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有泪
 
作者:赵达功
 
2003-7-27
 
【人民报消息】国内外媒体看好胡锦涛、温家宝,中国学者尤其是不同政见者也几乎是一致支持胡温,中国民众也表达了对胡温的期望。但从开始我就不敢苟同,我一直用警惕的眼光看著胡温,也一直对胡温的表现忐忑不安。人们之所以对胡温抱有幻想,首先是人们厌烦了江泽民,心里觉得只要江下台,换谁都好。中国民众有饥不择食心态,尽管饥不择食也是因为无可奈何──中国人没有选举国家领导人的权利;中国社会也是有病乱投医,把解决中国社会体制问题冀希望于伟大领袖,以为胡温是华佗再生,可以医治满目疮痍的中国社会,传统的明君情结、伟人情结依然根深蒂固,以为换了领袖,换了年号(那是历史了),就是新桃换旧符,就会柳暗花明。原来批评江泽民海内外浪潮,在胡温面前变成了歌功颂德,即便也有少许批评的声音,也是为其解说、解释、解脱作为善意出发点,和风细雨,呵护有加,以为主席就是人民的主席,总理就是人民的总理。这种中国人广泛的心态可以理解,但不可以认同。因为这种心态是数千年专制社会制度的产物,这种心态可能是维护专制制度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因为中国民众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而仰视的是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的皇帝、伟人,也就是说决定社会决定历史的力量与自己无关。人们没有人权价值观,不懂得人生而平等,本来中国的领袖也不是人民选举的领袖,总是以为打天下者就应该坐天下,愚昧依然是中国人的属性。

哭鼻子往往赢得人们的同情,在家庭,在幼儿园,在学校,在单位,在狭小的范围内,哭鼻子的人常常是因为委屈或者伤心;但作为一个国家领袖,眼泪虽也可流,但要看在什么事情上,什么场合下,如果经常哭鼻子,那不是管理国家的领袖形象,那是小孩子的矫情。我们的温总理哭泣太多,就变成了哭鼻子,虽然也能博得同情,但一而再再而三的流泪,如果不怀疑你哭的动机,我就要怀疑你本身作为领袖的能力。刘备经常哭鼻子,但温不能与刘备相提并论。刘备哭是作为皇帝的哭,他有一帮忠臣谋士;温家宝哭是作为一个臣子的哭,上有江泽民、胡锦涛、吴邦国,甚至名义上在其下的贾庆林、曾庆红等人实际上还在其上。刘备哭完,有人真心实意为他出力,为他排忧解难;温家宝哭完,上司和下属可能都在看他笑话,幸灾乐祸。所以作臣子的经常哭鼻子是无能的表现,是软弱的表现,这样的人怎么会在国家大事上有所作为?

朱熔基有刚正不阿的品德,也有刚愎自用的个性,作为总理,他经常黑著脸,有时也动情掉眼泪。但朱流泪很少,偶然流泪也恰到好处,也是情到深处,顺其自然,给人的感觉是心里在流泪。据说李昌平“三农”问题上书朱熔基,朱震惊,也潸然泪下,不知谁在现场看到了,这眼泪没有在显现在摄影机前,但很博得民众的支持和同情。九江决口时,朱熔基大骂“豆腐渣工程”,报道说,“朱容基总理流泪了,温家宝副总理也流泪了,那是心痛的泪,忧心的泪。”

温家宝既没有周恩来的谈笑风生和幽默,也没有朱熔基咄咄逼人的气势,看起来温文尔雅,弱不禁风,说话总像是在背诵稿子,缺少激昂顿挫。他给人平易近人关心百姓的印象,不仅因为他经常深入到普通群众中去,而且还在于他讲话中经常梗塞,流露出强忍眼泪感情。对此,温家宝也不避讳。在欢迎法国总理拉法兰的仪式上他流泪了,第二天看望北大学生时说:“面对这场天灾,我们不怨天尤人,我们接受挑战。昨天我在欢迎法国总理拉法兰的仪式上,看著眼前飘扬的五星红旗,我的眼睛湿润了。”过些天他对记者说:“我这个人很坚强,也很有感情,上周我见法国总统时,满脑子都是SARS。这几天我躺在床上,常常不自觉地泪流满脸。” 在访问泰国时,温家宝接见中国驻曼谷使馆人员时更动情地语带哽咽,引用一首他在当选总理后曾引用过的林则徐诗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男儿有泪不轻弹”,总理的泪水贵珍珠。温家宝忧国忧民,但治理国家不是仅凭感情就可以解决问题,轻易流泪,泪水太多,就不是珍珠了,不能把流泪当成形象工程。如今的中国社会贪污腐化盛行,贫富悬殊日益扩大,贫穷和失业在激化社会矛盾,百姓怨声载道,作为总理应该怎样面对?我不曾看到一九八九年温家宝在随同赵紫阳看望天安门绝食的学生时流泪,也不曾看到为仍在黑牢里的度日如年的不同政见者说一句话。请温总理为河南艾滋病患者流几滴眼泪,请温总理为千千万万个孙志刚流几滴眼泪,也请为成都饿死的三岁幼女流几滴眼泪……,在中国黑暗的社会,需要温总理太多的眼泪。流泪能解决问题吗?如果流泪能解决问题,那就号召全国人民都来流泪吧。根本的问题是制度问题,现在最需要的是政治改革,不触动这根弦,中国社会就没有和谐的音响。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让泪水化为智慧和力量,向著民主自由方向哪怕是迈出一小步,我们也会为你欢呼,我们也会泪流满面!

2003年7月5日

原载《北京之春》2003年8月号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