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電話:《地獄門前》給你買下了一個墳墓(多圖)
 
黎梓
 
2004-10-15
 
【人民報消息】 真實記錄「河北巨貪」李真墮落歷程的《地獄門前──李真刑前對話實錄》一書近日出版。本書作者是新華社記者喬雲華,他前後15次、歷時一年多對執行死刑前的李真進行了面對面的採訪,他也是惟一被批准對李真進行面對面採訪的記者。

恐嚇:「這本書給你買下了一個墳墓」

10月14日在接受法制晚報記者專訪時,喬雲華說:12日,我的新書在北京舉行首髮式,13日晚上我就接到一個男子打來的匿名電話,他說:「你掌握得越多,你的危險就越大,你自己清楚。你的這本書給你買了一個墳墓。以後我們會找你的。」昨天白天我接了20多個從河北打來的電話,有陰陽怪氣質問的,也有拐彎抹角打聽的。喬雲華說:「儘管李真的案子結束了,但斗爭遠沒有結束。」

坐在記者對面的喬雲華雖然瘦小,眼裡卻閃爍著執著和堅強的光芒。他說:「我不想回答關於媒體的任何提問,你們的每次提問都讓我把自己重新帶回到痛苦的回憶中去。」

法制晚報記者:你為什麼不願面對過去?

喬雲華:李真這個案子太複雜了,儘管他的案子結束了,但斗爭遠沒有結束。李真的案子中存在一個很大的關係網,從我採訪開始,我就把自己攝入到這個關係網中,我感到了一種壓力。

法晚記者:書中似乎並沒有提到其他官員的事情啊?

喬雲華:但是書裡記述了很多事件,這些事件涉及到很多人。一大批人看見了自己不想看的東西,觸動了他們的利益,所以他們說喬雲華吃了豹子膽。

法晚記者:這種威脅恐嚇是出書以後才有的嗎?

喬雲華:從我第一次採訪李真開始就有壓力。有一天晚上,碰巧我出差不在家,有人敲門敲了一個多小時。同時,還有人向我工作單位告狀。從採訪到寫作,圍繞著李真的這張關係網就時刻存在。真實的記錄反映一個問題太難了。這本書給我帶來了風險,事業、前途、命運或許都會因此改變。

記者披露一個死刑貪官的真話都要豁出命去,李真當然要死的,為了封口就得讓他死。現在不少幹部,一雙規就莫名其妙的「自殺」了,有的都快放出來了,也突然「自殺」了,家裡人說不可能自殺,要上告,可找不著清水衙門。看看新華社記者喬雲華的採訪就會明白,什麼雙規、判刑、死刑,都是為了維護中共更大職位官員的安全。只有不知內情的人和別有用心的人才在那裏歡呼:「中共有救了。」

李真變壞的原因

李真是原河北省省委書記程維高的秘書,程維高是江澤民的好友,河北省委機關的幹部發現,凡給程當秘書的最後的下場都是死刑、死緩,但教唆犯程維高卻平安無事,不但如此,連程維高的女兒犯罪判刑都是判三年緩五年,程的兒子畏罪攜巨款潛逃海外竟無人再追究,這不能不讓人深思。

中國廣播網10月13日報導說,李真講述了:他如何從當初想做焦裕祿式的縣委書記蛻變為一個貪污腐化分子。他是如何在權力、金錢和美色這三道「關口」前折戟沈沙的。


作者喬雲華(右)在介紹採訪經歷。
提到李真,都會和「河北第一秘」聯繫起來。秘書是個默默無聞的職業,無職也無權,卻能辦一些有權人辦不了的事。李真在監獄裡對喬雲華道出了其中的隱情。李真說秘書的權力來自三方面:一是領導默許,二是制度賦予,三是自己開闢。

