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加平提出了一個不是開玩笑的命題
 
作者:史達
 
2004-3-2
 
【人民報消息】當一隻遠洋船在驚濤駭浪的大海中行使時,如果握有全船人命運的船長因為個人原因不再為全船的安危著想,而只是為了掩蓋自己已經暴露了的強盜劣跡、殺人命案、或者色徒變態的本性,如此,船長害怕將被審判入獄而不讓船靠岸;相反,他終日沉迷酒色靡樂、根本無心航行和長遠生計,而是以保命保位為第一要任;甚至挺而走險、把船帶入深淵而走向毀滅。那時,船上的大副、二副和水手們該這麼辦呢?

呂加平就是這艘厄運船上的一個水手,或者說是共產黨船上一個本份的黨員。在一系列的文章和上訴信中,他向共產黨同伴們提出了江澤民的嚴重問題;這些問題不光是作為黨魁對中國人民犯下的錯,而是江澤民本人對於共產黨本身所犯下的大逆不道之事,其中包括在出生和入黨等關鍵內容上長期欺騙黨組織、作為莫斯科的臥底特務、竊取共產黨領導職位、出賣中國人民不會善甘罷休的大片國土給俄國、模仿慈喜太後縱色揮攉海軍經費、夥同兒子侵吞大量民財國財、違反黨內內定交班給胡錦濤等違反黨紀的重大問題。

其實,呂加平的出色之處,不在於他揭露了江澤民嚴重的歷史問題,這些內容在海外早已差不多家喻戶曉了;呂加平的了不起是因為他的勇氣和品德,是他作為一個厄運船上的本份水手向所有官員和水手們所發出的救船救命的緊急信號。因為,如果任憑江澤民亡命折騰下去,這不單單是一個亡國的問題,對於共產黨來說,這將是一個亡黨在先的問題。所以,船上的官員和水手們包括胡錦濤在內會與呂加平同命相連也就不言而喻了;可悲的是,他們都沒有呂加平的膽氣、和對共產黨的那一份真正的無私奉獻和忠誠。

不過,之所以喬石、胡錦濤等高層人物不敢對江澤民下手,也可能是江澤民的迫切擔心和亡命勁。如果江澤民不在今天的霸主位子,可能他早就被隔離審查了;這麼多年來他因為自己的歷史問題和身份而唯唯諾諾、惶惶不可終日,所以,一旦爬上共產黨內至尊之位,他至死也不會下臺。這也是江澤民三番五次在退休問題上耍痞耍賴,特別是學上海灘小三賴要鎮壓法輪功以欺弱立威、指鹿為馬來達到打擊對手、清除異己的主要原因。

而且,如果胡錦濤和共產黨內正統力量不能拿到對臺灣動武的控制權而任憑江澤民去主宰;那麼,誰要想動江澤民,他就會以向臺灣反對戰爭來動用軍隊和戰爭戒嚴以自保。屆時,投鼠忌器,任何人也不願成為中華民族乃至全人類大災難的一條導火索;但是,江澤民卻利用了這一點來成功地要挾了中國共產黨。

另外,江澤民操控了一幫同命相連的貪官死黨安插在要害部門,也有一批目光短見的被利益官位誘騙的投機分子充作幫兇炮灰。這些死黨炮灰和江澤民的下流手段使得船上的官員和水手們不敢太多思考共產黨的前途、甚至他們自己的命運;更談不上真正有所作為,群起為共產黨除奸、為胡錦濤正名的黨員本份。

呂加平在短期內被釋放不是江澤民的心慈手軟,也不是呂加平有什麼後臺,而是江澤民對付他們船上官員和水手們的緩兵之計。江澤民有他的周永康內侄和死心塌地的劉京把握公安部的大權,要欲加之罪整死呂加平可能是舉手之勞;但是,加害呂加平只會激化矛盾、從而喚起船上官員和水手們對自己前途命運的真正擔心、而引起全黨同悲共鳴的局面,所以,他暫時不對呂動手。然而,從江澤民對劉曉慶一個藝人都不放過的心胸,除非江澤民垮臺,不然呂加平根本沒有可以掉以輕心、高枕無憂的理由。

現在,中國共產黨能不能闖過江澤民這一劫,要看共產黨中沒有完全墮落的成分還剩多少。為什麼江澤民要保貪官、保惡吏是因為物以類聚,等到共產黨全體墮落爛透而與江澤民同類時,他江澤民當之無愧地會成為黑中之王;不過,那也是全體人民揭竿而起推翻他的貪政淫政之時。但是,諸如胡錦濤、溫家保等尚存一絲自保和親民之念,如果要讓共產黨有東山再起的可能,把江澤民處於黨紀懲罰是建立共產黨內部黨紀威信的第一步。黨紀威信無存,共產黨的潰爛將就在眼前。

不過,就算胡錦濤與共產黨能夠走出江澤民這一大劫,歷史上共產黨對於中國人民所犯下的大罪就等同與江澤民對於共產黨所犯下的大逆不道一般。屆時,共產黨能否痛改前非、放下屠刀重新做人對其將是一個生死劫的大考驗。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共產黨中出了個本份的黨員呂加平,那麼中國人民中會不會出千萬個本份的公民呂加平呢?這對中華民族來說將是一個不是開玩笑的命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