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義夫稱毛主席是自己偶像 江怒令停其比賽立即返國(多圖)
 
諸葛青
 
2004-8-16
 

江澤民的妒忌心爆發了!

【人民報消息】體壇週報8月16日報導,最新消息,王義夫不參加其他比賽,18號回國……

自體壇週報15日報導了《12年輪回奪奧運冠軍 王義夫感謝毛主席》後,儘管射擊名將王義夫自感狀態不錯,但據體壇週報記者顏強8月16日報導,「最新消息,王義夫不參加其他比賽,18號回國。」

為什麼不讓王義夫再為國爭光,多奪幾枚金牌呢?原因是江澤民的妒忌如浙江省的特大泥石流一樣傾瀉而下!

體壇週報記者顏強8月16日以《王義夫:妻子是我教練 毛主席是我偶像》為題報導了對王義夫的專訪。下面把專訪中江澤民不許王義夫繼續比賽的原因透露給各位朋友:

毛主席像什麼時候都要擺得正正當當的

老王背著他從不離身的背包,拿著個數碼相機,施施然逛進了奧運村郵局。他墨鏡還沒取下來,就有三四個外國運動員認出了他,走過來和他擁抱握手,祝賀老王昨天拿下的金牌。「您在這兒也太出名了。」我小心地拍了拍馬屁,老王斜著看了我一眼:「這麼多年了,不認識我才怪呢。」

他一個勁擺弄著自己的數碼相機,這款相機確實不同尋常,鏡頭有前後翻轉的長扭距,功能繁多。「八百萬像素呢,不錯吧。」老王愛撫著他的相機,宛如撫摸著他的槍,一絲笑容從他嘴邊綻開。

毛主席像章

老王的背包也很特別,上面有一個光燦燦的毛主席像,不論到哪裏比賽,老王都要把毛主席像供在自己雙肩背的背包上,這是他最信仰最崇拜的人物。我拿出相機,想要拍下這枚毛主席像章,老王立即把背包解下來,放在郵局的一張工作臺上。當我摁下快門時,老王忽然說:「不行,不能這樣拍,咱們必須把主席像給擺正了,什麼時候都要擺得正正當當的。」原來這就是老王始終要雙肩背這個背包的原因!他隨即把背包的拉鏈全部拉開,然後用一本雜誌把背包正面頂得直且平整,這才讓我舉機重拍。

此次狀態特別好

奧運村裡這個相對安靜的午後,我們坐在郵局寫字臺前,老王開始了一段令人難忘的雅典對話。

TITAN看來奪了金牌還是挺忙的,是不是接下來的比賽壓力還很重?

王義夫:奪了金牌就更不輕鬆了。從運動員角度講,我昨天走下那個領獎臺,就意味著我在走向另一個領獎臺,這是所有體育運動的規律,也是一種人生哲學,每個人都是如此。而且從現實的角度看,奪了金牌之後,這裏的採訪,那裏的慶功,事情安排得特別多,確實不輕鬆啊。隨後的比賽怎麼打,我還在等待隊裡的通知(據最新消息,王義夫不參加其他比賽,18號回國),不過比賽完之後第二天參加一些恢復訓練是很必要的,這樣才能保持著良好狀態。

TITAN:聽崔大林說,你進了奧運村之後能吃能睡,狀態特別好?

王義夫:和前兩屆奧運會比,這次狀態確實保持得不錯。而且跟悉尼相比的話,我覺得雅典奧運村的運動員設施要更好一些。在悉尼我們住的是簡易住房,這裏就要強多了,我們住在團部樓上。1996年我身體很差,2000年賽前手又被燙傷了,一難接一難,這次算是功德圓滿。

最崇拜毛主席

TITAN:比賽打完第八發子彈,8.9環,成績很不理想,我們都看見你當時撫摸了一下心臟,崔大林就擔心你身體出問題了,後來才知道你是在撫摸毛主席像?

王義夫:我最尊敬最崇拜的就是毛主席。我不知道年輕人的想法怎樣,可是對我這一輩人來說,毛主席對我們的影響太深。你剛才拍了我背包上的主席像,我身上還總會揣著主席像,有他老人家在身邊我心裡就格外踏實,所以在比賽最緊張的時候,我會不由自主地去接近主席。

TITAN:那一刻給你帶來了心情的平靜和繼續比賽的斗志?

王義夫:的確如此,我讀過很多毛主席的著作,像《矛盾論》、《實踐論》這些著作完全改造了我的思維模式,通過這種學習,不僅對我的職業有幫助──能幫助我更客觀地對待射擊比賽中的一些問題,更能教會我該如何做人。

TITAN:聽說你背包上的主席像是專門從韶山請來的?

王義夫:前兩年我專門去了一趟韶山,請來了主席像。我妻子是湖南人,去湖南的次數也不少,不過總是行跡匆匆,沒有去過韶山,這次去一趟果然不同,主席果然在最關鍵的時候給了我勇氣,讓我穩定地完成了比賽。

TITAN??這種思維方式,會不會和年輕運動員有很大區別?

王義夫:有一定區別,但不算很大。我的生活經歷更多,見過的事情也更多,可大家做人做事的道理都是一樣的。年輕運動員在比賽中更有朝氣和沖勁,那就是屬於他們那個年齡段應該具備的性格特點。

妻子是我的教練

TITAN:很多人還記得,在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妻子張秋萍撫著暈倒後略微清醒的你,一步一步向場外走去的場景,你還記得那一幕嗎?

王義夫:我也是後來在電視上才看到的(笑),多少年了,這之後我又參加了兩屆奧運會,當時暈倒那一刻,我想很多人都覺得我的運動生命已經結束了。現在看來,我的生命恐怕就是以奧運為年輪的,而這一路上都是妻子和我相伴同行。

王義夫和妻子張秋萍

TITAN:奪冠後和妻子打電話了嗎?

王義夫:當然打了,她比我還高興。

TITAN:很多人都說,王義夫能取得這麼大的成績,能維持這麼長的職業生涯,妻子張秋萍是頭號功臣。

王義夫:我告訴你,她不僅是我的妻子,還是我的教練。現在我的教練就是張秋萍。自從我們倆去了清華射擊隊後,清華射擊隊也就是國家隊的一部分了,這次參加奧運會,我也是在賽前不久才從清華射擊隊回國家體育局射擊中心集訓的,所以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妻子管著我──生活上有她照顧,技術上有她指點,因此這塊金牌不是一人一半,而應該全部獻給她。

王義夫18號回國

從體壇週報8月15日、16日的報導來看,王義夫對毛澤東的熱愛把江澤民的妒忌心給勾出來了,這可非同小可!最新消息,不讓王義夫參加其他比賽,18號回國。

在江澤民的心目中,為「國」爭光就是為他爭光,他就是「國」,「國」就是他,所以當王義夫不往江臉上貼金時,不說自己奪冠是「三個代表」的功勞時,江就露出了猙獰的面目,不讓其為國爭光!這就是江氏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的真正體現。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