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肇星大丢中共老脸 胡锦涛恐怕不会高兴
 
作者:涤非
 
2004-10-14
 
【人民报消息】中国外长李肇星十月十一日在北京和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出席记者会时,一名美联社女记者问安南“有没有向中国表示对中国人权纪录的关切”。李肇星顿时火冒三丈,接连驳斥这位外国记者。本来记者是向身为联合国秘书长的安南提问,结果安南被李肇星抢走风头,只得哑口无言,尴尬地被晾在一边。李肇星发骚的新闻播出后,有的网民认为李肇星“再次显示山东蛮汉作风”。

今年四月中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香港行政长官所提有关香港政制发展的报告,明令二零零七年第三任行政长官及二零零八年第四届立法会的选举,不实行普选。这项决定将香港市民要求民主的希望之火一把浇灭,顿时招来全世界的谴责。面对批评的浪潮,李肇星大嘴一张:“香港在英国人的统治下也没有民主,那时候你们干什么去了?”顿时全世界为之气短。

其实道理非常简单。李肇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民主人士大概也忘了,英国人是世界上出了名的“绅士”,而中共却是惯于耍流氓手段的“瘪三”。跟绅士打交道,你可以光明正大,十二分放心;跟流氓打交道,香港人留个心眼仍不够,还得再安个心眼。绅士和流氓治下的香港有何不同,从九七以后的香港一直鸡犬不宁,即是明鉴。今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前民主党候选人何伟途,在虎门的酒店房间里被公安以“嫖妓”的罪名逮捕,并处以半年劳动教养。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中共流氓使用最卑鄙下流的手段,在选举前抹黑民主派。在中共流氓的治下,连处女都可以安上“嫖娼”的罪名,更何况身为男人的何伟途?所以何伟途在踏进虎门之前,实际就已经“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话已至此,香港的民主派可得小心那张“回乡证”,弄不好就是“火坑证”。

美国记者一提到“人权”的问题,李肇星的一双鱼泡眼就鼓得圆圆的,说明记者的问题戳到了他的痛处。要是没做亏心事,干嘛这么一蹦三尺高?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中国外交部长的智商,竟一低如斯。再看看李肇星是如何反问记者的。“我不知道你是否读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你的回答很含混。我明确地告诉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写有保护人权的条款”。这话完全是一副流氓耍无赖时的口吻。李肇星的主子江泽民在记者问起有八九民运女学生在监狱遭强奸一事时,江竟说“她是活该”。看来中共的流氓本性根本就是一脉相承。江泽民耍起流氓来臭不要脸,李肇星耍了流氓,却还要道貌岸然地楞装斯文。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法律在中共流氓的手里,用来擦屁股都嫌脏,连手纸都不如。

李肇星还“教训”记者,“我也不知道你是否读过联合国宪章?个别国家在台湾问题上的做法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这个问题”? “我的感觉是,采访联合国秘书长这样一位重要官员却不熟悉联合国宪章是很遗憾的。”这话让人云里雾里,不知道李肇星摆的是什么谱。中国的人权怎么与台湾挂上了钩?按李肇星的逻辑,难道因为“个别国家”在台湾问题上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所以中共就更有理由去迫害可怜的中国人民?再说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是个什么概念?李肇星有什么资格代表“中国人民的感情”?就凭你是三个代表的嫡系传人?李肇星大概不知道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曾说过,“如果一个政府以内政为借口,迫害自己的民众,国际社会就不能袖手旁观。”当然安南在北京与中共流氓两情相悦,大吃中共的冷猪肉的时候,早把自己的话丢到爪哇国去了。

李肇星还斥责记者不公道,“我不记得你是否在这个问题上主持过公理?我不知道你是否在台湾问题上写过主持公理的文章。”中国的外交部长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记者的天职是客观地报导事实,主持公理那是法官的事。中共在人权事务上恶迹累累,联合国、美国国务院、欧盟每年都把中共列为侵犯人权的头号流氓,这些才是记者所要报导的事实。李肇星的逻辑就是,谁为中共说了话,谁就站在了公理的一边,谁就是中共的朋友,就可以大享中共的冷猪肉。至于到底什么是公理或者是天理良心,则无关紧要。

连年被冠上“人权恶棍”的江泽民行将就木,被江泽民推上中共外交前线的李肇星大概日子过得没以前爽了,心里很不舒坦,所以记者一问起人权的话题,李肇星就顿足捶胸,骚劲大发,多半是想借此来表现一番,以讨好新主子吧。弄巧反成拙,李肇星这么丢中共的老脸,新主子恐怕也不会高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