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回憶錄──鮮血白流反成仇 金正日語錄戳老江心肺 (圖)
 
作者:今鐘
 
2003-7-29
 
【人民報消息】隨韓戰停戰50年,評價文章很多,我才疏學淺,搜索記憶,僅提供一些材料:

朝鮮勞動黨中幾乎沒有朝鮮籍蘇聯共產黨員,它的前身即中國共產黨東北抗日聯軍中朝鮮游擊隊裡的一群朝鮮籍中共黨員,其中比金日成資格老、水平高的大有人在,譬如洪命熹的詩,只有中學程度的金日成絕對寫不出來。只是別人沒有他領袖欲強,沒有人比他倒向蘇聯更乖巧,更得斯大林寵信。因此這些勞動黨中一同在中國打遊擊的戰友,一直是金日成黨內統治地位的威脅。所以金日成臨到美軍仁川登陸後處於末日的絕境才派人並通電向毛求援。斯大林見死不救,若蘇聯肯出兵,金日成絕不會去求中共。中共大軍早已屯兵鴨綠江邊,金日成遲遲不肯邀請入朝,一再貽誤軍機就是怕中共軍隊入境會擴大黨內親中共勢力的影響,獲得中共軍隊支持。

據四十軍老首長介紹,1946年林彪率三個縱隊進入東北立足未穩,被國民黨杜聿銘新1軍、新6軍追擊,狼狽逃到哈爾濱,已臨絕境,連文工團女孩都逃到農村,嫁與農民,其後林彪「三下江南」國軍「四保臨江」,在從中國回來的朝共黨員建議下,朝鮮勞動黨收留了林彪甩掉的一切後方機關,連新華書店都受到會說中國話的朝鮮中共老黨員的照顧,而當時俄國封鎖邊境,嚴拒中共逃兵與後方機關避難,斯大林怕得罪國民黨。足見當時朝鮮勞動黨中原中共朝鮮籍老黨員對中共感情之深,以及對朝鮮勞動黨影響之大。

1952年夏平壤發生反金日成政變,勞動黨內要求立即停戰,立即結束聯合國空軍對北朝鮮全境轟炸下的中朝兩國軍民無謂犧牲,當時彭德懷從戰爭全局出發,支持了金日成渡過難關,此事在志願軍領導機關盡人皆知,已傳到團一級機關。

此後金日成得手,即不斷在黨內清洗,幾十年來黨政軍中領導幹部走馬燈般更換,直到中共影響徹底肅清,模仿斯大林方式,被清洗者都沒了消息。

朝鮮人民軍第二集團軍司令、停戰談判朝方首屆代表南日大將早已不知下落,只有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長吳振宇大將俯首貼耳存在時間較長。上世紀60年代一大批親中共派事先得知凶訊,逃到中國,中共妥善照顧,安排工作,至於朝鮮勞動黨是否抗議不得而知。安排在山西工作的一批人中,有一位成了中國廣播名人孫敬修的女婿,可見政治上被中共信任,否則一個政治避難的流亡難民,不知政治是否可靠,中國姑娘避之唯恐不及,是不會給與青睞,接受求婚的。

2、中國軍隊入朝之後,彭德懷要求組織中朝聯軍司令部,始終遭到金日成拒絕,拒絕中朝軍隊統一指揮。在中國軍隊力挽狂瀾扭轉戰局冒死突破三八分界線的三次戰役之後,傷亡大半,彈盡糧絕,急需休整之際,金日成與蘇聯駐朝大使以斯大林為後盾,一再批評彭德懷民族利己主義不肯犧牲,強烈要求中國疲餓之軍乘勝前進去「解放」南朝鮮。

彭德懷要求與休息觀戰已經兩個月的朝鮮人民軍換防,中國軍隊去保衛後方與東西海岸,請人民軍自己進攻,讓中國軍隊稍作喘息。金日成又以朝鮮人民軍也需要休整為由而拒絕。金與彭的矛盾,中共盡知,在1959年彭德懷要求停止大躍進,在中共廬山會議上被打倒時「不尊重兄弟黨領袖金日成」就成了一大罪狀。

