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似退非退胡半推半就 眾高官齊聚北京解決不了這問題(多圖)
 
林立
 
2004-2-17
 

七省區貨運列車洗劫潮
【人民報消息】香港文匯報報導,中共中央黨校每年都會針對一項重大專題,召集黨政軍省部級、大軍區級高官參加研討班,此次「新發展觀」的參加者包括大陸省部「一把手」和大軍區級共軍將領。

中共黨政軍正省部級與大軍區級高層官員從昨天起齊聚北京,參加為期一週的「新發展觀」研討班,以期在國家發展的政策路線上統一思想,建立共識,全面實施新一屆中共中央提出的施政新方略。

目前江澤民已經親定了第五代第六代班子名單,為兒子當獨裁者鋪著道路。不知道新一屆中共中央有沒有施政新方略,而且這個施政新方略是不是姓「江」?

2月16日有人在網上散布一個傳聞,是影射胡錦濤的,傳聞說:「某位領導人身體其實並不好,甚至還不如其前任,儘管這似退非退的前任年齡要大上半代。搞不好只能任一屆。」江澤民親擬的第五代第六代班子名單裡沒有胡錦濤,這個傳聞的來源當然就不難猜。雖然胡錦濤對江澤民的指令半推半就,但遠遠沒有滿足這個似退非退的江攝政的要求。

這次,黨政軍正省部級與大軍區級高層官員齊聚北京不知想解決什麼問題,能解決什麼問題,反正有一個問題是當務之急,必須解決。那就是讓中央非常頭痛的問題──「鐵道游擊隊」洗劫十億物資!而且還在繼續,光2004年一月中旬,西北、西南鐵路線,在五天內,又有十多列運貨火車、四百多節車廂物資被洗劫、搬運一空,直接經濟損失達1·2億元。到今天不知又有多少物資被洗劫一空。

爭鳴雜誌2月刊透露,二OO三年發生了二百七十多次洗劫鐵路貨運列車事件,二OO四年一月中旬,又有十多列貨車被洗劫。

也許農民不動真的,中央不會出那個「直接帶有資金」的「「重中之重」的一號文件

二OO三年「鐵道游擊隊」活躍情況


鬼子的末日
五十歲左右的人對「鐵道游擊隊」實在太熟悉了,在中共電影裡次次都把鬼子打得哇哇叫,《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就是電影「鐵道游擊隊」裡的插曲,六十年代老百姓個個都會唱、都愛唱。現在時代不同了,鐵道游擊隊與時俱進地反過來跟共產黨幹了,因此共產黨不許傳唱《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了,因為裡面有一句歌詞是:鬼子的末日已經來到了。看來中共自覺自願地把自己定位在「鬼子」位置上了。

二OO三年,山西省、內蒙古自治區、甘肅省、青海省、寧夏回族自治區等六省區的鐵路沿線,先後發生了二百七十多次規模性洗劫載貨列車事件,經濟損失十多億元。其中有一百十多次當值公安、武警與劫貨的團夥發生槍戰,有一百七十多名鐵路公安人員和武警傷亡,九十多段鐵路線被破壞,鐵路部門的物資、火車車輛、鐵路設施等損失超過三十億元。當然這在新華網上是絕對看不到的,估計是中共給那些香港雜誌社留一條「生路」。

最震撼的規模最大的一次洗劫事件


2007年上海世界金融中心完工,
耗資驚人,高1700尺左右
規模最大的洗劫事件是一次有一萬五千人參與的洗劫列車事件,有一萬五千多名農民參與,出動了二百三十多輛各種機動車輛裝載貨物,搬運貨物時間長達三十個小時。中央束手無策。

煤炭從山西省礦區裝載外運,整列運煤車被劫到外地轉售,多達二百萬噸,價值五億二千多萬元。這種搶劫,顯然是有部署的,有企業、政府部門幹部勾結作案。

內蒙古、青海、貴州等省區鐵路沿線農民、民工還公開把搶劫來的物資出售。地方政府則以低價收購後,再高價轉售,從中牟利。地方官員還公開喧嚷:「國家物資,大西北百姓也有權享用!」「國家物資不是京官和沿海地區當官的專用的。」

矛頭所指一目了然。在窮困省市,工資發不出,而上海等卻在發下幾個月的補貼。每年人大開會,很多省的代表都提出江澤民給江家幫、上海幫的待遇實在過份,再加上他們本身的張揚,牛氣和揮霍,在內外結怨甚深。

二OO四年「鐵道游擊隊」仍在活躍

二OO四年一月中旬,西北、西南鐵路線,在五天內,又有十多列運貨火車、四百多節車廂物資被洗劫、搬運一空,直接經濟損失達1·2億元。

官逼民反 國務院下達緊急指令


官逼民反洗劫貨車
一月十五日,國務院下達緊急指令:提升對鐵路交通線的安全保衛。經中央軍委批准,從濟南軍區抽調二千名特種部隊,到鐵路線要塞巡邏。去年十月下旬,已從河北、山東、江蘇等省抽調了八千多名武警到西北、西南鐵路線協同鐵路公安部門擔任護衛工作。

該緊急指令要求.加強對客運列車安全保衛,對軍隊、軍需專列安全保衛,對特殊物資專列安全保衛,對專用列車安全保衛,力求萬無一失。

該緊急指令還要求:對鐵路線上有組織、團夥性攔截火車,目標是搶劫物資的,應勸阻,鳴槍發出警告。凡判斷非屬武裝暴力攻擊性、破壞鐵路設施的,未經請示,不准開槍,避免傷亡、事態惡化。

可見已經有開槍,傷亡和惡化事態發生,否則國務院不會下達緊急指令。

該緊急指令對屬於集團性,以搶劫鐵路貨運物資為「職業」的,必須依法懲辦,對屬於黑社會性質、配備武裝的集團,對鐵路及沿線設施進行破壞者,應予以嚴厲打擊,要公布犯罪活動,以起到威懾作用。但至今未見官方媒體如實報導這類消息,可見「鐵道游擊隊」的出現是官逼民反。

共產黨的難題無解

一月十六日,公安部又召開電話會議,要求鐵路公安和沿線武警要「六保一打」:保客運,保軍列、軍需,保專列,保特殊物資,保沿線隧道、橋樑,保鐵路線,打擊武裝團夥。

公安部再開多少電話會議也無濟於事,只有把「鐵道游擊隊」產生的原因找出來,解決好,才是真正解決問題。不過,難題在共產黨已經是個癌症擴散的晚期病人了,明知道哪兒長了癌也治不好,只好頭痛醫頭,腳疼醫腳,也就是維持著讓獨裁政權多喘幾天氣兒罷了。江澤民在這個時候把周永康調到京城當公安部長,就是起這個作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