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擁護 (圖)
 
作者:飛鳴
 
2003-9-13
 
【人民報消息】



新華社宣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深得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這是顯而易見的謊言。

在西方,有民間機構定期對總統和政府的施政進行民意調查,並報告抽樣方法、有效樣本、提問方式、概率誤差。抽樣(SURVEY SAMPLING)是一門很專門的學問,民意測驗機構也非常專業。民意對一些政策的支持率對政府人員有很大的影響。

可是江氏集團的「深得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顯然不是民意測驗的結果,而是獨裁者及其御用文人習慣性的謊言。在專制的國家裡,即使真的出現「深得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的事情,也無法證明這件事情的正確。前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曾經以接近百分之百的選票當選總統。在納粹時代的德國,人們在見面時都要抬起胳膊高喊希特勒。在這種「深得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的背後,我們看到的是獨裁者的罪惡。

即使在西方文明國家,民意可以比較真實地被測知,民意也絕不能成為迫害少數人的藉口。美國憲法修正案所保護的就是具體的、個人的言論、信仰和人身等權利,憲法禁止立法者制定任何法律限制這些權利,也禁止立法者針對某個具體的團體和個人制定法律判定其有罪,即使立法者是人民的代表。也就是說美國憲法禁止立法者以空洞的人民的名義對具體的、哪怕是一個人的權利進行剝奪和踐踏。立法者無論是「根據廣大人民群眾的強烈要求」,還是「深得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都不得制定法律侵犯哪怕一個人的權利。不然,少數人的權利無法得到保護的政治必然會淪為多數人的暴政,而多數人的暴政和代表這多數人的個人的獨裁沒有什麼區別。

講了這麼多道理,還是讓我們讀一個故事吧。這是近期網上的一篇文章中引述的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前蘇聯異議人士索爾仁尼琴用紀實寫法記下的前蘇聯的一次恐怖情景:

一位新任區委書記主持莫斯科省的一個區黨代表會議——他的前任剛剛被送進監獄——會議進程中每次念到斯大林的名字,所有代表都一躍而起,高喊「烏拉」。會議結束時通過致斯大林的效忠信,於是全體起立,禮堂裡掌聲雷動,轉變為經久不息的歡呼。三分鐘,四分鐘,五分鐘,依然是掌聲雷動,依然是狂熱的歡呼。人們的手掌已經發疼了,手臂已經麻木了,上了年紀的人已經喘不過氣來了。然而誰也不敢第一個停下來。掌聲繼續著,六分鐘,七分鐘,八分鐘,所有的代表面面相覷,臉上做出興高采烈的樣子,九分鐘、十分鐘,到第十一分鐘,一位主席團成員——造紙廠廠長恢復了平常神態,在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於是奇蹟發生了,那種欲罷不能的掌聲在同一節拍停止。當天晚上,造紙廠廠長被捕,並處以十年牢獄。當他在偵查筆錄上簽上自己的名字時,偵查員對他說:「永遠不要第一個停止鼓掌!」

那篇網文的題目是「恐怖的掌聲」。與之相比,新華社所宣稱的「擁護」則是「恐怖的擁護」。當然,新華社已經不是第一次宣布這種恐怖的擁護了。中共建政初期的鎮壓反革命「深得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製造了按比例的殺人的典範。57年的反右「深得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使至少55萬知識分子被下放勞改,過了22年賤民生活。58年的總路線、人民公社、大躍進這所謂的三面紅旗「深得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造成了其後的三年「自然」災害中的至少兩千萬人死亡。66年開始的文革全面內戰、天下大亂「深得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把中國推向了崩潰的邊緣。

這種擁護難道不是恐怖的擁護嗎?我們不應該盡我們的所能制止江氏集團仍然沿用這種恐怖的擁護對法輪功學員所進行的野蠻迫害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