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了帽儿了!瘪三周正毅瘪倒满朝上海帮(多图)
 
肖庆庆
 
2003年7月5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

别看周正毅是个混混,上海人称其为“小瘪三”,可是他瘪的个个都是江家帮的人,连帮主的儿子、江办主任、警卫局长和上海帮的江氏嫡系人马一个都没落下,一网捞起,真是盖了帽儿了!

《亚洲周刊》披露,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牵头、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长李至伦带领组成的200 多人调查组,已进驻上海调查刘金宝、周正毅金融弊案,案件如雪球般愈滚愈大。报道披露,刘、周案带出了上海逾20家地产商须接受有关部门调查的案中案,涉及金额数以百亿计,50多名官商被查。

江泽民对那20家地产商的死活没感觉,上海市委牵扯出的官员们,江关心的也廖廖无几。他只关心这个地震能不能扯上他、扯上江绵恒、和那几个嫡系。

江办主任贾廷安、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均涉嫌受贿


江办主任贾廷安
二十多年来一直是江泽民的亲信副手的贾廷安,虽然卷入厦门走私案, 但直到现在什么事也没有。据说,贾廷安仗着有江泽民撑腰涉嫌贪污腐化的行为,早在1995、1996年前即有传闻,但没有人敢把事情捅穿。

直到厦门远华走私案爆发,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解放军情报部长姬胜德相继被捕,贾廷安的庐山真面目才逐渐显现。远华走私案的阴云罩住了江泽民的两个亲信贾庆林和贾廷安,虽然他们都被江泽民保护起来,但阴云越聚越厚,厚到触及了江泽民,这就不是江能够左右的事情了。

江泽民担任总书记时,尉健行任中纪委书记,他送到中央去的许多有关「上海帮」贪污受贿的举报都被江压下来。胡锦涛接任中共总书记后,此类举报仍然源源不断。

这些举报中提及:江办主任贾廷安贪污受贿;江泽民警卫局长由喜贵涉嫌收受一商人五万美金;举报还涉及吴邦国、黄菊、陈良宇、李长春的非法贷款和批地案、江绵恒的无偿贷款案等等。据说举报的那些坏事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据媒体报导,江泽民的大秘书、江办主任贾廷安涉嫌厦门远华走私案。贾廷安曾是国务院电子部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八十年代初江泽民任电子部部长时,贾廷安即开始担任江泽民的秘书,八五年又跟随江泽民到上海,八九年再和江泽民返回北京,担任江泽民办公室主任兼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虽然外界对他的名字很陌生,但中南海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贾廷安是个不能得罪的人。

贾廷安曾被中纪委「邀请」协助调查两个月;江泽民对胡锦涛动「上海帮」相当不满,曾找胡锦涛摊牌,要胡锦涛处理有关「上海帮」的案件适可而止。五月上旬,江泽民到北海舰队慰问出事的三六一号潜艇的家属时,特地带上贾廷安,公开向胡锦涛示威。

江泽民老乡沙麟是周正毅的敲门砖

据悉,周正毅案由来已久。周正毅原来只不过是上海一个普通工人,十七岁开始打工,后来当过小商贩,尝试过不少行业,积攒了一点本钱,决心悉心经营与上海市各级官员的关系。


沙麟
周正毅九十年代初在上海认识了时任上海分管金融的副市长沙麟。沙麟,江苏人,与江泽民同乡,江泽民到上海时沙麟担任上海市科委副主任,与江搭上关系以后,在江的一路提携下,升为外经贸委主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副市长,长期主管财经,是上海官方的财神爷。

周正毅用红包加假资料打开了财神爷沙麟的缺口,利用他的关系开始从银行贷到大量资金,从此周有了通向银行的金钥匙。之后,他利用不劳而获的巨额贷款低价收购了数十家上市公司职工股,顿时成了上海地面上冒出的有头有脸的新富,借着这股虚风,周又投资上海、香港房地产,周成了上海市委的座上客,凭借着内部关系,周很快在股市积累起巨大的财富。周有计划地把一部份资金“慷慨”地投资到上海帮身上,当他能和江绵恒推杯论盏,和黄菊、陈良宇称兄道弟的时候,就开始从银行里卖力地「搬钱」了。

上海大姐大毛玉萍和周正毅、刘金宝的三角关系


毛玉萍
周正毅出身于草根阶层,有闯荡江湖的精神,敢冒险敢充大头。不过冒险要讲机缘,周正毅有幸遇上善于交际的毛玉萍。没有毛玉萍,周正毅无法搭上刘金宝;没有毛玉萍,刘金宝也搭不上黄菊、陈良宇和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这女人自有她的「特异功能」,能够替自己和周围的人结成官网和财网。周正毅的「上海首富」神话,就是由毛玉萍的这张官网和财网编织而成的。

毛玉萍与刘金宝权钱色的交易

周正毅能在短短几年间冒起,当然与中银这条大水喉不断放水有关。周正毅能与刘金宝搭上,全靠他的同居密友毛玉萍与刘金宝之间的密切关系。原来刘与毛是“好朋友”,早于九十年代初,当刘金宝在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工作时已相识。

今年四十一岁的毛玉萍,由高干至黑白两道,在上海有头有面的都认识。跟她不太熟的但今后有用得上的朋友来到上海,她都请你三餐茶四餐饭,还给辆平治车用。有消息说,毛玉萍的生活来源是黑道上来的。周正毅在发迹前期的资本和关系,都是靠毛玉萍的关系弄来的。

