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江绵恒喝儿的小太监黄菊和上海滩黑老大的契爷陈良宇(多图)
 
林立
 
2003-7-16
 
【人民报消息】当年抓云南省长李嘉廷,是江泽民在2001年5月25日在一份文件中批示后决定的。近日李嘉廷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死刑。

江泽民在贪官问题上有什么高见呢?中共云南省委的机关刊物《支部生活》第七期将江泽民的批示作了摘要刊登。

因为选登了八条,所以我们不妨叫它「江八点」:

一、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二、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三、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不吃惊,
四、切勿寿星老吃砒霜,活得不耐烦。
五、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六、对子女最大的爱护是教育其艰苦朴素、勤学苦练。
七、吃最好的饭,也只能一日三餐,住再大的房子,睡下去也只是一张床。
八、我们天天讲要关心人民群众的疾苦。李嘉廷做领导工作多年,也少不了这样的话,岂不口是心非搞两面派。

现在我才深刻理解到什么是「打着红旗反红旗」。

听江绵恒喝儿的小太监黄菊

江绵恒家在北京,工作地点在北京,为什么偏爱到上海去投资?原来在上海可以「艰苦朴素、勤学苦练」。

到过上海的人都知道、黄菊在上海的口碑甚差,市民最欢迎的官员是市长徐匡迪,但徐总跟江泽民的亲信黄菊离心离德,搞不到一块去,所以被江泽民称为是「寿星老吃砒霜,活得不耐烦」,在十六大换届时被搁置赋闲。

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时,黄菊任市委副书记兼副市长,这可是王八看绿豆──对了眼,于是结成死党,唇齿相依。马屁精为今后飞黄腾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江泽民进中南海后,黄菊对江在上海的家人照顾很周到,尤其是江绵恒在上海发展其电讯王国,黄菊更是处处逢迎,大开绿灯。

有人曾在一场合亲见黄菊在谈笑风生的江绵恒面前态度谦恭得有如个小听差的。此人骂道:「黄菊简直他妈的就是一个太监。」看黄菊下巴光光的那副女相,还真有点儿象电影里奴颜卑膝“咋”来“咋”去的清宫太监。

江泽民在上海的管家婆

《开放》7月刊报导,江泽民决定退居二线后,黄菊即在上海大兴土木,为江泽民建养老的豪华安乐窝,一处建于康平路上海市委大院,另一处建于毛时代中共领导人行宫瑞金宾馆中未对外开放部份。而黄菊也在瑞金宾馆靠近江的豪宅为自己建了一座楼以备将来退休后养老。

江在中共建党八十周年讲话后,黄菊不嫌肉麻吹捧为是「继往开来的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新世纪宣言,是与时俱进的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件」,邓力群等一批中共老党员发公开信批江,点名指责黄菊的肉麻吹捧为的是「迫不及待想进北京,要当常委,在党内带头搞个人吹捧,搞宗派,实际上是新的四人帮。」

黄菊及家人的经济丑闻

据中央组织部一份报告披露:一百六十个大、中城市区、局级以上高级干部的家属、亲属,有百分之九十五经商,在证券、金融系统工作,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担任总经理、董事长或处级以上的行政职务。比如黄菊家人炒股炒汇动用钜额资金,但资金来源不明。黄菊有个弟弟在浦东开发区作党官,也参与炒地产,获利不少。

五月二十八日,朱熔基在上海衡山宾馆会见上海各民主党派和专业人士时,他两度失声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馆会见吴邦国、陈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讲到党内、金融界的黑暗腐败时,气昏晕倒。朱熔基为自已在任内所做的违心事而深感内疚、自责和悔恨,并指出黄菊陈良宇也有责。

上海的知情人士指出,不但周正毅案与黄菊有关,整个上海官商界的腐败黄菊都应负最大责任,因为不论已揭发或者尚未揭发的经济丑闻都在黄菊掌权上海时已开始发生。据悉,黄菊调北京时不得不交了五张上海俱乐部会员卡,每张价值50万元。

最近上海发生了一件大事与黄菊在任时的责任有关,上海董家渡码头的防汛墙,因轨道交通四号线施工,造成地基下陷,导致流沙涌入和地面大幅下降,以及浦西中山南路的一座八层楼高房屋倾斜和局部倒塌。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险情已惊动海外媒体,国务院对此非常关切。