「由於我採訪的時候都是有專案組人員陪同,在說到領導默許時,李真抬頭掃視旁邊人員,表情就是一種回答。」喬雲華說。

喬雲華說,李真認為,最應該警惕的是秘書和領導勾結在一起,將權力私有化、家族化,這是最可怕的,但也是最難防的:領導把秘書當成心腹、代理人;秘書把領導做靠山、招牌,出了事,有領導護著,辦私事往往抬出「我是誰誰的秘書」這塊「招牌」。

教唆秘書學壞的程維高把李真當成心腹、代理人,出了事卻把他置於死地,所以李真臨死時留下遺言:「無悔一生,罪雖該死,但我一無後臺,二官職小,司法不公,怎服人心。」李真遺言已經說的再明白不過了,這正是目前中共反貪的現狀,殺小的保大的。

寫作就像在撕自己

中國廣播網13日報導說,近日由中共中央紀律檢委員會原副書記、李真專案領導小組組長劉麗英為喬雲華的《地獄之門-與李真刑前對話實錄》作序,說「這是一部催人淚下、讓貪官心靈崩潰的書」。

但是,殘酷的事實擺在面前,貪官心靈沒有崩潰,喬雲華的安全倒令人擔心,不知他是否也該象黃金高那樣外出要穿防彈衣。如果那些貪官污吏真想改好的話,怎麼可能想要忠實紀錄對話的記者喬雲華的命呢? 喬雲華採訪了李真之後倒是一頭栽進去了,因為李真向他說了實話。看來世界上沒有任何話會比實話、真話更能打動人。

北京青年報10月13日以《披露大貪官內心世界 喬雲華:寫作就像在撕自己》報導說,喬雲華說,我希望沒有過這樣的採訪。

報導說,李真被行刑後的第十天,喬雲華在出版社的「督促」下,開始動筆寫這本書。從採訪到寫作,喬雲華的心情非常複雜。「我一坐在電腦上敲『李真』這兩個字,就想起他和我談話的場景,想起他臨死前的表情。那段時間,我甚至不想再看到『李真』這兩個字,不想再聽到『李真』這兩個字,更不想把內心的痛苦向別人說。」喬雲華說,寫書,是撕裂自己的過程;但如果不寫更憋得慌,「要瘋掉的」。


程維高
從李真2000年3月30日被逮捕到他2003年11月13日被執行死刑前,喬雲華作為新華社記者在辦案人員的陪同下,對他進行了15次採訪。「開始的幾次採訪,是受命而為。當時接到任務的時候,帶著好奇和興奮的心情,也覺得這樣的採訪是記者生涯中難得的機會。」但當真正開始與李真對話之後,喬雲華說他覺得壓力越來越大,簡直是塊「燙手的山芋」。「我沒有想到,李真會對我講那麼多,那麼坦白。或許,他把我當做最後的朋友。」

作者題記的最後一句話

喬雲華說,作為一個記者,看到的苦難、不平、奇事已經很多了,但是李真敞開心扉對他談的那些心理感受,依然讓他很震驚。 「在採訪中,我跟著他哭過三次,是因為他講到那些貧困人群讓我想到我曾採訪過的一些窮苦人,另一方面是對他敬畏之感蕩然無存的同情。」

雖然現在書稿已經出版,但問到喬雲華是否輕鬆一些,他卻兩次無法抑制的哭出聲:「我再也不希望採訪第二個『李真』、第三個『李真』了。我知道,這本書將影響我的一生。」

書上,作者題記的最後一句話是:「我衷心希望不再有人步李真的後塵。」

喬雲華的願望是好的,但事實卻背道而馳,李真執行死刑已經一年多了,光是中共自己透露出去的貪官污吏外逃所攜帶的以億元為單位的巨款數額,就一次次的把人們從心驚憤怒訓練到麻木不仁。李真被徹底封口了,這是中共當婊子立貞節牌坊,延長壽命的需要。

別說是河北省「第一秘」,只要中共需要,總書記也照樣被封口,趙紫陽的軟禁至死是個最好的例證。記者喬雲華要小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