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般的愈合:歪打正著
 
子仙
 
2004-6-17
 
【人民報消息】我小的時候正趕上「讀書無用」的時期,平時沒事幹,會到母親工作的診所去,到中藥房去聞聞中藥的香味,再幫一點小忙。醫生會順手抓一把麥冬、棗子或甘草之類給我解解饞。對孩子來說,吃任何東西只要有那麼一點點甜味就開心極了。

我還會經常聽到一些醫生之間的對話,如「……他這個拉肚子的毛病時好時壞,用了很多方子治了好久總也不見好轉。有一次我也煩了,抓了一把大黃加在藥裡,誰知服了藥後回家猛瀉了一次之後,就再也沒犯了……」這種有趣的「歪打正著」的談話聽多了,對我今後的行醫過程中無疑是有一定的影響的。因為從小我就懂了一個道理,對待病情不能只用或只有一個辦法去治,不能鉆到牛角尖裡去。

我外祖母也告訴我這樣的一個故事:

我們老家旁邊有一個造船廠,經常會有受了傷的工人來治病。一天,外祖父正好出診不在家。一個工人不小心一斧頭砍在大腿上,一大塊肉懸在那兒,忍痛一瘸一拐的來找外祖父。當時只有外婆一個人在家,見到這血流如注的情景,外婆二話不說奔到後院抓了一把長在岩石裡的野草,洗乾淨後,搗搗碎,一把就糊在傷口上。包紮了以後,不一會兒,血流就止住了。過了幾天,傷口竟奇蹟般的愈合了……

我問外婆是什麼草藥?叫什麼名字?她也叫不出名字來。因為當時見它長在石頭縫裡,就想到,這草既然能把岩石粘在一起,一定可以把人的血肉也給粘上的。事實證明,這種草藥確實是可以愈合傷口的。

祖母又加了一句說:「世界上許多花、草、植物,它們都可以做藥的。不是它們長在那兒無用,而是我們不理解不懂得用它們。」我又記在心裡了。

等到我自己做醫生了,經常也會發生一些這種「歪打正著」的情況,如:有一次來了一個頭痛的男子,發病時頭痛得如裂開一般,做過各種檢查,服了很多藥,不僅不見好轉,還在加劇。他來治病有二個多月了,我也想盡了各種辦法,只能暫時緩解症狀,總也不見徹底的好轉。在給他治療過程中,我注意到他頭痛時總是伴有二只耳朵通紅。於是嘗試了幾次耳朵放血,頭痛會減輕一些,可還是不時的發作。

有一次當他發病時,我拿了幾個冰塊貼在他通紅的耳朵上。冰塊迅速的化成水了。於是我就繼續用冰去降低耳朵的溫度。那二只燃燒般的耳廓在20多分鐘後開始慢慢的降溫了。奇怪的是這次沒有用針,頭痛就停止了。

我讓他回去後,一有頭痛就用冰去捂耳朵。三個月他沒有來過。後來打電話告訴我,現在還沒等耳朵熱,他就先用冰捂去了,頭也不痛了。

在臨床上,我深深體會到大道至簡至易。既然人的身體百分之七十是水組成的,那麼水熱了加冰,水冷了加「炭」,應該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為什麼人就不明白呢?

註:這僅僅是我的臨床的一個小小的經驗,供讀者參考,並不是所有的頭痛用冰捂耳朵就行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