3、1966年中共發起文化大革命,各地造反組織普遍分成對立的兩派,在中央文革小組組長江青「文攻武衛」號召下開始發生武斗,中國東北延邊朝鮮族自治州發動較晚比較平靜,金日成派來大批特務,向兩方開槍,挑起大規模武斗,許多人不理解金日成是何居心?我說出金日成早就通報朝鮮全黨:長白山屬於朝鮮的掌故,許多人方知金日成對中國有領土野心,加入俄國分裂中國「七塊論」俱樂部,要製造第8塊獨立。江命寵信教育部長陳至立在教育系統要明貶岳飛,暗擡秦檜,今年又搞歷史電視劇《走向共和》為賣國的李鴻章、袁世凱正名的同時,東北地區也在醞釀:既然岳飛不是英雄,那岳飛的對手大金國統帥完顏兀術(音朱)作為滿州民族英雄也要正名。江氏為掩蓋賣國劣跡,轉移國內視線,一再煽起反美假民族主義狂熱,卻煽起了國內少數民族的真民族主義,搬起江家石頭,砸了中華腳。

4、自中共承認韓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起,丹東市中朝邊境漁民就不斷被朝鮮人民軍射殺,江澤民從來不敢抗議,對內瞞著全國。犧牲的是鴨綠江上中國漁民,他們只知「朝鮮高麗棒子是餵不熟的白眼狼」。

5、到金正日時代,中國軍人幾十萬屍骨全部拋棄,在國內宣傳朝鮮人民軍獨力抗擊美帝,從來沒有中國軍隊幫助,今天「鮮血凝成的友誼」只作為金向中國乞討時的外交辭令。中國在朝鮮不僅留下近百萬屍骨,還留下千萬噸給養物資。1953年停戰後,中國大軍又作為壯勞力,為北朝鮮建設門面,恢復經濟,白白苦幹了六年。

6、金日成在理論體系上思想懶惰,對中共實行「拿來主義」,亦步亦趨,中共搞大躍進,金日成搞「千里馬運動」;毛澤東號召破除迷信,朝鮮勞動黨報紙「反對神秘主義」;中共搞「思想工作第一」,朝鮮開展「紅色宣傳員」運動。金日成主體思想實質上是零思想,它的提出就是針對中共,遮掩沒有獨立思想的嫌疑,剝開鸚鵡學舌的外皮,剩下的就是絕對封閉,徹底愚民,殘酷鎮壓,極端獨裁。

7、在1960-1980中共與蘇共交惡時期,12個共產國家,中國與阿爾巴尼亞徹底孤立,金日成投機,不斷批判中共並且派人擾亂延邊朝鮮族自治區。到了江澤民主政時期江的騙美口號「不怕作最大的親美派」與向布什獻媚大唱情歌《我的太陽》,都成了朝鮮報紙揭露中共叛徒背叛社會主義的罪證,天天大加撻伐。


金正日:民族的偉大性不在於領土的廣闊……


目前金正日貼遍全國的偉大語錄:「民族的偉大性不在於領土的廣闊或歷史的悠久性,而是在於引導民族的領袖的偉大性」就是針對中共,尤其針對國際上醜態百出的中共掌門人。

8、金正日摸透中共實權派江的脈搏:借重美國,維持中共黨內軍內地位,總以自己標準象與布什總統相片並列以撐門面,極力打朝鮮牌,宣示可以影響,甚至掌握北朝鮮政權。江氏極怕薩達姆海姍滅亡,極力拉攏古巴、利比亞、伊朗反美,都未被得以有效利用,如果與金正日正式決裂,則江氏對美國實用價值連鎖地對中共軍內黨內存在價值盡失,因為江氏的存在價值即在於不斷挑動「邪惡軸心」流氓國家給美國製造麻煩,又假充好人可以幫助美國「反恐」,江共明知朝鮮報紙天天在罵中共變修,投降美帝,也不敢捅破「中朝友誼」這張紙。明知金正日不買帳,根本不聽中共那一套,尤其不把江放眼裡,每次到北京乞討,都牛氣哄哄,理直氣壯,就憑金、江兩家戲子串演核訛詐雙簧騙老美,金訛美援,江得實惠,以布什的器重,抬高黨內身價,得保權力。


金、江兩家友誼別具一格

9、但金、江兩家友誼別具一格,金正日、金正男父子去年訪華,江澤民、江綿恒父子捉對雙雙會談,各自盤桓三日交流父子世襲、陰謀搞家天下的經驗,這對江氏父子又有實用價值:今年五月江氏通過與曾慶紅勾結,又當上了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顧問,以再一次要求「全退」奪回了失去的中共領導權。依我看,第二次「抗美援朝」絕無可能,江氏無此膽量,但如眼看金正日繼薩達姆之後就要消失搗亂的最後本錢,感到孤立的末日之時,似對塔立班政權的秘密入境支援倒是必然,去年淩峰文章對以色列情報機關提供的關於中國軍隊與技術秘密支援拉登蓋達基地的確切情報曾為文反覆分析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