾慶紅所控制的中央書記處的三名成員———王剛、劉雲山、賀國強,在中央書記處內部下達的文件中,竟將「以法治黨」刪除了。」「雖然胡提出政治改革,但是,據了解在中央書記處所草擬的今秋四中全會的議題中,根本就沒有政治體制改革這一條。這說明中共內部對四中全會的議題和應否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存在著不同的意見」。聯繫07月12日 《人民日報》任仲平的署名文章,《再幹一個二十年!》,我們不難判斷中共當前矛盾的尖銳,「陳良宇竟然向溫家寶發起全面的、正面的攻擊」,就是上海幫公開發出的動員令,向胡溫全面攤牌的開始。

這正是:江澤民點燃戰火,陳良宇公開發難, 四中全會大戰在即。

(自由時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