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曼德拉当年保镖「闯」南非黑人区(中)(多图)
 
2004年7月18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李华南非报导) 几天下来,这个索韦托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可怕。路边的小矮房多是砖房,有的石灰涂的不太均匀,像打了个补丁,屋外挂了很多各种颜色的衣服(黑人的衣服都比较鲜艳),有的女子头上顶著个竹篮米袋之类的东西。那是在叫卖。有的妇女用布带背著孩子在街上走,孩子们在街上嘻闹,有些脏兮兮的没有什么玩具但看起来还很高兴。卖水果的,买毛巾、地毯的,在路两边三三两两德等著顾客,还有人在阳光的树影下睡觉。一切好像阳光下湖边的芦苇一样自然。感觉上很像在家乡──湖南乡下,只是老百姓的皮肤晒得更黑了。

当然也有少数豪宅,庭院很大,围墙高高的,只看得见凸现出来的屋顶。像曼德拉、图图大主教的故居。




前总统曼德拉居所,位于Houghton的第12大街上事中心附近。

这一天,P.先生说要和我们去那个“神秘”的地方。那是奥兰多西区汤姆叔叔小镇的社区服务中心。我一推开门,看见大厅内有七八个黑人小孩在嘻闹。



社区服务中心内可爱活泼的小男孩。

忽然,一个八、九岁模样的小男孩看见我,张开双臂向我跑来。我看见更多的小孩向厅内另外一个也是刚进门的穿黄色外套的白人女子跑去,白人女子也张开双臂,给了他们一个满满的拥抱。我愣了一下,有些不习惯的也抱了一下这个跑来的孩子。心中一下子好像有什么东西松了,化了。那些小孩子去完那个女子那里又跑向我,我也一一抱了他们一下,摸摸他们的头,拍拍背和肩膀。



社区服务中心内可爱活泼的小男孩。

厅内一边墙上挂著“法轮大法义务教功”的中英文黄色横幅。西人女子和另外一位西人男子的胸前都挂著一个“法轮大法”“真善忍”的胸章。P. 先生站在门口,看著我笑。

那个叫Connie的西人女子告诉我,孩子们是提前跑来帮忙布置讲座会场的。她说,这是法轮功学员第一次来到黑人区洪法,主要原因是枪击事件后,他们意识到,黑人之所以被利用谋杀法轮功,从而参与卷入了中国政府对法轮功迫害之中的原因,是因为黑人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南非枪击事件后,很多黑人希望了解法轮功真相,所以我们来了。这些天和黑人朋友的接触,我觉得他们真的很善良。他们能够认识法轮功,并通过修炼法轮功而受益是我们最高兴看到的事。”这位来自加拿大的西人女子对我说。




来自加拿大的西人法轮功学员Connie在教孩子们炼功。

讲座是每天2个小时,连续九天。我问其中一位黑人,听不听得懂录像中那位东方气功师(李洪志先生,法轮功创始人)讲的东西。他说,非常清楚,因为李先生讲的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明了,而且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在里面,使人忍不住要一直追著看下去。“这是我一生中听过的最有意思的课,我想我会学下去。”

一位在南非做导游的先生说,南非枪击事件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这三个字。“太好了,”他说,“为什么以前带过的那么多中国旅游团的人都没有跟我说过呢?”

还有一位正在做亚洲交换学生来南非生意的老先生知道我是记者,主动跑来跟我讲话。“我是听了昨天的广播,专门赶来了解法轮功是什么的。”他说,“那个丈夫被中国政府谋杀的女子和她女儿的故事让我坐立不安。我到电台要了这里的地址,在路上花了5个小时的时间才赶过来。听了李先生的两堂课,我全明白了。我身边一起工作的6个朋友也都明白中国发生了什么事。”他问一位法轮功学员,南非人民能做些什么,“我们难道就这样站在外面看著这场屠杀发生吗?”那位来自德国的法轮功学员说,法轮功不参与政治,只重人心。如果大家都明白了这场迫害的实质,都知道大法的美好,都能从中亲身受益,这场迫害难道还能持续下去吗?老先生于是马上说,那好,你们走以后,就让我来做这个地区的法轮功联络人。……

讲座4点多结束了。我们也准备告辞。我买的一些给孩子们吃的点心被孩子们一抢而光。之前还走过来两个成年人,问有没有他们的份。我便特意留了两份给他们。不一会儿,眼前几十双黝黑的小手便消失在大厅里依然回旋的音乐里。……

车开动了。索韦托渐渐消失在视线里。我的心,也溶化在车过夕阳的尘土中。




当地民众和孩子们一起在学炼法轮功。


 
分享:
 
人气:13,69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