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曼德拉當年保鏢「闖」南非黑人區(中)(多圖)
 
2004-7-18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李華南非報導) 幾天下來,這個索韋托完全沒有想象中的可怕。路邊的小矮房多是磚房,有的石灰塗的不太均勻,像打了個補丁,屋外掛了很多各種顔色的衣服(黑人的衣服都比較鮮艷),有的女子頭上頂著個竹籃米袋之類的東西。那是在叫賣。有的婦女用布帶背著孩子在街上走,孩子們在街上嘻鬧,有些髒兮兮的沒有什麼玩具但看起來還很高興。賣水果的,買毛巾、地毯的,在路兩邊三三兩兩德等著顧客,還有人在陽光的樹影下睡覺。一切好像陽光下湖邊的蘆葦一樣自然。感覺上很像在家鄉──湖南鄉下,只是老百姓的皮膚曬得更黑了。

當然也有少數豪宅,庭院很大,圍牆高高的,只看得見凸現出來的屋頂。像曼德拉、圖圖大主教的故居。




前總統曼德拉居所,位於Houghton的第12大街上事中心附近。

這一天,P.先生說要和我們去那個「神秘」的地方。那是奧蘭多西區湯姆叔叔小鎮的社區服務中心。我一推開門,看見大廳內有七八個黑人小孩在嘻鬧。



社區服務中心內可愛活潑的小男孩。

忽然,一個八、九歲模樣的小男孩看見我,張開雙臂向我跑來。我看見更多的小孩向廳內另外一個也是剛進門的穿黃色外套的白人女子跑去,白人女子也張開雙臂,給了他們一個滿滿的擁抱。我楞了一下,有些不習慣的也抱了一下這個跑來的孩子。心中一下子好像有什麼東西松了,化了。那些小孩子去完那個女子那裏又跑向我,我也一一抱了他們一下,摸摸他們的頭,拍拍背和肩膀。



社區服務中心內可愛活潑的小男孩。

廳內一邊牆上掛著「法輪大法義務教功」的中英文黃色橫幅。西人女子和另外一位西人男子的胸前都掛著一個「法輪大法」「真善忍」的胸章。P. 先生站在門口,看著我笑。

那個叫Connie的西人女子告訴我,孩子們是提前跑來幫忙布置講座會場的。她說,這是法輪功學員第一次來到黑人區洪法,主要原因是槍擊事件後,他們意識到,黑人之所以被利用謀殺法輪功,從而參與捲入了中國政府對法輪功迫害之中的原因,是因爲黑人不了解法輪功是什麼。「南非槍擊事件後,很多黑人希望了解法輪功真相,所以我們來了。這些天和黑人朋友的接觸,我覺得他們真的很善良。他們能夠認識法輪功,並通過修煉法輪功而受益是我們最高興看到的事。」這位來自加拿大的西人女子對我說。




來自加拿大的西人法輪功學員Connie在教孩子們煉功。

講座是每天2個小時,連續九天。我問其中一位黑人,聽不聽得懂錄像中那位東方氣功師(李洪志先生,法輪功創始人)講的東西。他說,非常清楚,因爲李先生講的一切都是那麼簡單明瞭,而且有一種說不出的力量在裡面,使人忍不住要一直追著看下去。「這是我一生中聽過的最有意思的課,我想我會學下去。」

一位在南非做導遊的先生說,南非槍擊事件前,他從來沒有聽説過法輪功這三個字。「太好了,」他說,「爲什麼以前帶過的那麼多中國旅遊團的人都沒有跟我說過呢?」

還有一位正在做亞洲交換學生來南非生意的老先生知道我是記者,主動跑來跟我講話。「我是聽了昨天的廣播,專門趕來了解法輪功是什麼的。」他說,「那個丈夫被中國政府謀殺的女子和她女兒的故事讓我坐立不安。我到電臺要了這裏的地址,在路上花了5個小時的時間才趕過來。聽了李先生的兩堂課,我全明白了。我身邊一起工作的6個朋友也都明白中國發生了什麼事。」他問一位法輪功學員,南非人民能做些什麼,「我們難道就這樣站在外面看著這場屠殺發生嗎?」那位來自德國的法輪功學員說,法輪功不參與政治,只重人心。如果大家都明白了這場迫害的實質,都知道大法的美好,都能從中親身受益,這場迫害難道還能持續下去嗎?老先生於是馬上說,那好,你們走以後,就讓我來做這個地區的法輪功聯絡人。……

講座4點多結束了。我們也準備告辭。我買的一些給孩子們吃的點心被孩子們一搶而光。之前還走過來兩個成年人,問有沒有他們的份。我便特意留了兩份給他們。不一會兒,眼前幾十雙黝黑的小手便消失在大廳裡依然回旋的音樂裡。……

車開動了。索韋托漸漸消失在視線裡。我的心,也溶化在車過夕陽的塵土中。




當地民眾和孩子們一起在學煉法輪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