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緣!一個讓人張大嘴還要睜大眼琢磨的奇事(圖)
 
玉琳
 
2004-6-16
 
【人民報消息】剛過凌晨三點,電話鈴響了,簡如彈簧一樣,從床上跳起來,撲向電話。對她來說,這樣的時間段打來的電話最可怕,也許是生命垂危的女兒最後一次呼救了。

是醫生打來的,讓她立即趕到醫院去,女兒申請、排隊、等待已久的肺臟有了,一個肺正在空運到這裏來,一小時內就要手術。

簡慌裡慌張的往手提包裡塞東西,都沒有去想帶這些東西幹什麼。在先生的提醒和催促下,她終於回過神了,明白了此刻她什麼也不需要帶,就空著兩隻手急急忙忙的和先生一同往醫院趕。她心裡明白,這個最充滿希望的時刻,也正是最容易失去女兒的時刻,因為換肺可不象換件衣服那麼簡單容易,一小時後自己有可能失去這個孩子……。但是,如果不做手術,自己不久就一定會失去這個女兒。人啊,轉了這麼一大圈,難道就是為了這一切而空忙一場嗎?早知如此,何苦當初生下她呢?簡抬起頭來,仰望天空,似乎想問個答案來。今天的夜空黑漆漆的,遠處似乎有一線光明。

剛剛趕到的直升飛機還在空中盤旋,醫院裡已經有點亂了,因為大家都知道,此刻每一分鐘都很寶貴,一個生命失去了,另一個生命存活的希望就全看造物主的旨意了。

簡趕緊往自己嘴裡塞了一粒強心救急的藥,生怕自己此刻突發心臟病就更添亂了。

女兒被護士推進手術室時,從她身邊經過,莫尼卡看上去倒是信心十足,一副會成功的樣子,這使簡放心了許多,只是緊跟著她的那一堆附帶的設備。從氧氣罐到各種測試儀器令這個做母親的不得不面對現實。自己的女兒其實已經給這個社會帶來太多的麻煩了,為了使她能生存下去,所有這些儀器都需要正常運轉,因為如果一個部件不工作,莫尼卡的生命就可能會有危險……

她們當初申請換肺,被排在第十九位,也就是說前面十八個人的願望被滿足後,才會輪到莫尼卡,而這種身體的部份卻不是從工廠能製造出來的……。更令人沮喪的是,在目前的醫學史上,據說被移植後的肺在體內至今為止最長的還沒有呆到超出七年時間。簡的這個先生是莫尼卡的繼父,他坐在簡的身邊,緊皺著眉頭,一言不發。

看著護士忙碌的進進出出,象是簡在廚房做飯似的,一會兒忘了油,一會兒找不到鹽一樣,幸虧自己幫不上忙,否則簡一定會衝進去幫忙了。

人就是這樣,一旦與自己的親人切身利益相關時,就會持一種不公正的批評的眼光。簡當時不是嫌醫院的設備不好,就是擔心醫生的經驗不夠、資歷不深。簡胡思亂想著,又為自己的挑剔感到慚愧。醫生護士們盡他們最大的努力在搶時間,他們緊張的連看簡一眼的功夫都沒有。

莫尼卡生下來是健康的,沒有任何與其她孩子不一樣的地方。她是一個性格固執、脾氣暴躁,但聰明過人的女孩,小學畢業直到高中,一直是體育健將。大學開始時,經常患感冒、咳嗽,讀研究生後就變得越來越虛弱。當她拿到律師文憑後一天也沒有工作過,她從帶一個小氧氣袋到需要大氧氣瓶,她的肺逐漸壞死,最終就只能終日坐在椅子或床上了。

簡想著想著,似乎看到醫生朝自己走過來,從他的眼神中,簡看到了希望。醫生搖搖頭說:「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適合的移植器官,肺的大小、尺寸就像為莫尼卡專門設計的。更奇怪的是,連各種生理的條件,從血象到幾十種肺臟存活必需的指數,都一一相配,好到不能再好的地步,幾乎是上帝為她又造了一個完美的器官。再觀察一二天,莫尼卡就可以從危重病房轉到普通房間去了。」

簡興奮的不知說什麼才好,直楞楞的看著醫生,嘴裡嘟嘟囔囔前言不搭後語的說了幾句話。醫生叫她回家休息去,說莫尼卡應該沒有危險了。

簡來到我的診所告訴我手術的經過時,不停的流著淚,看得出這是那種既興奮又激動的眼淚。

我認識這母女也有很久了,心裡真為她們高興,就順便問了一句,「你知道對方是誰嗎?」

「不知道」,簡茫然的說。

二個星期後,當簡再來時,臉色蒼白的樣子,我以為莫尼卡出事了。不!不!不!我心裡不禁一緊。但簡卻告訴了我一個令我完全想不到的故事:

「莫尼卡從小有個好朋友,叫詹妮佛。兩個人形影不離,從不拌嘴。詹妮佛更開朗,愛運動,騎車、游泳、跑步樣樣優秀。

當我與第一個丈夫離婚後,搬到另一個州居住。對於這兩個孩子來說無疑如生離死別一般。我因為一氣之下找到工作,也沒有選擇,就強拉硬扯的把這兩個好朋友分開了。為此,莫尼卡傷心了很久,她健康的變壞是從跟她的好朋友詹妮佛分開後開始的。她們一直有書信來往,但莫尼卡的身體愈來愈糟後,漸漸的她們之間的聯繫也就不如過去那麼頻繁了。詹尼佛的最後一封信是說自己正在準備參加一個三項全能的比賽,是為一個慈善機構募捐資金舉行的。

昨天收到詹妮佛父母的來信,在這次比賽中,詹妮佛在最後一項自行車越野賽中,不幸摔倒,身體被拋出很遠,頭先落地,重重的砸在一個岩石上,頓時失去知覺……

詹妮佛二十多天不省人事,醫生說她將終生成為一個植物人,與其在毫無知覺中浪費青春,不如讓這個年青健康的身體去幫助更多需要她的人……

詹妮佛在某日某月某時離開這個世界了。讓人震驚不已的是,詹妮佛參加募捐比賽的目地是為莫妮卡能換上一個健康的肺……」

簡說詹妮佛離去的時間正是二個星期前凌晨三點鐘,那個叫醒她的電話的時候。

莫妮卡的胸腔裡裝著詹妮佛的肺,那麼完美,曾經坐在輪椅上的莫妮卡已經不用再羨慕那些能自由行走和呼吸自如的人了。可她並不知道,她的好朋友的肺和自己的心臟在一起,是那麼的和諧,好像從來就是自己的一樣。

我沉思了,人之間的因緣關係,似乎在冥冥之中有著安排……

轉自正見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