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墜謊言九陷阱(4)──志願軍指戰員笑話黃繼光 雷鋒被揉搓得夠慘
 
作者:範英著
 
2004-12-2
 
【人民報消息】[欣見大紀元推出《九評共產黨》宏篇高論,心有所動,檢視舊日筆記和日記,寫成此文,作為應和。雖系邊角碎料,卻為親歷;辛酸教訓,寓其中焉!]

陷阱之六:「革命英雄主義」

俄國統帥蘇沃洛夫對青年人說:「你應該選一位古人,崇敬他,學習他,追上他,超過他,勝利將屬於你!」青年人上進心強烈,願效仿英雄人物,引導得當,是大有利於人類的。而共產黨卻利用這種青年心理,假進行「革命英雄主義教育」之名,為其獨裁政治服務。像我這一代人,從中共執政起,一路走來,頭腦裡充塞了數不清的「英雄人物」──奧斯特洛夫斯基(小說《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主人翁原型)、丹娘(卓婭化名)、馬特洛索夫、劉胡蘭、董存瑞、黃繼光、羅盛教、丘少雲、門合、王傑、雷鋒……大腦塞得快脹崩了!所謂英雄事跡,有的是人工拔高,有的是憑空捏造,有的是粉飾愚忠,總之是不擇手段,為我所用。不過到底還是培育了一批馴服的愚昧的奴隸,把中共奴隸主們推舉到驕奢淫逸、殘害黎民的寶座上。

有一次,我給一班團級軍官講文化課,課文是「特級戰斗英雄黃繼光」,內容說志願軍戰士黃繼光身負七處槍傷,猛然躍起,高呼:「讓祖國人民等待我們勝利的消息吧!」然後撲上敵人碉堡槍眼,敵人的火力啞了,戰友一舉奪得陣地,為大部隊開闢了道路。一下課,幾個剛從韓戰前線歸來的指揮員把我圍上。有的告訴我:「這都是瞎說,我打過多年仗,身上若有七處槍傷,絕對動不了!」又有人說:「那種情況下喊什麼祖國人民,笑話!」

「學雷鋒」是持續最久的運動,從毛澤東到華國鋒,再到江澤民,每當民氣衰落,中共走投無路時節,就把雷鋒搬了出來。60年代初,我在北京軍博二樓展廳參觀了「雷鋒事跡展覽會」,主題是表現雷鋒「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按毛主席的指示辦事」,重點突出雷鋒的「艱苦奮斗」精神,令人難忘的當然是雷鋒那雙補了又補的襪子。但到了江澤民執政期,《人民日報》又刊登文章,爆出來雷鋒的手錶。作者貌似公允地說:「戴了手錶的雷鋒讓人覺得更親近、更真實。它把雷鋒還原為一個更真切可感的普通人,而不只是乾巴巴的符號。」御用文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真不知人間有羞恥事!

毛時代的雷鋒是神化領袖的靈藥,是讓人民忘掉餓癟肚皮苦楚的仙丹;江澤民是把雷鋒當作販賣其臭名昭著的「三個代表」的店前招牌。雷鋒的幽靈,完全成了中共手中的糌巴,一會兒捏成扁的,一會兒團成圓的,擺弄了40多年,他還在被揉搓,可真夠慘的!

陷阱之七:「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

這個說法從前蘇共那裏搬來,乍聽很不順耳,經過中共闡釋,又感到別致,特別是把「衝鋒在前,退卻在後;吃苦在前、享受在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把方便讓給別人,把困難留給自己;寧肯前進一步死,不肯後退一步生;為人民利益而死,重於泰山」等品格形容語句加進去,就更令人肅然起敬了。但實際生活中卻被置換為黨員享受上要特殊,掌權上要爭先,出力的事他人幹,從而高層黨員成為不折不扣的特殊階層,基層黨員則可拿上官場入門卷,排隊進場。

有一次,我乘坐張家口至北京的火車,從南口上來一批機車廠的男女職工,其中一個青年男子高談闊論,有一句話我至今忘不了:「那些當官的黨員,都不是人做(讀音奏)的──百分之八十!」他的判斷先是激烈的全稱肯定,接著作了留有餘地的修正,是他思考的準確進程,也是對現實中「特殊材料」的生動描畫。

給我震動最大的莫過於那次新疆玉門大火中「特殊材料」的「以身作則」了。

教育局在一所禮堂舉行文藝演出,招待上級檢查大員。演出間突然起火。此時,坐在前排的的「特殊材料」們竟相逃跑。由於禮堂沒有安全設施,烈焰迅速蔓延,又只有一個門可以出口,此時「特殊材料」中發出一聲指令:「讓首長先走!」於是「特殊材料」們或把學生們推開,或從學生身上踩過,安全撤出。其中有一「特殊材料」,因燒掉了一些頭髮,出門後逕奔醫院,途經消防隊,竟不報告。結果,數百學生葬身火場。倒是一些很不特殊的教師,摟抱住孩子,抗拒火焰的襲擊。這是大海的一滴,而嘗一滴即可知道海水的味道。今日大陸,工、農、商、軍、政等領域的要津,均為這些「特殊材料」所占據,而他們中有幾個人不是為私利而愚弄群眾的?又有幾個人不是為宗派的、個人的權位你爭我奪的?「特殊材料」就是特殊,一點不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