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披露:趙紫陽軟禁中的蒼涼故事(多圖)
 
林淩
 
2004-6-8
 

趙紫陽1989年6月21日子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上。這是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趙在此會上為自己辯護,並明確表態反對鎮壓學生。背對鏡頭左面第一人即趙紫陽,右起第二人即薄一波

【人民報消息】趙紫陽,失去自由十五年的中共前總書記,因為同情八九北京學運而被罷黜,軟禁至今。

開放雜誌編者按指出:本文《軟禁中的趙紫陽》的作者陳政德以知情人的角度,報導和描述趙的近況,指出趙的自由已從鄧小平的限制到被江澤民完全剝奪,而健康狀況日趨惡化,其境遇比國民黨軟禁的張學良還不如。

正因為趙同情學生、江參與鎮壓,所以趙主張平反六四,而江懼怕真相被揭發。江澤民一年比一年更怕趙活著,更怕他死去,江澤民知道如果再來一次「八九學運」,自己就不是下臺的問題了。

陳政德寫道:二OO三年夏的北京。太陽已經落山,空氣仍然凝重炎熱令人透不過氣來。東城的富強胡同完全籠罩在日落後的昏暗之下。「呲、呲」胡同六號的兩扇紅門之下有人按響門鈴。平日此地冷落人稀,門可羅雀,門鈴的聲音顯得剌耳異常。一扇紅門開出一道縫,裡面人向外凝神張望,暮色之中辨出來人,閃在一旁,讓來人入院。

◎ 富強胡同六號四合院滿目淒涼


趙紫陽
那是一個有三個套院的四合院。入院之後,第一進院內一群衣冠不整的象是警衛模樣的年輕人都停住原地,不定的向來人張望,竟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卻沒有人出聲。來人也是一怔,外面那麼安靜,院內竟有這麼多人站在院子裡,但不去理會,穿第二進院徑直走入裡院。

裡院雜亂,遍地堆放沙土、石轉、木料、破舊家具,顯是臨時修屋。三進的四合院年久失修,已經成為「危房」。一眼望去,雜亂無序,滿目蒼夷。微弱光線傾斜之處,但見蚊蟲飛舞,聚集成團。與北京街上「薩斯」病災剛過商鋪重開立即車水馬龍,燈紅酒綠的氣氛相比,院中的時間好像停留在上世紀七十年代。

暮色之下,一位老人孤零零坐在院中一把小凳子上,身著淺色短袖衫,手中一把蒲扇,背著光線面處灰暗,暮色天光之下,滿頭白髮頗為醒日。仔細瑞祥,老人面色凝重,正掙扎著站起來同來人打招呼,動作之間,上臂略抖,呼吸急促沉重,盡顯蒼老。這位老人便是被中共隔絕於世十四年的前總書記趙紫陽。此時此刻,八十四歲的老人正經受又一沉重打擊,老伴梁伯琪嚴重中風正在北京醫院住院搶救。

訪者追述個中細節之時,不禁悲傷感慨。「看到老人體弱多病,入夏這麼久了,家裡人還說經常咳到後半夜,又見環境如此惡劣,但老人還是萬事不驚,泰然處之……」。

◎ 可怕的江核心


2002年4月29日的美國時代周刊將趙選為亞洲
英雄,表彰他為了在中國實現民主法治而放棄
權力失去自由
趙紫陽今年八十五歲。幾年前就有心臟病並且安裝了起搏器。近幾年肺部出現大面積纖維化,肺功能脆弱,經不起再次感染,成了其健康的大患。

自一九八九年起中共中央專案小組對趙紫陽進行了幾年的專案審查。調查的內容包括美國中央情報局通過蒙羅斯提供「經費」問題、以及支援「動亂」、「分裂黨」的問題等等。一九九一年之前,趙曾寫過兩次報告,對其指控一一予以反駁。黨內有一些人,處心積慮想致趙紫陽於死地。一九八九年對其子女的所謂「官倒問題」在海南省展開調查,調查之細,據被調查的工作人員講:「連一張公共汽車票也不放過」。只是查無實據,因此不好在此問題上大作文章罷了。這些人的「倒趙」活動一直繼續到到一九九一年前後鄧小平批示「對趙紫陽的批判到此為止。」

