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肇星答记者问大爆中共嘴脸及现国家形象
 
2004-10-13
 
【人民报消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采访报导)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日前与来北京访问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举行会谈后共同会见了记者,在美联社记者问安南是否就中国的人权纪录提出意见时,李肇星反问记者有没有熟读中国的宪法和联合国的宪章,对其进行了连续指责,并称,不熟悉联合国宪章规定就采访秘书长这样重要的人物,不很妥当。就此,本台记者含青邀请香港《开放》杂志社编辑蔡咏梅女士和原在中国大陆从事新闻工作、现旅居美国的自由撰稿人曹长青进行了讨论。

记者:首先请问蔡咏梅女士,您对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这样对待记者的提问,是怎么看的呢?

蔡咏梅:李肇星的态度作为中国的外交官,这次国内对他的批评是很强烈的。中国的外交官,基本的外交礼仪这些他都是很欠缺的。所以国内的朋友都批判他说:可能是中国有始以来风度最差的外交部长。因为李肇星他是从文化大革命成长起来的,他的整个风度就是一种红卫兵风度,那种完全不顾国际外交场合。但是以他的外交官,在国际外交场合里面基本的外交文明及行为都是要遵守的。但中国的外交官是很粗暴的、很战斗性的,完全缺乏基本的外交官的风度,而且他这不是第一次。

记者:曹长青先生您以前也做过记者,请问您的看法呢?

曹长青:我同意咏梅刚才谈的。我觉得李肇星有两个损失。一个是,他说这个记者你没有看过中国的宪法,你看没看过联合国宪章?那意思就是你没有资格来提这个问题。首先从记者层面,作为外交官这样质问记者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作为记者来说,记者一般认为是杂家,杂家他不可能去记取你每个细节。比如说你问中国的记者,中国环境保护法第七条是什么?也不见得谁都答的出来。但是今天作为记者都知道中国的宪法是假的,不是真正实行的。中国没有选举,江泽民和现任胡锦涛都不是选举产生的,这个基本大家都知道。

联合国宪章你说具体条文大家不知道,但是联合国宪章精神几乎记者是知道的,联合国宪章精神是包括保障人权的。那李肇星不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对待记者的,这是在记者层面。第二个,李肇星的身份更不允许他这样对待。就像刚才咏梅讲的,他是外交部长,外交部长主要是维护国家的形象、维护国家的利益,你这样凶神恶煞的对待记者,你怎么可能维护国家的利益和形象呢?李肇星这个态度本身就标示著中国没有人权的表现。

记者:说到人权,曹长青先生您觉得这对记者的权利是不是一种侵犯呢?

曹长青:当然是。因为记者可以有问任何问题的权利。你不能说记者问一个问题,你说你对这个问题读过哪本书没有?那这样的话,本身关系就倒错了。是记者有任何权利问你任何话,你作为一个中国政府官员,你有责任来回答或不回答,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你没有权利来质问记者你读过什么没有?这本身就是说他把关系颠倒了。

记者:曹长青先生您觉得李肇星和中国以往的外交部长、外交官相比,您有个什么样的比较?

曹长青:李肇星和中国共产党资深的外交官中比较,可能现在也是最差的一个。当然刚刚咏梅讲的可能是中国的外交官现在都比较差,但是如果真正比较的话,他的上一任也比他强。上一任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也比他显得有礼貌有文明一些。那么再看中国更早一些像是周恩来、乔冠华,这些虽然也是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外交官,但起码在国际场合可以表现一点按照国际礼仪的基本动作。

记者:曹长青先生,西方国家的官员在对待记者的态度上,您觉得主要有哪些不同?

曹长青:你看西方的西方领袖,包括美国的总统在记者会,每一个记者提的问题不管多么尖锐,都要笑呵呵的,微笑的解释,怎么敢想要反驳或是质问记者?而且都努力记住记者的名字,每个记者提的问题都要马上用名来表示亲切。因为媒体是报导的,因为你这样做马上报导出来。李肇星这个事情被全球的媒体一报导,你说中国丢了多少分?这证明你不懂得权利者和新闻记者之间的关系,你也不知道你作为被选举者和选民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他不知道?因为他正好在中国这两点和西方都相反。他第一个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第二他不受新闻舆论监督,所以他才发生这样的行为。

记者:蔡咏梅女士,您还有什么要补充吗?

蔡咏梅:我没有什么其他补充的。就是李肇星他这种态度,其实以前香港记者也领教过。有一次我记得在一个记者会上,有一个香港记者问到西藏问题,他马上问记者:你对西藏问题知多少?反过来审问记者。当然共产党他们就是处于一种共产党的意识型态,反而认为李肇星维护了中共官方的意识型态,所以反而是一次成功、胜利,从来没有对这种行为进行检讨,我觉得关键还是一个权力的来源。因为他们在中国是做官、做老爷,所以权力不是人民来的,是自上而下来的。另外就是根本就没有新闻自由,因为没有新闻自由,他就不必要怕记者,甚至就是在权力来源上,他觉得你记者就是我的老百姓,我可以管你所以就特别的嚣张。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