黄菊是赖昌星案中的贾庆林

周正毅案的揭发动摇了江泽民的老巢上海帮。上海政商界人士亲眼目睹周正毅夫妇与黄菊家族关系密切,搂肩膀、拍膊头。上海人撇着嘴说:「周正毅要钱有钱,要地有地,这样天大的好处,不通天怎么拿到手?」「上边没得到实惠,凭什么给周正毅天大的好处?」

现在上海人都把周正毅比作福建远华走私案的赖昌星,把黄菊比作是赖昌星案中的贾庆林。上海人说,黄菊对江泽民的奴忠程度更赛过贾庆林。

上海黑社会老大的契爷陈良宇

在上海还有一个腐败黑根子、现任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


陈良宇
陈良宇有黑社会背景。由于他的职位越升越高,在黑社会圈子里的威望和权力就越来越大,帮派之间摆不平的事都找他解决,在他手里没有任何事情摆不平的。各路老大们在他面前都毕恭毕敬。有哪个国家的黑社会头子的契爷能当上国家高层领导人?只有起家于流氓无产者的中国共产党,而且还得是在“三个代表”江泽民与时俱进的时代!

周正毅案始发是由于上海静安区居民迫迁;由此引出周正毅获得国家银行上百亿的违规贷款,并分文未付获得人人垂涎的上海东八块地皮;再挖下去,自然黄菊、陈良宇和上海市府与之的金权交易被暴光,原来陈良宇的弟弟就是周的地产合夥人,保护周就是保护陈家的利益。

江家两公子全部涉案

再调查下去,发现江泽民的两个儿子都无偿圈地归为私有,江绵恒圈的地就在静安区东八块旁边,使用的手段和周正毅一模一样,都是迫迁居民,而不付损失费。

有人说,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呢?江泽民把国家的土地可以无偿地划出国界,搂着叶利钦的大照片可以到处刊登;那黄菊、陈良宇为什么就不能让江家两公子在国界内免费圈地呢?

据上海方面的人说,免费圈地是小意思,江绵恒在上海创办中国第三大电讯公司「中国网通」,从申请审批到银行贷款,整个程序没有一项不是违规操作,这次出事的前上海中银行长刘金宝就是江绵恒的大金主之一。江泽民为了让江绵恒得到更大的利益,在银行界竭力提拔刘金宝,一路绿灯使其拥有更多的权力,刘还以为江泽民是回报他呢,孰不知江的目的是为了更顺利、更大数额地为自己搞钱。王雪冰在狱中多次自杀就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半夜敲门不吃惊和搬出假大款

江泽民对李嘉廷的八点指示中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不吃惊。」按照这个原则,江让私人随从、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非典期间专程赴沪打探周正毅被捕的消息、周都揭发了什么人;前不久洪灾之时,江又让吴邦国再次专程赴沪让上海帮拼命“自保” ,说他们不自保,“中央”就无法保。


(左)假大款王文洋(右)大贪官江绵恒
陈良宇九十年代末开始在上海市委负责城市建设和旧区重建工作,拥有很大的土地审批权,正好以权谋私。这段时期陈良宇与地产商来往密切,其中牵涉许多利益冲突,他的一个兄弟是周正毅开发静安区东八块的合夥人之一,所以周正毅才可以一分钱不出白拿到价值连城的黄金旺地。静安区的政府在强迫静安区原居民搬迁时,打出陈良宇招牌对抗议的居民威胁说,「我们是政府行为,开发商周正毅的后台很硬,是陈良宇的弟弟与他合作开发,你们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

由于此项目是违法贷款,据闻,他们又散布台湾首富王永庆之子、假大款王文洋是地产开发合夥人,其实这一手早已经被江绵恒玩儿漏了底。

天意不可违

现在周正毅、刘金宝和上海副市长沙麟被拘捕。有人说,周会被降格为一般经济犯罪,而刘金宝也传出借贷没有过失,看来最后还是象以前一样不了了之,可能只有用这个副市长下台来收尾。上海帮、江家帮照样发财享乐、损害百姓利益……。

有人失望地说:难道胡锦涛是个永远扶不起来的阿斗?

北京16日消息透露,一个由中共中央纪律委员会高层人士组成的调查小组日前抵达上海,继续调查上海富豪周正毅案,加上中国大陆国家监察部长李至伦稍早也到达上海展开相关工作,显示周正毅案调查层级已经升高,周正毅案并非如外界预料的已经告一段落。

胡锦涛收势后忽又打出一记重拳,并将调查层级升高,这说明江泽民的势力在减弱,江已经不能再象过去那样为所欲为了。

香港的局势变化是个最好的例证: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看来江泽民和江家帮的好日子指日可数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