以王任重為組長的專案小組的結論最終也是查無實據。在召開十四大前夕,中共對趙紫陽宣布「審查結束」,但「支持動亂」「分裂黨」的結論竟然不變。

據專案組人士多年以後私下的談話,當時「組織」上對趙宣稱:「在對你的問題立案審查結束後,希望見了老同志不談『六四』問題,以免引出麻煩。因為你的觀點大家都清楚,人民也都清楚」。

◎ 專案小組查無實據但軟禁十五年

在中國的法律裡面,甚至包括中共的各種規定裡面,根本就找不到「軟禁」這個概念。但中國的憲法裡面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或者人民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體。」

趙紫陽的自由是鄧小平默許下,由中共中央以「組織」的名義予以限制的。一九八九年開始「組織」上限制越紫陽外出,十五年如一日,一個公民的權利就這樣被「組織上」剝奪了。好在深宅裡院,內有警衛、「秘書」、「參謀」之類;門外武警、便衣遍布,特別是所謂「敏感時期」,尋常之人決不可能接近趙家。


趙紫陽1989年5月19日於天安門廣場見過絕食
學生後即失去自由,被軟禁於北京燈市西口富
強胡同六號這座大院中
但是崗哨戒備的森嚴,絕對比不上「組織」上無形的銅墻鐵壁。對一個失去自由的老人的任何申訴、要求甚至抗議,一概不予回答。

「石沉大海,不理不睬」非但比任何牢墻都堅固,更為絕妙的是「組織」上的代表,當政的煩導人可以心安理得,不聞不問,從心靈上解脫出來。

據主管具體事務的人士透露,十五年來不予回答的單子「列出來能有一尺厚」:

提出「到北京郊區的慕日峪」,不予答覆;

提出「到南方的廣東省」,不予答覆;

提出「寫回憶材料,要求把自己公開的、未公開的一些講話材料調來閱看」,不予答覆;

指出不要把我當作不穩定因素,不予答覆;

提出「限制個人自由是違反憲法的,也不符合黨章」,還是不予答覆。

◎ 十五大公開信被江澤民嚴厲報復

如果說鄧小平限制了趙紫陽的自由,趙紫陽的自由最終是被江澤民完全徹底剝奪了的。

原因是因為趙紫陽給中共十五大代表寫了一封建議重新評價「六四」的信,認為「六四」問題遲早是要解決的,提出「早解決比晚解決好,主動解決比被動解決好,在形勢穩定時解決、比出現某種麻煩時解決好」。

江澤民是踏著六四義士的鮮血和白骨登上黨政軍的最高寶座,重新評價「六四」、解決六四不但是斬斷江澤民的仕途,而且還要被押上審判臺。所以江不但不要早解決,而且要永遠不解決!


趙紫陽2002年最新照片首次發表
此時,寫建議信的趙紫陽,早已身陷圄圄,與世隔絕,對執政的江澤民不可能有任何威脅。但是,江澤民卻對趙紫陽採取了懲罰性的報復行動,禁止任何會客。除居所之外,個人活動範圍縮小到北京的兩處:北京醫院和遠郊區一個農民開辦的高爾夫球場。北京的一些老幹部曾私下議論:「可見此人(指江澤民)心胸之狹窄」。又有人道:「共產黨的做法和國民黨不同,張學良的舊友照常往來,趙紫陽就不行」,這還是對待黨的總書記啊!江澤民真是心黑手狠!

◎ 槍桿子裡面出政權

陳政德最後寫道:此時,一九八九年批判趙紫陽的十三屆四中全會上,趙紫陽的辯護余音在耳:「在實際工作中,我還深深感到,時代不同了,社會和人們的思想觀念也發生了變化。民主已經成為世界潮流……人們的民主觀念已經普遍增強……而且,民主的旗幟如果我們黨不去高舉,就會被別人奪去」,他還說:「我覺得,我們遲早要走上這一條路。我們與其被動的走,不如自覺的、主動的走」。

這話是趙紫陽十五年前針對中國共產黨全黨所言,如今想起來已經沒有機會了,中共在核心江澤民的領導下,這十五年已經迅速腐爛到無法收拾的地步。況且,到現在,六四還不能平反,六四難屬還在被拘捕,有人命的江澤民還在掌握軍權。

今年是趙紫陽,一位共產黨的前總書記、一名共和國的公民失去自由的第十五個年頭。他什麼時候可以恢復自由之身?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