毛玉萍送香港女明星给刘金宝包


刘金宝
刘金宝于一九五二年九月出生于上海,文革中作为工农兵学员送到北京经贸大学学习,是王雪冰的同学。一九七七年曾到中国银行伦敦分行工作。一九八九年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后提升为行长。一九九七年调香港,任中银港澳管理处副主任,后升任主任。二OO二年中银系统十家银行合并,刘任中银(香港)董事长兼总裁。

有人利用刘金宝在香港非常「寂寞」的弱点,由毛玉萍将香港的一个明星陈X伦介绍给刘金宝。他们花钱租下豪华住宅让陈X伦居住,刘金宝经常到该住宅与陈共度良宵。周正毅案发后,刘金宝、毛玉萍均被拘捕,豪华住宅自然没人出租金。陈X伦看形势不对,仓惶退租搬出豪宅。

周正毅、毛玉萍对刘金宝如此「关怀」,使刘金宝出手「大方」,批出几十亿贷款视如等闲。毛玉萍丢芝麻拣西瓜好不得意。

周正毅和上海官员钱权交易

有了刘金宝的关系,周正毅贷到巨额款项,挥金如土,在上海买旺铺,收购银主盘的烂尾楼,办农凯集团,发展地产,成为兴业银行股东,并在香港购豪宅,与杨受成合作搞赌船,收购建联通,其收购资金,是用尚未成交的建联通七成半股权作抵押(空头抵押),向中银借入廿一亿元。完成收购后,又将自己在上海的物业项目逐一注入建联通,套现廿二亿元,将建联通改名为「上海地产」。再以「上海地产」名义在上海买入酒店、办公大楼及高级住宅的发展项目。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他竟能免费从静安区政府取得该区「东八块」四万多平方米的旺地。可见静安区政府的官员荷包撑破了没有。


多少好处
由于有黄菊、陈良宇等高官在背后撑腰,上海的几家银行,包括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民生银行、工商银行、兴业银行等都成为周正毅的「钱库」,先后爽快地借给他五十多亿的资金。刘金宝在上海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时,就与周正毅是好朋友。刘到香港任职后,更是想方设法从香港中银为周正毅贷到巨款,为的是周“仗义”,能按交易不拖拉地付出巨额“手续费”。但据说,提着脑袋办事的刘金宝从周正毅那里只得到一千万元的好处费。至于江绵恒非法贷了多少款,黄菊、陈良宇等上海市负责官员和各大银行主管得到多少好处,也许根本不会揭晓。

这样,经过了上海帮的十多年呵护,周正毅商业王国的旗舰已经是总部设在上海的农凯集团。该集团去年销售收入五点四亿美元,纳税一千二百万美元,员工四千名。农凯旗下有四家上市公司,其中两家在香港,为上海商贸控股和上海地产控股;两家在上海,为英雄股份和海鸟发展。集团还是两家证券行「大通证券」和「富友证券」第一大股东。周正毅的业务主要集中在上海,包括农业、房地产、高速公路、贸易以及金融。周正毅家族今年以二十五点八亿元(三点二亿美元)资产再次名列福布斯中国富人榜,排第十三名。

刘金宝四大罪状

刘金宝一九八九年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后任行长。直到一九九七年转任中国银行港澳办事处常务副主任兼香港分行总经理。这段时间里,在他的大力放水支持下,江绵恒、周正毅的金钱开始巨额膨胀。

初步调查显示,刘金宝出事主要涉及三大罪状,当中包括:一、涉及赖昌星走私案的洗黑钱活动;二、批出上海万泰证券三十亿元人民币非法贷款;三、批出「上海首富」周正毅在香港及上海合共五十亿的违规贷款。四、批给“电信大王”江绵恒违规贷款。

江绵恒不在上海成不了“电信大王”


江绵恒
现在白道就是黑道,黑道亦漂白成白道。毛玉萍在黑白两道中穿针引线。自从毛玉萍将江泽民大仔江绵恒介绍给刘认识之后,刘就拼命为江绵恒搞无息贷款,江泽民也没亏待刘,把他提升再提升,为的是更方便江绵恒加大贷款额。

现在人们才明白,为什么江绵恒的资产都在上海,原来上海有“免费的午餐”。可怜的刘金宝凭借着用民脂民膏送大礼,跻身于「上海帮」行列,间接进入「江阵营」,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千万拿不走还得退回去,辛苦了半天的报酬只是脖子上的绞索又紧了一扣。

胡锦涛打开一个缺口


李至伦
胡锦涛对周正毅金融诈骗案极为重视,把此事交给共青团出身的中纪委副书记李至伦亲办,因为周永康是江泽民的亲信,因此中纪委专案组不要公安部门配合,而转交由国安部负责利用特别手段参与调查。

江泽民万没有想到,阴沟里翻了船,一个连名字都写不全的瘪三周正毅,竟然瘪倒了所有的上海帮。不管此事处理到什么程度,江绵恒、黄菊、陈良宇能不能一刀切,胡锦涛都赢了。因为一张群丑图已经呈献给了各界:“上海帮”除了贪官污吏就是淫夫荡妇。江泽民是他们的总头儿!

 
分享:
 
人气:24,24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