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坟包被猛然破开 (图)
 
作者:钟堂
 
2004-1-4
 
【人民报消息】于中国长春插播法轮功真相的刘成军先生在饱受折磨后去世了,死时鼻孔、耳朵、大腿等处有血液流出。海外的人们从互联网上看到了他的冤情,自发地在各地的中国使领馆前为他默悼。

中新网2002年4月1日曾有一张刘成军先生的照片,当时照片中的刘先生身著囚衣,已虚弱得无法坐直。(如右图所示)

刘先生插播的真相片包括「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集团蓄意制造的假新闻」,以及「法轮功在世界各国洪传,唯在中国大陆遭迫害」等等内容。插播节目通过长春有线电视网传遍数十万用户家庭,观众逾百万人,在中国民间引起极大震动,随后整个吉林省在江泽民的密令下大开杀戒。

当时陆续传出的报导中,与此事相关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折磨得非常惨酷:乳房被电糊;打出的鲜血湿透了内衣裤;内脏被打致破裂……刘成军先生死前曾坐老虎凳52天,因此事遭当局暗中谋杀的法轮功学员中,刘成军先生已是第8位。

对这些辗转传出的透著血迹的消息,海外的绝大多数华人媒体是保持沉默的,就连刘成军先生的死讯,也少有媒体报导。在国内,刘先生的死更是不透任何风声的,吉林监狱警员当著他家属的面强行将他的尸身火化了。

所有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酝酿、发生,石破天惊之后,又在悄无声息中捂住、窒息、毁尸灭迹。如同黑暗的坟包捂住一切腐臭和血腥,刘先生的死在他的国家没有激起一丝涟漪;政府对人们成功掩盖了一切,社会连侧目的欲望都没有。

然而这坟包并不是在刘先生死后才形成的,早在刘先生之前,在血腥的近现代史中,中国就已习惯了这样无光的黑暗生活。

据作家丁抒的《从「大跃进」到大饥荒》一文记载,共产党领导下的大跃进,导致至少三千万人死亡,这个数字超过中国两千年来非正常死亡人数的总和。然而中国的现行统治者以三年自然灾害的名义就轻易埋葬了这批亡灵。那些饿死的、斗死的,在饥饿导致人吃人惨剧中被吃掉的,作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被整肃的亡灵们,都在党的言论钳制下被湮灭了。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就像大批的多米诺骨牌,统治者的一个意愿或政策,就触发骨牌成批地倒下--死亡,死得顺从、顺遂。生命似统治者游戏的牌张,没有价值,也不需要活气,所有生命,都似被笼罩在坟包里。

从各种人们的回忆中,我们陆续知道文革中人们的命运。他们被迫对自己「自我谩骂」,对他人「反戈一击」,对亲人「划清界线」,对领导「高呼万岁」。之后,当武斗血洗后的幸存者们尤在呻吟和诉说时,六四的鲜血又浸透了中国人的双目。然而在这样的「坟包」里,年轻血肉被撕裂碾碎的震撼也是注定要抹去、淡化、直至沉寂于无的。于是在统治者的舆论控制中,「政府没杀人」的诺言如好汉的唾沫,在中国所有的媒体中四面飞溅;被坦克碾碎的年轻尸首和满布鲜血的人群,都被迅速地清理、消失了,只有美国卫星拍下的几百公尺血腥录像带留作了历史的佐证;而几个解放军的尸体被无数倍放大、定格,直至挑起所有旁观民众对「暴民」的仇恨,对学生们的轻视和「怜悯」,对镇压的认同。面对死亡的威胁和谎言的诱惑,人们有意或无意地集体淡忘了血腥,北京渐渐从戒严中解禁,中国又慢慢地歌舞升平,人们恢复吃、喝、玩、乐,而率先在上海镇压六四学生的江泽民则踏著鲜血爬上最高处,一手掌控了「坟包」。

血腥与谎言在巨大的坟包中悄悄包围每一个人,而人们在渐渐的腐烂中不知、不觉、不醒、不争。在这样的坟包里,还指望什么?如果仰起头颅便要遭砍,何不低下来,且保住这颗项上人头,留著吃完嘴边这口饭?

而法轮功的被镇压,也只是久远形成的坟包中统治者发动的另一场游戏罢了。

在这个「游戏」里,上千人被捂住嘴默默死去,数千人被非法判刑,十万人被非法劳教,无数的人们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或绑架到各地「洗脑班」,受到 「执法人员」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游戏」的发起者江泽民于2001年2月拨款40亿人民币,用于安装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监视设备;12月投入42亿人民币建洗脑中心及基地;为防止中央电视台的节目被再次插入法轮功画面,国家花费10多亿元将卫星无线传播改为光缆传播……种种耗资,不胜枚举。

2001年来自中共公安局的消息显示:仅天安门一地,抓捕法轮功学员一天的开销就达1百70万到2百50万人民币,即每年6亿2千万到9亿1千万。从城市到边远农村,从地方警察,公安局,到「610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至少雇佣了数百万人,这笔花费可达每年上千亿元人民币。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都被用于迫害法轮功……

而刘先生便是在这个精心策划的「游戏」中,在捂得严实的坟包中悄悄死去。他被杀是因为他猛然为这个坟包开了一扇天窗,他要通过这扇天窗,捅破笼罩人们的谎言,让人看见身边的血腥,打破这场统治者的游戏。他奋力开窗前,未必不知道自己将面对死亡,他未必不知这坟包中会有血手把他扼杀。可人们终究看到了一扇「哗啦」打开的窗,和窗外的世界与阳光。即使是一瞬,这以刘先生生命做代价的一瞬,定格了多少人的记忆?!

民间传出的消息说,电视播放的一刻,人们反应不一:有的目瞪口呆,有的将信将疑紧盯屏幕,有的满面兴奋,有的互打电话叫亲友观看,还有的打电话去报警……

虽然有习惯黑暗的生命抱怨阳光刺痛了眼睛,扰乱了平静的生活,但向往光明仍是生命的本能需求,多数人们还是开始暗暗地议论和传播真相了。

感谢刘成军先生,以他珍贵的生命为这坟包里的生命带来了天光,唤醒日渐糜烂的良知,与日渐昏噩的人性;感谢刘成军先生,虽然生命的苏醒尚待时日,但先行者的信念和勇气鼓励著更多的勇者站出来直面邪恶。

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的陈词在耳边响起:「我们被迫失去一切,我们义无反顾,我们在用生命坚持著真理,抵制著邪恶,我们在用生命唤醒著众生。」

历史将纪念刘成军先生!纪念人类历史中所有的勇者与智者!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