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陸留學生心中的仇和恨
 
作者:司馬泰
 
2003-9-8
 
【人民報消息】我認識一位喬治.華盛頓大學的臺灣人,她給我講了她的朋友親身經歷的一個故事。有一次,她的朋友帶著同屋的大陸留學生,一起開車路過美國首都的國家廣場,看到路邊有一位老媽媽在發傳單,留學生一見便心頭火起,氣憤地說這肯定又是法輪功,說一定要去給她點顏色看看,讓把車子開過去,那位臺灣朋友雖然覺得有點過份,但還是把車子開過去了,留學生下車走到那位老媽媽旁邊,拿了一大把傳單,回到車上,準備當著老人的面給撕個粉碎。可這位老兄突然發現手裡的東西哪裏是什麼法輪功,人家是在傳基督教,留學生弄了個灰頭土臉。不過,他對法輪功的仇恨之深讓臺灣人真是覺得不可思議。

我是相信這個故事的,我公司的一位臺灣同事住在一個華人很多的社區,也對我說起他搞不懂為什麼他的大陸鄰居們這麼恨法輪功。事實上我自己也有一個類似的同鄉鄰居,來美很多年了,他不但討厭法輪功,而且對那些敢為法輪功說話的報紙都要遷怒大罵,好像「為法輪功說話」就可以使一家報紙變成了「最臭」。

這種無名的仇恨是從哪裏來的呢?在99年7月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以前他們也這樣嗎?

氣功在中國從一出現,就充滿了爭議。這是事實。通常的氣功是講祛病健身,而在氣功高潮過後的1992年才出來的法輪功講起了修煉的概念,更是引得眾說紛蕓。雖然法輪功吸引了幾千萬人,但在有十幾億人的信奉無神論的大陸,更多的是不信不煉甚至不喜歡,那是人們的自由。但是,很重要的一點,人們並沒有對法輪功仇恨。各有所好,這是一個社會的正常現象。

就算在海外,鎮壓以前,法輪功也已經存在好幾年了。那時候,因為海外的法輪功經常在華人社區洪法,常會碰到大使館的官員,大家相處非常好,在西方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大使館還求之不得呢。

可是99年開始的這場鎮壓,改變了一切。

法輪功還是過去的法輪功。

變的是人們對法輪功的態度。

態度的改變來自於這場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

人們都說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有多壞,可怎麼亂,也只是侷限在大陸內部。那時,海外的使館力量很弱,親共社團不成氣候,海外的華人幾乎沒受到影響,而且外面的人對大陸「文革」的荒唐都有清醒的認識。

這一次對法輪功的鎮壓,無異於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而這時,中國已是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國家,海外擁有龐大的外交人員,發展了許許多多的親共社團,購買控制了大量華語媒體,官方喉舌更是直接在海外登陸,在大陸播出刊登的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幾乎同時也在全世界出現,受蒙蔽的不再僅僅是大陸的民眾,海外華人也不能幸免。

這一點,就反映出江澤民在製造仇恨的邪惡上遠遠超過了過去的獨裁者。

有人說大陸的民眾被蒙蔽是由於新聞封鎖,老百姓不能看到真相。那麼在海外的華人不存在這個封鎖問題,為什麼很多人還不了解真相呢?是因為他們不願去了解真相。

而這個「不願」的後面,就是聽到了太多的關於法輪功的謊言,種下了「仇恨」,人們還會去聽去看自己仇恨的東西嗎?

從大陸來海外發展的人,很多都是學有所成,聰明能幹,有很強的獨立思辯能力,為什麼在法輪功問題上會這樣呢?這是因為江澤民搞的這場造謠運動的登峰造極所致。

你本來就不喜歡氣功這種東西,江澤民說,氣功要殺人,要發精神病,這一下就印證了你的觀點,很容易就接受了,相信了。你恨不恨法輪功?

你本來對法輪功沒有什麼看法,只是討厭政治這種東西,江澤民說,法輪功圍攻中南海,被反華勢力利用,在搞政治,江澤民這麼一講,就迎合了你的反感。你恨不恨法輪功?

你到了國外,最希望祖國強盛,江澤民說,法輪功發傳單揭露中國的人權迫害是在給中國摸黑,江澤民故意混淆愛領導人、愛黨、愛國的概念,上升到民族主義高度,你對法輪功還有好感嗎?你恨不恨法輪功?

你崇尚科學,不信宗教不信神,江澤民說,法輪功反科學,要自殺圓滿升天,你恨不恨法輪功?

到海外信基督教的華人很多,江澤民就造謠說,法輪功創始人稱自己是耶穌轉世,你恨不恨法輪功?

就算你是反共分子,江澤民也有一招對付你。讓人鼓吹,法輪功創始人為什麼不學耶穌回國受難。如果創始人受難,江澤民就不打壓法輪功,就要給法輪功平反,說明江澤民已經迷途知返了,那還要創始人受難幹什麼?如果創始人受難,打壓依舊,不白上了江澤民的圈套嗎?說一點不太尊敬的話,如果耶穌的弟子當時都能果斷地站出來幫助師父揭露謊言,耶穌就一定要上十字架嗎?

就算你再中立,你總是會想,這麼多年啦,不會都是謊言吧?殺人的事,寧信其有,不信其無,這不,你對法輪功最後的一點中立也崩潰了。

人都有一種不喜歡什麼事物的觀念,江澤民就是針對每一種觀念,製造出一種對應的謊言來迎合你,就像大陸過去的一句廣告詞,「總有一款適合你」,迎合了人的好惡的謊言最具欺騙性,使你自然就接受了謊言,而且加強你對法輪功的成見,最後對了解真相也已經非常抵觸,也就無從了解真相,仇恨也就無從消失。

人們找一找自己為什麼仇恨法輪功,都會找到江澤民謊言的影子。這種處心積慮、為人人量體裁衣、定做謊言的功夫,是證明「江澤民最邪惡」的無可逃脫的有力證據。

歷史上用外在的管制封鎖去阻止人們獲得真相是邪惡的;今天江澤民用謊言在人們的大腦中構築心靈的封鎖線使得人們都不願去獲得真相,謊言持續之久,受害的民眾如此之多,才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邪惡。

而法輪功學員在這麼多誤解的艱難情況下,義不容辭地去講真相,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這場迫害,認識江澤民的邪惡,就更加令人起敬了。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